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盗墓之王 >

第一部 埃及古墓 第五章 土裂汗大神的召唤

特种兵的冲锋枪已经顶在我的后背上,如临大敌。

营地的防卫力量非常警惕,十秒钟不到,已经有六七个人集中到瞭望梯下面,冲锋枪向上瞄准我。

风真的很冷,等到放下手里的望远镜,才发现自己的胳膊因为超级紧张而变得酸麻,衬衫后背又被冷汗湿透。

“什么事?风,什么事?”谷野披着一件黑色的羊皮大衣,匆匆跑过来,满脸都是睡意朦胧。

我无声地笑了笑,作了个“上来”的手势。谷野毫不犹豫地爬了上来,把那个懵懵懂懂的特种兵赶下去。

“鼓声,我听到鼓声,你呢?”我向金字塔方向一指,顺手把望远镜递给谷野。

“鼓声?什么鼓声?”他也算是老江湖了,虽然莫名其妙,仍旧接过望远镜向西面扫视着。不过,随即恼火地放下望远镜:“风,你在搞什么?哪里有鼓声?”就在这时候,鼓声停了,满耳朵里只剩下风声。

“我听到鼓声,对了,是古埃及人的鳄鱼皮鼓,四长两短,一直响——不过,现在没了!”设身处地为谷野想想,换了是我,也不会相信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世界上不会有一种鼓声,只有我能听到而别人一无所知。

我张了张嘴想对盛怒的谷野解释什么,但最后只无奈地耸了耸肩膀,还是放弃了。

太阳到了正午以后,我才慢慢起床。其实我虽然一直躺着,脑子里却始终在思考着那阵奇怪的鼓声。古埃及人最早发明的鼓,是用成年鳄鱼的皮来做鼓面,敲起来声音非常怪异。因为鳄鱼的皮太厚太硬,只能发出干瘪的“咚咚”声,并且毫无回音。

我相信自己没听错,的确是鼓声。

吃过简单的午饭后,我拨通了手术刀的电话。

“鼓声?等等,在古埃及人的传说里,只有蒙受鳄鱼大神召见的有缘人,才能听到那鼓声。”他惊叫起来,在电话那端发出惊骇之极的喘息声。

我有些奇怪,就算相信我的话,何至于如此惊骇?

“风,你听着、你听着——关于鼓声的资料,只有杨天的盗墓日记里有记载,而且使用的是只有我和他才能看懂的秘密文字。你等着,我派人把资料送来,等着!”他很急地挂了电话,令我更摸不着头脑。

古埃及传说里,各种各样的大神多如牛毛,据我所知,就有“牛头大神、蛇头大神、金头大神、猫头大神”等等等等,比中国传说中数不胜数的天上神仙还多。当然,再多出一个鳄鱼大神来,也无所谓。

刚刚放下电话,谷野和班察沉着脸一前一后地进来。

“风,你好像知道一些关于土裂汗的秘密资料,对不对?不如拿出来,大家一起分享?”谷野循循善诱,尽量地在脸上堆起笑容。他手里,握着一卷略显发黄的军事地图,年代颇为久远的样子。

班察比较直接,直来直去:“风,把你知道的资料卖给我们,随便你开价好了!”他一屁股坐在我的床上,床板发出咯吱一声怪响。

外面,工人们正在紧张开工,钻井机的轰鸣声从地下闷声闷气地传上来。天有点阴,空气也显得十分沉闷。我不是不想跟这两人合作,实在是手里没什么值得公诸于众的资料。

我笑了笑,取出烟盒,向谷野递过来。

谷野的笑容终于堆积完成,慢慢推开我的手:“谢谢,我从不抽美国烟。”

我手里是一包刚刚打开的万宝路,一直抽的一个牌子。谷野是第一个以这种理由拒绝我敬烟的人,真令我好笑。

“我们日本人,只抽日本烟。”他从口袋里取出的是一包白色的柔和七星,日本烟的招牌产品。从他缓慢点烟的动作,我能判断得出这个人内心世界非常复杂,城府极深,轻易不好对付。

“风,昨晚你说的鼓声,能否再重复一遍?”谷野喷出一口香烟,姿势优雅、一丝不苟地用左手食指、中指挟着烟卷。

有了手术刀的回答,我知道昨晚的事,不是我的幻听。而且,能听到鼓声的人,必定能有某种奇遇。所以,我尽量选择顾左右而言其他:“昨晚有些累,可能是幻听吧。在意大利时,我一直有换床失眠的毛病。”

