首页 > 盗墓之王 >

第一部 埃及古墓 第三章 土裂汗金字塔

手术刀笑了笑,刚刚要开口,苏伦已经快步从夹壁墙后转了出来,裙裾悉索声中,她走到手术刀身边,低声附耳说了句什么。

即便近在咫尺,我也没听懂苏伦的话,或许只是几个简短的音节,更有可能是某种土著民族的特殊暗语。手术刀怔了怔,眼珠接连转了十几次,胸膛猛烈地起伏着。

“既然手术刀先生不感兴趣,那咱们的生意只能告吹了!”谷野伸手要向前来收走照片。

“谷野先生,请不要心急。”苏伦燕语莺声地开口,说的是标准流利的日语,同时以日本人的礼仪深深鞠了一躬。她身上穿的是白底撒红花的宽松旗袍,落英缤纷,竟然全是日本特有的春日樱花。

谷野饶有兴趣地打量了苏伦一眼,像暗夜中的夜枭看见了一只雪白的小兔子般,似乎随时都会扑上来。

“谷野先生,家师冠南五郎时常在晚辈面前提起您的名字,并且说他日有机会见面,一定要多向您请教一下关于日本海峡、台湾海峡两处海域中的藏宝沉船的典故。”苏伦柔声说着,令谷野陡然向后一仰,伸手抚摸着自己的额头,惊骇莫名。

岂止是谷野惊心,连我也吓了一大跳。

美籍日本人冠南五郎目前兼任美国五角大楼亚洲事务的军事顾问,是小布什集团里的实权派人物。在进入五角大楼之前,冠南则是名震天下的历史学权威、考古学权威、宇宙航天学权威,并且是全日本四届柔道冠军、剑道冠军……

这个人,被行业内的高手尊称为“一代宗师”,无人望其项背。

苏伦既然是冠南五郎的弟子,谁敢轻视?

谷野的下颚夸张地垂着,目光足足在苏伦脸上盯了超过三十秒:“冠南大师、的、弟子?”

他的声音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令我有些发笑。

“对,晚辈不才,在冠南大师门下,排名四十九。”

这次,连班察也惊叫起来:“小姐——不、不,应该称呼为阁下……阁下竟然就是冠南大师的关门弟子?‘记号’矢菊樱子?”

我听说过“矢菊樱子”这个女孩子的名字,那是在一本全球历史学家编年史上。据说她有超强的“过目不忘”的记忆力,任何文字、图片一经进入她的脑子里,调用速度完全可以跟电脑相比。她的外号,便是叫做“记号”。

苏伦笑起来,风情万种,千娇百媚:“我的中国名字,苏伦,请两位前辈多多指教。”

书房里一下子沉默起来,苏伦的出现,令谷野和班察大出意料,有轻微受挫之感。

苏伦掠了掠长发,将茶几上的照片一张一张摞起来,相信经过她的目光扫描之后,所有的照片都会被完美保存,不会遗漏任何微小的细节。

“班察先生说过的五个条件,我猜最后一个应该是关于‘土裂汗361’,对吗?”

苏伦收好照片,轻轻在手术刀旁边坐下,伸手覆盖在手术刀的手背上。幸好有她这只手安抚,否则手术刀只怕会腾的跳起来。

“哈哈、哈哈——”谷野咽着唾沫干笑起来,默然承认。

班察碧色的眼珠慢慢开始充血,带着一种模糊的血光,逼视着苏伦:“你在这里,代表的是令师的意思,抑或是手术刀先生的意见?”他的两手蓦的下探到底,握住两只脚踝,极有节奏地一抓一放。

泰国玄学武术源远流长,特别是先哲们从佛学典籍里参悟到的几千种“手印”,带着惊世骇俗的玄幻力量。人虽然只有十根手指,但“手印”高人,能从十根手指的变化中,幻化出无数种奇特武功。

几千种“手印”,就算最有天赋的泰国武术家,倾尽毕生之智慧,也仅能融会贯通一百多种而已。

“班察先生,我在这里,只是休假旅游,根本没有敌意,不必如临大敌地用‘劫厄灭佛手印’对付我。家师说过,前辈手印里有个最大的破绽,如果一旦被高手反制,不免会血脉逆转,两太阳穴爆裂而亡。”

