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盗墓之王 >

第二部 地底惊魂 第四章 看不见的危机

幽莲向外走去,灰袍拖在地上,那么瘦削干瘪的一个人,真的像纸扎的一般。她的头发仿佛也是灰色的,短短地垂在后颈边。

我咽了一口唾沫,她给我的感觉太像一只巨型蝙蝠,以至于差点让我产生奇异的幻觉,仿佛面对的是无名古墓里的巨大史前生物。

“风,你该知道,埃及古传说里,每一座金字塔里都藏着一只幻像魔,它们是永远忠于法老王的奴仆。”

我点点头,有关幻像魔的资料,我已经看得烂熟。

手术刀如释重负地缩回了裤袋里的手,在衣襟上用力擦了擦手心里的汗,插嘴问:“长老,您说过,金字塔自然毁灭或者被人为打开后,幻像魔便能得以释放,杀伤觊觎法老墓葬的贪婪者。那么,杀伤之后呢?这些幻像魔又去了何处?”

他一边说,一边用衣袖挥去额头的汗,轻声笑起来。

幻像魔的下落,已经被史学家、神学家演绎得五花八门、千奇百怪:有的说,它们将汇入水气云彩,最终烟消云散;有的说,幻像魔会隐蔽在人间,附着在山石、树木等等的阴暗角落里,随时会出来害人;也有的说,它们自动被长生不死的法老王收回,重新成为忠仆……

这些,都是杜撰的无知怪谈,只供闲人们茶余饭后聊作谈资罢了,难怪手术刀会笑。

“它们,都去了大海,就像陆地上每一条河流最终都要并入大海一样,它们也是如此。”

萨罕神情严肃,双手在沙盘上指指点点着尼罗河,一直向前指。我猛地发现,这沙盘里所演示的,并非只是埃及本土和周边非洲国家。它的内容涵盖广阔,竟然是一个平铺的地球仪的样子,也就是我们日常所见的世界地图的内容。

他的手指,点向一片代表海洋的凹处,严肃地继续说下去:“那里!它们都在那里!没有人看得见,但我知道,它们全部都在那里,都在那里。七十四万九千多只幻像魔,都在那里,地名是……”

我跟手术刀同时“啊”的尖叫出声,他在地上用力跺了一脚,而我则是在沙盘边缘猛击一掌,搅得沙粒乱飞。只有如此,才能发泄出我们心里巨大的惊骇,因为萨罕说的那地名非常之长,简要的说它的代号,相信地球上有百份之八十的人都有所耳闻——魔鬼三角。

对,就是那个全球闻名的“海上神秘死亡三角”。

我长长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同时听到手术刀不住地捏着指骨的噼啪声。

“长老……您不是开玩笑吧?”我极力让自己的口气变得轻松些。如果这些话,是从其他人嘴里说出来的,我只会当他们是在说笑话,绝不当真。不过,从萨罕长老嘴里说出来的每个字,都值得我用心去听、去想。

关于魔鬼三角的传闻,足够记载满一万本厚厚的航海日志,我不想一一赘述。

手术刀则问了另外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长老,七十四万九千多只?哪里会有这么多?地球上所有的金字塔加起来,也就那么多——七十四万多,绝不可能!绝不可能!”他又在地上跺了几脚,仿佛是为了加强自己说这些话时候的信心。

的确如此,就算把地球上的玛雅金字塔、海底金字塔、墨西哥金字塔全部算上,甚至再加类似于金字塔形式的上古遗留建筑,通通集合在一起,不足一万座,哪里来的什么七十四万九千多?

萨罕嗤的一声冷笑,神情古怪,似乎在笑我们的无知。

我跟手术刀对望了一眼,仍然觉得萨罕的话根本是空穴来风、故弄玄虚。

“风,中国佛经里有句话,叫做‘一沙一世界,一花一佛国’对不对?”

我默然点头,那是中国佛教徒们经常诵念的宗师偈子之一,但那又说明了什么?

“那么,印度人引经据典时最爱用的‘恒河沙数’呢?你们不会不懂吧?在几万年、几亿年的历史长河里,曾有多少伟岸的建筑和人文遗址被风化剥蚀,最终化为灰烬随风?那些,就是古印度人用‘恒河沙数’来形容的人类历史……”

萨罕说到这里,我突然醒悟了——“目前我们看到的埃及金字塔,并非是自古至今唯一存在过并存在着的!在人类具有历史记载之前,甚至在地球上出现人类之前,焉知不会早有几万个、几亿个金字塔存在?如果将地球时间无限向前推进,那么,金字塔的数量可以推算到无数个?”

