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盗墓之王 >

第二部 地底惊魂 第三章 萨罕长老

手术刀的表情非常复杂,时而激动兴奋,时而悒郁沮丧,显示他的心情正在急骤地变化。我一直都在把他的最终意图向最好处想——是为了找到哥哥而做最终的努力,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甚至亿分之一的希望。

他已经把土裂汗金字塔的发掘权出让,而且亚特兰蒂斯的遗物,最后也会任谷野他们挑拣。

若是向最坏处想呢?手术刀的意图到底何在?

电梯一直下降,足有六分钟之久,我估计这条通道会一直下降到山腹深处。

电梯是日本三菱公司的产品,小巧而精密,急速下降过程中,轻快无声,更没有丝毫的失重不适感。

“萨罕长老还有一个弟子陪同,女弟子。”手术刀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

回想看到的萨罕长老下车时的录像,的确有个灰纱遮面的女孩子跟在后面,瘦骨伶仃,皮包骨头一般。我没太注意那个女孩子,而且对萨罕长老,也并非太过相信。从很多杂志报章上见到过采访萨罕长老的资料,记者对他极尽吹嘘之能事,浓墨重彩地把他描述成法老王一样的神奇人物,比如隔空取物、吞刀吐火等等诸如此类的魔法妖术,信手拈来,无所不能。

在我看来,越是埋藏深沉的江湖骗子,往往吹嘘得越是厉害。

我沉默地点点头,不作评价。

隧道里的一切资料,苏伦自然会转述给手术刀听,无须我再费心。此时此刻,我的资料,别人一清二楚;别人的资料,我一无所知。这种情形,就想蒙在弥天大雾里的旅人,找不到方向,郁闷之至。

当然,害苏伦无辜受伤,我有一丝丝内疚。

“很多资料,等见过萨罕长老后,咱们再慢慢商讨。”手术刀用力拍着我的肩膀,灼灼地盯着我的眼睛,非常郑重严肃地补充着:“风,好好听萨罕长老讲话,放平心境,我保证你会从他的话里领悟到真知灼见,一定的。”

我无言地低下头,躲开他的目光。恰好在此刻,电梯轻轻一震,已经到了底层。

门打开后,是一条长长的不锈钢四壁的走廊,空无一人。我们踏出去,电梯门自动关闭,四周静得仿佛连绣花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到。乳白色的顶灯,也是隐藏在不锈钢里的,散发着幽幽的白光,照在手术刀的衣服上,变幻出一种若有若无的浅蓝色光芒。

手术刀大步前行,走廊里可能安装了最顶级的吸音装置,他的皮鞋踏在钢板上竟然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这段走廊共长七十步,到了尽头向左手边拐,进入一个宽敞的大厅。四壁的墙全部都是不锈钢支撑,大厅里整整齐齐地排着四列大型计算机机柜,数千个红红绿绿的指示灯飞快地闪烁着。

仍旧听不见声音,但这个大厅里有人,十几名穿着雪白工作服的年轻人正在机柜前有条不紊地记录着什么。

“森——”手术刀叫着,有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放下手里的资料夹,快步走过来。他的鼻梁上架着厚厚的近视眼镜,手指修长,一如顶级钢琴家的双手。

“情况还好……生命机能运转正常,有加速好转的迹象。至于脑细胞和心肺器官,正有一种强劲的转变发生,目前看,不能分辨是好是坏……”年轻人的美式英语流畅简练,而他的黄头发、蓝眼睛,也同时证明了他来自美国本土。

“那么,会不会是回——”

“回光返照?中国人说的回光返照?不能确定!目前只能给他注射超量的强心剂,让他的心脏维持剧烈跳动。同时,加注二十四种维他命之类的超强营养激素,希望其中有几种可以对他起好的作用,就这些。”

“森,这个人对我们很重要,请你——”手术刀对年轻人的态度非常随和,但森却毫不留情地冷着脸,右手重重向下一劈,打断了他的话:“我们知道,我们会做好该做的事。”然后,他转身退了回去,按动了附近桌面上的一个绿色按钮。