我走到床边,拉开背包取出笔记本电脑,放在桌面上。

谷野敏锐地看了看电脑,眼睛一亮,大概以为电脑里会藏着很多秘密。其实,硬盘里存着的资料,不过是一些市面上常见考古资料的拷贝,毫无神秘性可言。

在沙漠里,桌面上永远都蒙着一层土,这仿佛成了永恒不变的定律。

我拿起毛巾和脸盆,走出了屋子。相信在接下来的二十分钟里,谷野他们会探索清楚笔记本电脑里所有的角角落落。我是故意把电脑留给他们的,也许只有如此,才能打消他们心里的疑惑。

站在储存清水的大水罐前,我的视线不经意之间,又落在了远方的金字塔上。

土裂汗金字塔在白天的时候看起来,毫无起眼处,跟这片土地上大大小小几百座金字塔没什么区别。“鼓声,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呢?”据我所知,那种鳄鱼皮鼓现在只能在博物馆里找得到,几乎没有人再喜欢那种单调而诡秘的声音了。

“半夜,有人在荒漠里敲鼓——是在月光下的金字塔附近敲鼓,到底代表了什么意思?鳄鱼大神,是何方神圣?还要召见某个特别的人类?比如我……”

“哈哈哈哈……”想到古怪处,我情不自禁地大笑起来。作为一个无神论者,我宁愿把埃及传说中的所有大神想像成外星来客,也不会承认他们是凌驾于人类之上的无所不能的“神”。不清楚大哥的盗墓日记里是怎样描述这种鳄鱼大神的,我心里突然非常渴望早点揭开这个谜题。

“来吧……来吧……来吧……”

一种沉重悒郁的呼喊声骤然响在耳边,带着空空荡荡的回声,仿佛是从一个密闭的空旷房间里发出来的,比那神秘的鼓声更令人骇然。

我“啊”的叫了出来,手里的毛巾和脸盆当啷一声落地。那种声音里,混合着失望、盼望、焦灼、沮丧、困惑、迷惘、痛苦、呻吟……只有十几种情绪混杂在一起,才能发出这样古怪的、具有动人心弦的力量的叫喊声。

下意识的,我喃喃自语:“是在叫我吗?是在叫我吗……”

不知不觉中,我的双手已经合十于胸前,头颅低垂,向着正西方向,心里也产生了一种屈膝下跪、顶礼膜拜的冲动。

时间不知道持续了几秒钟还是几分钟,我听到谷野大声在叫:“风、风——你在干什么?”

我清醒过来,水龙头拧开着,白花花的水肆意奔流,在地上冲成一条小溪。在沙漠里,没有人敢像我这样浪费清水,简直是犯罪。我伸手去关水龙头,才发现自己手心里满把都是冷汗。

谷野站在帐篷门口,手搭凉棚向我望着。

我拧了把湿毛巾,在脸上拼命地擦了两把,让昏昏沉沉的头脑清醒下来。我发誓我听到了那声音,英语发音的“eOn”,连续重复着,就像昨晚的鼓声一样,倏忽而来,倏忽而去。

“那神秘的金字塔上,到底存在着什么?”我又一次抬头向西望去。

谷野大步跨过来,满脸狐疑:“风,你心里、到底藏着什么?告诉我,告诉我——”他昨晚肯定没有睡好,眼珠上布满了细碎蜿蜒的血丝。他歇斯底里的叫声让我心里油然升起一阵厌恶:“没什么,什么都没有!”

回到帐篷里后,班察的脸色阴沉得像要下雨,肯定没从我的电脑里找到想像中的神秘资料。

“工人们从现在起会二十四小时加班,三天就能打通进入土裂汗的通道。风,你的资料现在说出来还有价值,三天之后……嘿嘿,一分钱都不值!”谷野跟在我的后面,意味深长地继续攻心战术。

在这个风沙漫漫的大漠里,金钱再次展示了它无所不能的力量。

我吸了口气,再慢慢呼出来,仿佛要把由谷野带来的不快全部吐掉一样。谷野的判断没有错,他说三天可以完成通道,就一定能完成。关键问题是,就算到了金字塔外,他有办法打开一条进入金字塔内部的路吗?