班察“啊”的一声,脸色发黄,急忙放手,看来苏伦已经说中了他的武功罩门。

苏伦的加入,令谈判的胜负天平一下子向手术刀这方倒下来。不过,“土裂汗361”事关重大,在场的几个人,都不敢松气,放言谈论胜负。

谷野无声地点了点头,手术刀的大手翻转,握住苏伦的小手。

良久,一阵夜风从窗户里卷进来,我才蓦的发觉自己后背一片冰凉,全部被冷汗湿透了。

资料显示,存放月神之眼宝石的金字塔古墓,是一个名为“土裂汗”的古埃及王所建。而这座金字塔内部的房间分布,每层的房间数都是三百六十一间,数目与中国围棋的棋盘格数暗合,就连布局也是横向十九间、竖向十九间,从横剖面上看,完全可以看作是一张围棋棋盘。

土裂汗金字塔的墓室层数一直没有定论,起初埃及盗墓者们探明为七层,跟着挪威寻宝者得出了十五层的结论。而最新资料证明,深达十五层地宫之下,以强力超声波探测器检验得知,仍旧有巨大的空洞回声,也就表明,墓室远远不止十五层,可能深入沙漠下几百米之多。

手术刀的太阳神工程,就是一个庞大的秘密发掘土裂汗金字塔的计划。

“第五个条件,把所有土裂汗金字塔的发掘工程全盘交给我们。”

“哈哈哈哈——”手术刀陡然大笑起来,目光灼灼地盯着说话的班察。就算刚入行的盗墓者也能估算出土裂汗金字塔的发掘价值——

这是一个完整的未经发掘的金字塔,因其建造的手法和防卫措施,迥然不同于目前已经被开发盗掘的普通金字塔,所以,很多盗墓者在盲目的经验面前,纷纷坠马失手。据可靠资料记载,从土裂汗金字塔于1976年被第一批盗墓者发现之后,为了破解进入它的内部,盗墓者编年史上,至少已经损失了近五百名大师级的大人物。

残酷的数据,至少可以充分表明,土裂汗金字塔是迄今为止在地球上发现的唯一一座未经零星盗掘的埃及古墓。

众所周知,几千年来,金字塔内部蕴含着大量物理学、生物学、考古学几个领域里,可能存在的巨大创新发现。如果谁能拥有土裂汗墓穴的所有权,单是这些新发现的价值,便能买下整个欧洲全部最豪华的大学。

任何金钱数字,在土裂汗金字塔的价值面前,都将黯然失色,都无法统计出它的真实估价。

班察有些气急败坏:“比起我们在卫星照片探墓上的成就,土裂汗金字塔算得了什么?”

他已经放弃了用手印秘术向苏伦进攻的企图,缩在沙发里,眼睛里也不再精光闪烁。他的话,有六个字引起了我的注意——“卫星照片探墓?难道这两人已经掌握了最新技术?”

苏伦与手术刀的手又紧紧握了一次,仿佛在进行心灵感应沟通一样。

手术刀忽然叹了口气,目光闪烁,眉梢上挑,似乎在发出某种询问。苏伦轻轻点了点下巴,无声默认。

手术刀又叹了口气:“谷野先生,我以为土裂汗金字塔的核心价值就在里面珍藏的月神之眼,你说呢?”

谷野耷拉着嘴角,目光沉寂无力地回应着:“是的,目前来看的确如此。”

“那么,发掘工作,依旧我来做。到时候,墓穴打开,宝石归你,怎么样?”手术刀权衡利弊后,提出这样的半妥协计划,已经是极大的让步。

我有些奇怪:“既然那些照片毫无价值,何必再与虎谋皮?”

照片此刻放在苏伦身边的沙发上,整齐摞着,最顶上一张,就是那幅两手相握的特写。我刚才还没有介绍另外一只手呢——那是……应该是一只雕像的手,青灰色,死板而僵硬。雕刻的手法拙劣而粗糙,至少连手纹、骨节间的皮肤横向皱褶都没刻上,只是五根平滑的“木偶”手指。

我只能用“木偶”这样的词汇来形容它,毕竟在古埃及人的石雕艺术里,只要牵扯到“人”的肢体手脚,无一不刻画仔细,精雕细琢。反倒是到了人的头部细节、身体构造部分,却都刻得丝毫没有比例,看起来古怪无比。而这只手的样子,完全不符合埃及雕像的特征。

“哈——”谷野再次发出干笑,竟然提出了完全相反的意见:“月神之眼归你,剩余的归我,这样可好?”