我们右侧的不锈钢墙壁上无声地出现了一个两米见方的洞口,那段墙壁看上去本来毫无破绽,但这洞口一下子就出现了。推而广之,我猜想刚刚一路走来的那走廊两边,可能也隐藏着无数个这样的洞口。

进入洞口之前,我又一次环顾大厅,三十米见方的大厅,粗算起来,周长一百多米,足以容纳下这种形式的洞口多达四五十个,也就是说,手术刀的地下密室里,埋藏着说不清的秘密。

我长出了一口气,跟在手术刀后面进入了那洞口。开始是一段不锈钢墙壁,接下来我发觉我们正行走在一条石砌走廊里,乳白色的灯光一直向前无限制地延伸着。

“森是这个研究所的首席执行官,年轻,无比优秀,是比尔盖茨亲笔钦定的微软帝国接班人。不过,现在,他属于我,属于我的运转体系……”说到刚才那年轻人,手术刀微有得色。

我耸耸肩膀,别人的商业机密,我不想多听。

四周的空气充满了阴森冷清的味道,不知从何处传来水珠滴落的声音,蓦的侧面有人低声拍了一掌,发出木然的“噗”的一声,像敲响了一个干瘪的破鼓。我吃了一惊,双臂发力,先横向护住心脏和下档要害。

多年行走江湖的生涯,养成了我随时戒备的良好习惯。要想不在江湖阴沟里翻船,小心谨慎最妙。

发出声音的地方是个稍微凹进去的石龛,正是灯光照不到的死角。石壁上的苔藓极厚,散发着碧油油、湿漉漉的光芒。一双灰色的死气沉沉的眼睛,正靠在苔藓边,空洞地盯着我。乍看上去,这双眼睛极为古怪,大而深凹,没有常见的黑眸和眼白,只是毫无生气的一片灰色。

我感觉自己在大眼睛的逼视下,呼吸渐渐急促起来,犹如在几千米的地下古墓里,给皮肉腐朽风干的木乃伊死死盯着,浑身毛骨悚然。接着,我发现大眼睛的主人,是在石壁上倒悬着的,头下脚上,似乎正在修炼某种神秘的功夫。

“噗”,这人的双掌又是一拍,跟着走廊深处,有人回了一掌,也是干瘪的“噗”声。

大眼睛眨了一下,慢慢合上。我的眼睛在最短的时间内适应了黑暗,并且看清楚这人是个女孩子,身材瘦如薄纸,双脚倒勾在石龛顶上的一道横缝里,全凭脚尖的力量把自己悬挂在这里。

无疑,她就是录像上跟在萨罕长老身后的女孩子,也即是那老头的女弟子。

她的灰色衣服松松垮垮地缠绕在身上,像一只白天休息的巨大蝙蝠一样,充满了诡异的味道。

再向前走了二十步,两边石壁上出现了层层叠叠的红色符号。那些弯弯曲曲的象形文字,可能是以红颜料涂上去的,怪异之极,像鱼、像鸟、像星辰、像走兽,千奇百怪。于是,空气里又多了红颜料的苦涩味道,让我一次次皱起鼻子。

再向前,没有了灯,只有无边的黑暗。想像不到,萨罕长老竟要深藏这种地下黑洞里,仿佛在躲避什么仇敌一样。我的思维触角一直很灵敏,从前江湖上的高人躲避仇家时,很多就会在地下挖一个极深的地洞,设置重重机关御敌。

“萨罕长老,是我,是我们。”手术刀低声叫着,声音谦卑温和。

我伸手抚摸着近处石壁上的红色符号,脑子里回想的却是地下隧道顶壁上那个非马非牛的奇怪图像。埃及文字博大精深,分支错综复杂,没有人能识别全部的埃及文字,所以,历史上流传下来的那些壁刻、图书基本属于“天书”,对现代人类社会没有任何意义。