我斜了谷野一眼:“不知道这一次,谷野先生会不会在人类盗墓史上,创造出更为空前绝后的轰动记录?”

“哈哈哈哈……”谷野心照不宣地大笑起来,拍拍胸口:“当然,中国人有句老话,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风,我比你大三十岁,三十年,足可以吃掉两大囤的稻米,你看我像只吃饭不动脑子的饭桶吗?”

越野车引擎的轰鸣声,同时吸引了我们三个人的注意力,先后走出帐篷。

苏伦正从一辆迷彩色的悍马吉普车上跳下来,肩上斜背着一个黑色的大挎包,老远就向我亲热地挥手。她身上穿的,是埃及军方的少校军装,长发盘在军帽底下,显得干净利索。脚下则是标准的短筒战靴,系得紧紧的,一丝不苟。

没想到手术刀只派她一个人来,原以为,他不会让自己的妹妹轻易犯险。

看得出,谷野和班察对苏伦的出现并不意外,笑着迎上去:“苏伦小姐,是不是手术刀先生有什么新资料要送给我们?”

苏伦摇头,拍拍挎包:“资料有,不过,只给风先生,要叫两位失望了。”

进了帐篷后,苏伦低声笑着:“嘻嘻,要把谷野这老家伙气死了!”随手摘下军帽,把长发披散下来,再把那挎包放在桌子上。

我对她故意激怒谷野的那句话,并不欣赏。在合作的初步阶段,有很多地方需要借助于日本人的力量,大家隔阂升级,没有任何好处。看在她远道而来的份上,我没有怒形于色,只是淡淡地问:“资料呢?”

“资料?”苏伦夸张地挑了挑眉毛,“什么资料?”

我抬起头,跟她目光相对,见她的眼睛眉毛一起扭动,正在向我使眼色。

没有丝毫停顿,我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捉住了我的右手,在我掌心里轻轻敲打着摩丝密码:“小心监听。”

我点点头,她又继续敲打:“哥哥说,根据盗墓之王的资料显示,鳄鱼大神的召见很重要,无论如何都要去。不管何时何地,只要听到了那招呼声,就一定能进入土裂汗,得以朝拜鳄鱼大神。”

我无声地笑了,心里一阵好笑:“朝拜?这个什么鳄鱼大神竟然像古代的君主一样,需要凡人朝拜?是不是还得模仿古代礼法,三跪九叩的大礼?”

苏伦猜透了我心里的想法,偷笑着点头。

我捉住她的左手,略想了想,敲打着:“就这么多?”她的手很软,柔若无骨似的,让我禁不住一阵心猿意马。我不是禁欲禁酒的清教徒,只要是年轻男人见到美女该有的生理反应,我都会有。

她点点头。

原以为,手术刀在电话里郑重其事地提到资料的事,必定会有一大本厚厚的日记,却不料只有这几句话。早知如此,电话里说岂不利索,何苦要苏伦跑这一趟?

苏伦又敲打着:“哥哥要我装你的女友,一起进入金字塔去。”

有她这么漂亮的小美人做女友,求之不得,就算是“假装”也无所谓。我在她的手背上轻薄地捏了一把,嘴角露出坏笑。苏伦的脸刹那间绯红,迅速抽出手。

凭我对谷野的认识,在我帐篷里放窃听装置的事,他肯定能干得出来。

我牵着苏伦的手,走出帐幕,向西面缓缓走过去。光天化日之下,营地里的特种兵们居然毫不放松,十米之内,总有抱着冲锋枪的军人时时闪现。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况且是在手术刀的地盘上,我相信谷野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苏伦,真的没有另外的资料?”出了营地,确信对方的窃听装置失效后,我谨慎地问苏伦。

“没了。哥哥说,盗墓之王留下的日记,只有这几句提到了鳄鱼大神,其余的字迹潦草,他拼凑了很长时间,几乎心力交瘁了都猜不透其中的意思。所以,你在电话里说到鼓声,他才跟鳄鱼大神挂上钩,叮嘱我过来,陪在你身边,大家有个照应。”

我犹豫着,正在斟酌要不要把听到招呼声的事告诉她,耳边空气陡然一阵激荡震动,一道尖锐的气流无影无形地钻进了我的耳鼓。有个嘶哑阴郁的声音在缓缓呻吟着:“eOn、eOn……Thetime……Thetime……”