从这种意义上说,幻像魔的个数根本无须细细查数,可以是从零到亿,甚至到亿之后的任何一个数字。

“这是……真的吗?”我也抓起两把沙子,让那些土黄色的沙粒从指缝里缓缓流泻下来。

萨罕轻轻咳嗽了一声,又念了一句拗口的埃及经文,才郑重其事地指着沙盘,一字一句的说:“其实,在埃及的古经文里,是不存在沙漠的。那时,覆盖在这一片地球领域上的,是葱茏绿树和漫长河流,并且还存在过一望无际的海洋,规模丝毫不逊色于四大洋的任何一个。”

“哈哈、哈哈!”手术刀干笑了两声,用力在脸上抹了一把:“埃及人的传说不下几千几万个,按照萨罕长老的解释,只怕一切都会变成可以追根溯源的现实了?”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再加上方才不停流着冷汗,所以轻轻一抹之后,便成了层层道道的大花脸。

萨罕长老不理财他的冷嘲热讽,挥动着手臂:“风,想想你的名字!风是怎么形成的?大家都知道,物理学家说‘空气流动形成风’,对了,是因为空气的流动形成风——可是,大家为什么不再问,空气为了什么流动?”

我茫然:“空气为什么会流动?”物理学的概念里对风的描述比较含糊,据概念的解释,是因为高气压带和低气压带的区域对比、对倒现象才形成了风。再打破砂锅问到底地追问下去,为什么有高气压带和低气压带呢?

如此循环的问句,是没人能回答清楚的,就算把爱因斯坦从古老的坟墓里拖出来,再把国际上最厉害的深蓝电脑机组拿给他做查询工具,他也未必能回答了这一系列看似浅显的问题。

我望着萨罕,他镇定自若地微笑着:“是幻像魔的移动才形成了风,是它们让陆风自陆地流向海洋,又让海风从海洋回到陆地。某些时候,幻像魔彼此间的战斗、吞并、聚合,又形成了海面上难以想像的风暴、海啸、海底地震……”

“哈哈!”这次,手术刀的干笑声没有那么响亮了。在萨罕长老这个一百多岁的埃及巫师面前,我们两个显得像婴儿一样无知。

外面走廊里似乎有某种声音响起来,萨罕长老扭过头,看着室顶东南角那颗仍旧在急速闪着的星星,重重地在自己胸口上捶了一拳,发出“嗵”的一声回响。

“那是什么……那是哪颗星星?”我的天文星相学不算太精妙,一时间无法辨别那星星的角度和方位。

手术刀冷静地笑起来:“那不是星星,或者说,天文图上根本没有那颗星。长老,您说呢?”他试图挽回一点颜面。在地球盗墓者这个群落里,他是首屈一指的人物,对名号、脸面肯定有所看重。

萨罕长老急速地向我说了一句:“晶梭娜拉,晶梭娜拉——风,记住这个名字,记住它,永远记住它!”

几声弯刀削在石壁上的“叮叮”声骤然响起来,随即幽莲拖着灰袍出现在走廊入口,两腕的弯刀赫然流光闪烁,急速地在半空挥舞着。埃及人的刀法招式类似于西洋剑法招式,极多砍削劈刺的实用动作,毫无中国刀术里的华丽表演成分。

四秒钟内,幽莲至少出招四十余次,平均每一秒要砍出十刀以上。整个石室里充满了那两柄弯刀劈开空气的声音,没错,弯刀砍中的只有空气,她像是在跟空气凶险搏斗,因为走廊里现在灯火通明,真的没有值得动手的敌人存在。