两人间争执的焦点,仿佛已经将土裂汗金字塔当成了天下人共有的财产,见者人人有份。

手术刀再次沉默,班察不失时机地跳了出来:“手术刀先生,对于几张毫无价值的图片,你肯舍得下这么大本钱来交换?哼哼,我们变卦了,生意取消!”他迅速站起来,做出一副要抬腿离开的架势。

局面立刻僵持住了,主动权重新回到谷野那方。

“照片很重要吗?”

“苏伦对手术刀说了什么?”

“难道照片里的人真的会是大哥?”

我相信手术刀的判断力,虽然我是此刻唯一的旁观者,却犹如坠入五里雾中,根本分不清头绪。

谷野遮着嘴唇轻轻咳嗽着,手术刀打了个响指,拉农推着一架精巧细致的不锈钢餐车走进来。餐车上放着一个巨大的冰筒,里面同时冰着三瓶酒。两瓶上佳的苏格兰威士忌,剩下的一瓶,则是最名贵的日本宫室清酒。

“让我们共同喝一杯,然后慢慢谈可好?”苏伦打着圆场,略蹙着眉,歪着头,任长发一直倾泻到沙发上。

酒在杯子里荡漾着,手术刀这里,珍藏着全埃及最好的佳酿,常常会令来访的埃及高官们相形见绌。

有位著名的外交家曾说过:酒是感情的催化剂。往往一触即发的火爆场面,几杯酒就能浇熄战火。

放下酒杯后,手术刀突然说了一句令我几乎酒杯脱手的话:“五个条件,全部答应。”刚才在喝酒的间隙,他跟苏伦的手一直握着,不停地“眉来眼去”,想必其间已经交换了无数看法和意见。

谷野与班察喜形于色,举杯相碰,因为力道过大,竟然令杯子里的酒泼洒出来,落在彼此身上。

“不过,还有个条件。土裂汗金字塔归你们好说,但接下来整个发掘过程,都要有我的人全程现场参与。这个人就是——”手术刀举着酒杯的手指向我。所有人的目光一起指向我,令我仿佛暴露在水银灯下的最拙劣的演员,一瞬间满脸通红。

“就是他。”手术刀向我眨眨眼睛,含义深刻。

在这群盗墓大师面前,我只是初出茅庐的小人物,怎么可能担得起如此重任?但是,我明显看到苏伦也在向我挤眼睛使眼色,只好用力挺了挺胸,把这个任务应承下来:“没问题,谢谢手术刀先生的信任,我会——把一切做好。”

谷野和班察的目光像四柄利剑,在我周身上下扫了个遍,只恨不得把我的五脏六腑也解剖开来弄个一清二楚似的。土裂汗金字塔对他们两个的诱惑力太大了,所以最后欣然答应手术刀的条件。

“干杯——”五个人的酒杯碰在一起,花枝吊灯也凑趣一样骤然通明,将书房里的角角落落照得通亮。

接下来的二十四小时内,谷野两人一直待在手术刀的别墅,拟定签署合作文件,办理交接手续。关于那些照片,谷野只给了个笼统的叙述——

“我们在太空轨道上拥有近二十颗通讯卫星的使用权,从去年春天开始,已经尝试用红外制导和X射线穿透、再辅助以超声波刺探等综合方法,对全球可能存在古代陵墓群的位置进行扫描。这种技术,大概能透视到地面以下三百米深度的位置。很偶然的机会,我们拍到了这组照片,原先技术人员以为不过是普通的埃及墓穴里面的殉葬者干尸,并没太在意。结果随着进一步跟踪拍摄,终于得到了确切的画面……”

(请注意:极度兴奋的谷野在这里曾无意中提到“埃及墓穴”四个字,几乎已经表露无遗照片的来源是在金字塔下面,而我们三个竟然都没注意,真是失败!)

这些话,无异于天方夜谭。如果谷野的卫星探墓手段,能明确得到地面以下三百米的图像的话,美国人早就会购买这种技术来消灭伊拉克、阿富汗的恐怖分子了。日本人在全世界范围内,素以狡诈多变、不说实话著称,所以,我们才会对他说的话不太认真重视。

“明天,我会令助手将所有的照片放在磁碟里送过来,相信你们能从照片上得到更多关于画中人的信息。唯一不好意思的是,我们必须先小人后君子,将土裂汗金字塔发掘干净之后,才能把拍摄到图片的具体地球坐标告诉几位。”

谷野不但是学术专家,更是不折不扣的生意人,最懂得何时该加码、何时该讨价还价。

上一章盗墓之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