声音,百分之百是从金字塔方向传来的,我敢拿生命担保。天哪,我又一次感知到了鳄鱼大神的召唤。

“你听到那声音了吗?”我叫起来,声音因为太激动而高亢变形。我伸手向西面指着,夕阳悬停于金字塔的尖顶上,像一只即将熄灭的大火球,发出傲慢却又沮丧的光芒。我看见自己的指尖,被夕阳的光镀上了一层金黄,跟土裂汗金字塔相同的颜色。

我的声音太大了,几个站在高处的特种兵同时向这边张望,手里的冲锋枪同样是金黄色的。

苏伦很冷静,第一时间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巧的望远镜,对准金字塔方向。

少顷,她垂下望远镜,轻轻摇了摇头:“没有,既没听到,也没看到。”

我觉得自己快要发疯了,因为鼓声和召唤声同时响在耳边,越发具有震人心魄的神秘力量。一阵天旋地转袭来,我身子一软,坐在沙地上。

苏伦迅速蹲下,双手摁在我的头顶百会穴上,低声叫着:“别冲动,冷静些、冷静些,深呼吸……”她的手心里仿佛有两股清凉之极的力量,缓缓从我的头顶注入,迅速穿经走脉,渗透到我身体四肢中去。胸膛里翻滚的血气,慢慢得到了压制,我尽量保持着自身的清醒,盘膝打坐,用最正宗的武当派道家修行术,迫使自己的思想凝神守一,排除杂念。

几次呼吸吐纳后,鼓声和召唤声都不见了,心、耳、脑一片明静清澈,杂念全部排空。

“呼——”苏伦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喃喃自语:“哥哥说得没错,你的血液里有一种古怪的潜质,最容易受那鳄鱼大神的诱惑,就像当年的盗墓之王一样。”

我猜得出,手术刀兄妹心里还有很多秘密瞒着我,但凭心而论,谁心里又没有几个甚至十几个永远秘而不宣的秘密呢?大家虽然是同路人,人家却没有必要向我公开一切。

苏伦额头渗出了汗珠,正取出一方白色的手帕轻轻抹拭着,姿态撩人。

“刚刚,你用的可是印度瑜珈里最高深的气血导引功夫?”我试探着问。那种功夫,跟中国武术里的绝顶内功,有异曲同工之妙。

苏伦笑着:“是,家师对于天下武学,无不悉心研究。我刚才所用只是瑜珈导引的粗浅入门功夫,让风哥贻笑大方了。”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我从来不敢轻视任何一位武林同道,更不敢小看老人、女子、小孩、僧尼,往往一代武学奇才就出在这四种人身上。更何况,苏伦有位傲视天下的老师呢?刚才若不是她在旁边相助,我只怕会走火入魔而死。

我再次把目光投向金字塔,陡然下了决心:“苏伦,我想去金字塔那边看看,或许……或许会有什么发现!”

苏伦把望远镜递给我,犹豫不决地问:“其实,从望远镜里观察的效果,不也能说明一切吗?”

我接过望远镜,靠在眼睛上,才发现这是一只具备红外夜视功能的特殊工具,不禁佩服她的细心。我第一次听到鼓声时是在夜间,有了这种望远镜,就算是漆黑的夜幕下,也能清晰发现金字塔上的活动物体。

镜头里,金字塔一片宁静,夕阳却是在一寸一寸降落下去,光芒逐渐黯淡。

我突然笑起来:“苏伦,月球的背面有什么?”

她一愣,随即大笑。

这个问题,其实是哲学界经常拿出来打比方的命题之一。月球背面,永远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神秘,当我们眼中看到一个圆形边框的月球时,随着它的自转和公转,天文望远镜里得到的它的图像会不停地改变。

所以,我们不清楚哪里才是它的背面,哪里又是它的正面?要知道月球背面有什么,最好的办法,是亲自上去看一看。

“埃及人有句古语:要知道梨子的味道,要亲自尝尝才知道。”她喃喃地回答。

埃及人的文化与中国人古老的华夏文明有许多共同之处,比如在某些狩猎、生产的工具上相同,在某些哲学、生活的谚语上相同……

想起在大学时,有几个来自美国的留学生,总喜欢异想天开地运用“地球版块漂移”理论,固执地要把世界四大文明古国捏合在一起,他们的种种谬论常常会令历史系的教授笑掉假牙。

比如,他们中间最荒谬的一个论调是说:“四大文明古国,古埃及、古巴比伦、古中国、古印度最早是聚合在一起的,像是原始社会的一个大的种族群落,有着共同的文化体系和宗教信仰。后来,由于地球上的毁灭性灾难,或许是陨石撞击之类的巨大变故,才令这一大的种族根据地域发生了分裂……”

“风哥,我尊重你的意见!”