在我的手指触摸下的,是一个类似于卷曲的长蛇的符号,它有点像潦草的中国北方的蒙古文字。与它相隔最近的符号,一个像挖掘泥土的铁锹头,一个像某种具备很多钻头的挖掘机械。在我眼里,这些天书文字,毫无实用价值,就像过了期的报纸新闻,除了当垃圾清除掉,再没有其它用途。

黑暗中突然亮起了灯,我的眼睛给晃了一下子,重新睁开之后,方才知道前面是个巨大的圆形石室。高度五米,直径二十米不少,真的很难相信,在黑咕隆咚的地下,能有如此中规中矩的石室,不得不佩服手术刀为了建造这地下研究所花费的巨力。

四壁全部呈现一种深沉的铁灰色,犹如暮气沉沉的夜空。那些遍布四周、顶、地的红色符号,犹如夜空上绽放出的红色礼花,无处不在,汹涌热烈地涌入眼眶中来。置身其中,犹如身在红色的古怪海洋里。

石室中间,有个两米直径的地球仪墩在一座黑色的木架上。地球仪是在全球各地随处可见的地理工具之一,唯一不同的,就是上面标注的各国文字,而它们无论体积大小,图形线条比例完全相同。

地球仪如此庞大,显得站在它旁边的老人非常渺小。

“萨罕长老,您觉得还好吗?”手术刀的声音透着无比热情,大步进了石室,向萨罕走过去。

我犹豫了一下,举步进去,突然觉得心神不宁。我自小就讨厌这种无处不在的大红颜色,为此曾多次咨询过生理医生,害怕自己患的是某种怪病。

萨罕与手术刀握着手,目光却转过来盯着我。他的眼睛里带着“耀眼”的光,那种精神熠熠的感觉犹如两道热流扑面而来。他身上披着一条灰色的毯子,当然上面也无一例外地画满了红色符号。他的白头发极长,直拖到腰间,嘴唇和下颏上的白胡子则耷拉到腰间,柔顺安静。

我试图避开他的直视,又前进了几步,站在一个四米见方的沙盘前面。

地球仪与沙盘,一个是新时代科技的产物,一个则是古人打仗时用来调兵遣将的工具,同为地理学上的专业用具,却是一个在今、一个在古,毫不相干。

“风,你看到了什么?”萨罕长老开口,声音雄浑,在石室里不仅带起了回声,更似乎将他体内饱满澎湃的力量一起释放出来,连空气一起震动。

沙盘里高高低低的山脉河流连绵不绝,最中心处摆放的竟然是错错落落的十几座金字塔。既然有这种建筑物,沙盘代表的必是埃及国土无疑。很快的,我辨认出了埃及人赖以生存的尼罗河,弯弯曲曲横亘在沙盘中央。

“风,我知道你心里的疑惑,来吧,让我们一起把它解开,一起解开幻像魔的秘密。”他放开手术刀的手,双臂上举,仰面向上,低声诵念了一句古怪的咒语。随之,石室里的亮度至少提高了三成,就连那些铁青色的石壁也仿佛能自动发出隐隐约约的光芒来。

这一瞬间,萨罕长老浑身散发着一种神秘而高亢的力量,像沙漠里矗立着的某些巨大石刻雕像般,让人屏息仰视。

室顶,除了红色符号,竟然星星点点分布着很多闪闪发亮的银点。以我丰富的天文学知识,迅速辨清沙盘上方的星星分布与埃及人观测星空时得到的结果完全相同,并且星星间的距离比例分明,丝毫不差。

萨罕长老在地球仪上轻轻一拨,那个巨大的球体缓缓转动起来,上面黄色的土地和蓝色的海洋,不住地交替闪现。

手术刀沉默地看着他的动作,让开在一边,不住地眨着眼睛。

“我心里的疑惑?长老,您知道我的疑惑?”