苏伦打断了我的沉思,起身走回营地,不到半分钟内,悍马的引擎声轰鸣起来。随即,这种美国军方专用的超级越野车便冲出营地,停在我身旁。驾驶座上,娇小的苏伦英姿飒爽,像古代神话里的无敌龙战士,而座下这辆彪悍的越野吉普车,便是龙战士驯养操控的怒龙。

“Go——”我跃上副驾驶座位,引擎的噪声猛然提高了几十个分贝,像脱缰的野马冲了出去。

风迎面扑过来,带着沙粒被阳光炙烤后的余温,扑打在脸上,隐隐作痛。在这种狭窄的简易公路上,苏伦轻易地把悍马加速到了二百公里以上,同时把操控台上的CD机打开,车子四周加装的大功率隐蔽音箱里,立刻发出杰克逊声嘶力竭的歌声。

杰克逊的音乐与其说是“歌”,不如直接称之为“吼叫”更贴切。

风声那么响,加上引擎轰鸣、歌声嘶吼,我的耳朵几乎要进入“全聋”状态。幸好,路程只有短短的五百米,咬咬牙挺过去就好了。回头向后看,只见一条翻翻滚滚的尘沙土龙飞快地卷动着,将营地那边的动静全部遮住。

我并不奇怪谷野为什么没跳出来阻止苏伦的行动,这么短的距离,他在望远镜里尽可以把我们的一切动作尽收眼底。这样也好,我的目标是土裂汗金字塔的背面,也就是营地里的人观察不到的位置,恰好可以避开谷野的监视。

十分钟后,车子到了土裂汗金字塔脚下。

“到背面去!”我大叫着,耳朵都快被噪声震聋了。

苏伦扭动方向盘,车子向右一拐,绕向金字塔背面。土裂汗在埃及的金字塔群落里虽然出名,却没有任何旅游价值,因为游客们过来,除了看到光秃秃矗立的塔身之外,其它什么都看不到。所以,这里已经渐渐被旅游部门遗忘,塔前早先修建起来的广场和简易公路,都在风沙的强力作用下破损不堪。

苏伦善解人意地开着车连续绕塔身三圈之后,才在塔的背面急刹车。

车子卷起的土龙久久不息,我捂着鼻子仰望塔尖,黄褐色的金字塔在越来越黯淡的日光里静静矗立,根本毫无出奇之处。塔身上的巨石缝隙里落满了沙粒,却不见有杂草。

“我想,咱们不会发现什么的。风哥哥,关于土裂汗,哥哥他们已经研究得非常透彻,所有的表面探索,包括外形尺寸计算、土壤岩石化验,都做过了。结果,哼哼——”她摊开双手,耸耸肩膀。

在一望无垠的大沙漠里,跟这么个娇俏的美人在一起,于我而言,倒是一次前所未有的体验。

“真的?真的不会再有发现?”我跳下车子,一只手搭在塔身上。我真的希望那些鼓声、召唤声再响起来,这么近的距离,我会轻而易举地找到声音的出处。可惜,没有声音,站在金字塔下,连大漠里的朔风呼啸声也小了许多。

塔身上的巨石风化得厉害,有些地方轻轻一碰,巨石马上化为粉末,簌簌落下。

这些重有十几吨的巨石,据最新研究说是古埃及人用类似于混凝土合成砖的技术,搭建模板浇铸而成的。我对这种说法非常感兴趣,而且比较信服。想想吧,在我们中华民族的秦代,不也早就发明了烧土为砖的技术,用以建造万里长城?

所以,“砖”这种技术,绝非中国人的独特创造。修建塔身的巨石,不过是另外一种形式的“砖”而已。

看着残破的土裂汗金字塔外观,我有了新的疑惑:“如此简陋的金字塔,怎么可能经年无法攻破?”