他没有回答,缓缓呼出一口气,双手握在一起,微笑着向我走过来。

灯又熄灭了,黑暗中,益发显出室顶的星光清晰闪烁,而地球仪上、沙盘里到处都有银光闪动着。

“风,我认识你的哥哥,相信我!相信我所说的一切话,它们对你的生命有莫大的意义。”他已经来到我身边,向我伸出双掌:“来,把你的手给我,放在我掌心里。”

我骇然发现,他白皙的掌心里,竟然没有一条手纹,平滑干净。

按照中国古老的掌纹相法所说,没有手纹的人,前世必定是遭神佛诅咒过,而且今生不得善终。所谓“天机不可泄露”,这种人都是妄发言论、揭破天机之辈。所以,世间看相算命、行巫拜神的人多是瞎子、聋子、瘸子、瘫子之类的天生残废。

“来吧,来吧……相信我……”他的声音带着奇异的催眠功效。我的手不由自主地抬了起来,平放在他掌心里。

“看着……看着我的……我的眼睛……”他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无比遥远空洞,手心里传递过来一种缓慢的暖意。我凝视他的眼睛,那双黑而亮的眼珠像清晰无比的黑色镜子,反映出我略带惶惑的脸。

耳朵里,突然有了缓慢的诵经之声。我听不懂那些晦涩古怪的字句,但从每个字的节奏、语气里完全感觉得出那是诵经声,因为那些声音跟中国僧侣、尼道们的诵经声一模一样。而后,我又听到了早先在沙漠营地里听到的神秘鼓声。

“长老——”我开口要说话,手心里吹过一阵风,萨罕已经先开口,不过声音仿佛是从手心里传过来的:“别说话,用你的心去听、去想、去思考,我就能知道,诸神就能知道。”

以前在梵蒂冈时,教廷里的一个“传心术”大师曾带给我同样的体验,根本无须开口,对方便能听到我心里的话。现在,萨罕长老使用的,

正是类似于“传心术”的功夫,不过比教廷里那位高人,更高明数倍。

“风,所有的秘密,都是围绕你的哥哥产生的。他仍旧活着,你知道吗?用心倾听,你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心跳、他的声音……如果不是我的法力受损,我甚至能让你看到他目前所处的环境,可惜……可惜……”

我真的仿佛听到有人在缓慢粗重地喘息着,伴随着微弱的呼救声。不过在半催眠的状态下,根本无法肯定到底有没有那种声音。我眼角的余光一直在斜瞟着室顶的星空,在星空分布的东南角,有一颗中等亮度的星星,一直在剧烈地闪耀着,频率非常快,而且发出的白光中,掺杂着另外的一道红光。

从天文望远镜里看到过宇宙中的火星,的确是赭红色,状如烧焦了的土地,但跟这星星的红光又不尽然相同。

“风,去救他吧,去救他吧,在他行走的路上,历经一切,最终揭开地球的秘密……”

我努力地挺起腰板,要从催眠状态里醒过来,因为我最不喜欢被别人掌控的束缚感。凭着我十几年的神秘内功修炼,在退了小半步后,脑子一阵清凉,手掌也脱离开了萨罕的掌控。

“地球的秘密?”我对他的话一点儿都不理解。

“对,地球的秘密!”他回手向地球仪方向指着,黑暗中,那个巨大的球体仍旧在转动,速度平缓。

我到这里来,本来是想请教关于“幻像魔”的事。隧道里发生的一切,无法用人类的物理知识解释,只能求助于神话传说。

我看不到手术刀,黑暗中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寒风悄无声息地吹过来,令我裸露在外面的脸、脖颈、手如被刀割一般。

“好好看你哥哥留下的日记本,看懂了他,你可以少走很多弯路。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不多了……”

说完了这句话,石室里的灯就亮了。

手术刀呆呆地站在沙盘前面,如同泥塑木雕。

刚刚经历的一切,犹如一场不算完整的短梦,让我摸不着头脑,非但疑惑未解,又平添了很多新的问题。求人不如求己,这些问题只怕世间没有人能解得开。

陡然间,萨罕长老浑身一震,向走廊方向遥指:“你们两个过来时——可曾看到了什么?”