我向北遥望着巨大辉煌的胡夫金字塔,在苍茫的天空下,胡夫金字塔像沙漠里的一块无与伦比的丰碑,傲然矗立,似乎能与日月同辉,与天地同朽。不可否认,胡夫金字塔是地球建筑史上的奇迹,所以,到目前为止,科学家们对它还是处于小心翼翼的射线探索阶段,不忍心贸然打开进入内部的通道。

至于土裂汗金字塔,则没有那种高级待遇,在开罗政府的漠视下,我觉得凭借现代钻探技术,完全可以在一周内把它全部解剖开来。

“要不要去顶上看看?”苏伦熟练地从后背厢里取出了两盘拇指粗的尼龙绳,还有一柄军用射击弩。

我一笑:“以前早就上去过了?”

苏伦会心一笑,弯腰打好绳结,射击弩一举,扣动扳机,嗖的一声,弩箭直飞出去,嗤啦一声,钉入五米高的塔身上,尼龙绳随即垂落下来。

“请吧?”她扬了扬手,把尼龙绳扔向我。

在刚刚车子围着金字塔绕圈的过程中,我的确毫无发现,连它的门口都找不到。塔身浑圆,像一个粗大的四角形烟囱一样。如果真的想发现什么,看来只有顶上和地下这两条路了,真应了那句“上天入地”的成语。

我握着绳头,长吸一口气,凭空一跃,双脚蹬在金字塔的塔身上,用“蝎子倒爬墙”的功夫,几个交替已经升到五米高的半空。

嗤——

苏伦又射出了第二支弩箭,这次的落脚点是在我头顶八米高的地方,借助尼龙绳,我再次上升,轻易地到达了塔顶。

此刻,我是站在一块五米见方的石头平台上,脚下石质坚硬,毫无尘土,都被朔风刮得一干二净。我稳住身子,向脚下打量着。所有的石头呈现出一种冷漠的灰色,仿佛被灼烧过的废墟,然后历经岁月洗礼后,才沉淀下来这种古怪的颜色。

我用力跺了跺脚,这是一个连自己都感到幼稚的动作,仿佛一跺脚,就能震塌地面,打开进入金字塔内部的通道似的。

据资料显示,超声波探测器的信号反应,可以描绘出金字塔内部墓室的结构,但令人费解的是,这种结构并不是恒定不变的,而是每隔一段时间,探测结果就发生明显的改变。更为怪异的是,科学家对金字塔表面的硬性钻探工作,每次进入到一米的深度范围内,总会被某种看不见的柔性障碍阻隔住,根本无法向里推进。

“有发现吗?”苏伦在下面叫起来。

我挥挥手,无奈地准备从原路退下去,并且最后向胡夫金字塔方向瞄了一眼,骤然间,我发现那个巨大的金字塔上仿佛有银光一闪,像有人在暗夜里摁亮了强力手电筒一样。

那种光,电光石火一样,非常非常短暂,以至于当我的视网膜感受到它时,竟会迷惘地怀疑那是自己的错觉。日已西斜,胡夫金字塔一天的游览工作已经结束,没有人会傍晚还停留在那边闲逛。再说,就算有人在,也不可能随身带着强力电筒。

我的异样引起了苏伦的怀疑,她又大叫:“怎么了?可是有什么发现?”

我不知道自己的思想怎么了,忽然一阵迷迷糊糊,喃喃自语:“我……我在这里干什么?我在这里干什么?”一阵头晕目眩,肩头一晃,差点从塔顶直栽下去,膝盖一软,在石台上颓然地跪了下来。

那种感觉,仿佛大醉后第一次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是一个劲地扪心自问:“我怎么了?我怎么了?”感觉中,脚下的金字塔在飞速旋转,而自己的身体像是沉浸在龙卷风的最中心风眼里,四周什么都看不到。心跳得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一样,喉咙又干又涩,竟然连开口呼救也不能够。

我努力抬起头,向着胡夫金字塔的方向,那个射出银光的地方。

“风哥哥,风哥哥,挺住!”苏伦抓住绳子,灵猴般迅速攀缘上来,用力握着我的双手脉门。

“风哥哥,风哥哥……”她的声音,听起来遥远而缥缈,像隔着千山万水的距离,而且我的视线也正在模糊扩散,坚持不住,猛地晕了过去。

上一章盗墓之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