他的表情突然变得惊骇恐怖,双手用力压在沙盘上,深深插入沙子里面,额头上同时蹦起四五条粗大的青筋,蜿蜒颤动着。

“你们、你们……你们看到了什么?什么?”他又再次重复同样的话,并且飞快地抬起手,凑近唇边,发出一声尖利的呼哨。他的动作又仓促又混乱,双手扬起的沙子四散飞溅,更有一部分随着手指一起沾在嘴唇上。

手术刀惊醒过来,右手一下子探在裤袋里,凝神戒备。

“我们看到了什么?”我皱皱眉,从电梯里出来,除了大厅里与森在一起的工作人员,再就是走廊旁边倒挂的女孩子。在我看来,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何须大惊小怪?

萨罕长老脸上的青筋越来越多,仿佛脸部的皮肤越变越薄,那些深陷在皮肉下的血管要全部暴露出来。他的手,重新插入沙子里,握住满满的两把,用力攥着,眼睛死死地盯着走廊入口。

女孩子像阵无声的风滑了进来——不,她的动作更像是一缕青烟,轻快而飘逸,身上的灰袍笔直拖在身后,像一只滑翔着的蝙蝠。

萨罕长老的手臂乍然飞扬起来,把手里的沙子猛然向女孩子满天花雨般掷了出去。看不出他的武功竟如此惊人,沙粒破空声呼啸不休,这一掷的威力不亚于一支霰弹枪连续发射的杀伤力。

整个石室里充满了这种恐怖强劲的“嗤嗤嗤嗤”声,女孩子的灰袍一抖,滑翔机一样曼妙地在空中盘旋了半周,轻飘飘地落在沙盘旁边。同时,她的两腕袖子里喀啦一响,手背上同时弹出两柄半尺长的锋利弯刀。

那些沙粒并非是要射她,似乎是要杀伤空气中某种看不见的敌人。

“是什么?是什么?”手术刀在紧张气氛中仍然能保持冷静,他在盗墓界绝非浪得虚名,实力非同一般。

萨罕长老全身肌肉都在绷紧,身上裹着的灰色毯子一停不停地簌簌抖着,等到千万颗沙粒全部落地、走廊里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之后,他才缓缓的、咬牙切齿地吐出一句:“幻像……魔……”

手术刀“啊”了一声,露出苦笑,额头上开始冒出了冷汗。

又停了大概五分钟时间,我们四个人一直保持着僵硬的姿势,一动不动,仿佛走廊之外时刻都会有凶神恶煞、索命恶鬼闯进来一般。五分钟,比五个小时更漫长。

无知者无畏,我从来没见到过什么“幻像魔”,一直觉得萨罕长老在故弄玄虚,故意制造紧张气氛。空气中明明什么都没有,如果有什么异常事件发生的话,最先倒霉的应该是大厅里的工作人员。

“萨罕长老,危险解除了吗?”我故作轻松地笑了笑,借以缓和紧张空气。

萨罕沉着脸,慢慢放开手掌里的沙子,低声地问:“幽莲,你察觉到哪里不对了吗?”

那叫做“幽莲”的女弟子摇摇头,手腕一扭,两柄弯刀嗖的缩了进去。隔着这个巨大的沙盘,我仍然能感觉到那两柄刀刃上散发出来的凛凛寒气。

沙漠里无论男人女人,几乎人人随身携带弯刀,这种武器已经成了沙漠人的标准工具之一,与水、干粮、骆驼一样不可或缺。而幽莲所拥有的弯刀,无疑是百炼成钢的精华中的精华。

萨罕不放心地向前跨了几步,伸出手掌,按在幽莲的眼睛上,若有所思地问:“你再去检查一遍,我觉得走廊里的经文似乎……似乎不太正常……”

这种手法更是玄妙到极点,他只触摸到幽莲的眼睛,似乎就能把她看到的内容读取出来。

现在,我不敢再把萨罕长老等同于一般的江湖巫师了,他所拥有的异能,根本超乎我的设想。到目前为止,那些天马行空的关于他的文章,基本属实。

上一章盗墓之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