“长老,她在做什么?”手术刀惊问,双手同时飞插入口袋。此刻幽莲出刀的速度已经超过了枪械发射的频率,所以,手术刀就算要帮她,也根本无从帮起。

萨罕急急忙忙地说完了那句话之后,一直楞楞地向那颗星星望着,根本没说话也没移动过。

突然间,那颗星星灭了,不再狂闪,平静得像浅溪里普普通通的一块鹅卵石。而幽莲的刀也停止动作,缓缓地在走廊入口转过身来,向着萨罕。

这一连串变化,来得快,去得也快,眨眼间重新恢复了风平浪静。唯一不同的,萨罕长老沉默得像个巨石刻成的雕像。

幽莲一步一步向前挪动着,双臂下垂,弯刀上的锋刃在灯下闪着熠熠寒光。她的眼睛里更是带着凶悍的凛凛杀气,我第一次发现灰色眼珠的人一旦目露凶光,竟然要比正常人诡谲十倍。最起码,我一接触到她的眼神,浑身便跳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由喉头至胃脏,透着十二分的不舒服。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手术刀叫起来。

萨罕长老已经回过神来,双手缓缓按在自己的心口位置,神色虔诚,仿佛在向着那颗星星致礼。

幽莲停下脚边,脸上充满了深深的迷惘,咬了咬牙,手腕上的弯刀“嚓嚓”两声收了回去。

“没事没事,没事的……放松些……放松些……”手术刀已经走到了幽莲的前方,挡住她的去路。

我觉得事情最诡异之处在于,幽莲独自跟空气搏斗之后,转身逼近的方向,应该是静默中的萨罕长老。“为什么呢?她要做什么?”我非常纳闷,如果向深层次里想,世间真的有来无影去无踪的幻像魔的话,刚刚幽莲向着空气出刀,应该就是为了抵抗迅速切近的敌人。

那么现在,敌人呢?幻像魔呢?

我向萨罕长老仔细地望着,希望能在骤然纷乱又骤然平静的局势下,看到他身上的破绽。只要是有点想像力的人,总会知道关于“鬼上身、灵魂转移附体”之类的灵异理论。我怕的是那个想像中的强大无比的幻像魔,已经切入了萨罕长老的头脑里。

“我没事,大家别担心。”萨罕长老放下双臂,用力挺了挺腰,推开挡在面前的手术刀。

“幽莲,你看到了什么?是幻像魔吗?”他微笑着,伸出手,罩向幽莲的天灵盖。

手术刀蓦的叫了一声:“等等、等等!”倏地近身,拖着幽莲的手臂,跳开一步,避过萨罕的双手。

他做的这个动作,也就是我想做的,因为看萨罕刚才的奇异表现,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他的身体和思想已经发生了某种难以解释的变化。

“幽莲,告诉我们……幻像魔在哪里?”手术刀几乎是在对着幽莲的脸孔吼叫。

幽莲的神情更迷惘了,灰色的眼珠迟滞地望着前方,对手术刀的吼叫置若罔闻。

目前的局势,我跟手术刀都是东方武术高手,就算萨罕长老被幻像魔控制,我们两人联手应该也能顺利逃出石室。不过,我还不想莫名其妙地就开始逃跑,我一直想弄清楚关于幻像魔的问题,以及如何通过沙漠隧道进入土裂汗金字塔的内部。

萨罕猛然拍了一下巴掌,发出“噗”的一声响。

幽莲如梦方醒,甩开手术刀的手,跨过去,站在萨罕身后,眼帘垂下来,服帖无比。

“两位,幽莲根本就是天生又聋又哑,无法用正常方式与人沟通,你们再大声都没用的。不过,我知道你们在怀疑什么——我仍旧是我,有这身法老王的禁锢咒语护体,幻像魔伤害不了我……”他扬了扬身上的灰色毯子,那些弯弯曲曲的红色咒语像是原野上开满了的鲜艳的罂粟花一般。

手术刀如释重负,脸色开始缓和下来。

“手术刀先生,咱们可以出去了。我的病,已经完全痊愈,应该足以胜任任何事。天神留给我们的时间越来越少,再耽搁下去,每一秒钟的变化,都会影响到地球的未来安危——”

我生平最恨的就是这种冠冕堂皇的话,动辄拿“地球安危、人类安危”做借口,仿佛讲话的人是地球唯一的拯救者似的。

我“哼”了一声,当先向走廊里迈步过去。这间遍布红色符咒的石室给我精神上造成了巨大的压力,我巴不得早些离开。

在研究所的大厅里,我跟森打了个照面。他真的很年轻,应该比我还小几岁的样子,嘴唇上带着淡淡的茸毛,眼神专注而严肃。比尔盖茨是全球首富,被他看上的接班人,自然会是高手中的高手。

“你……请等一下,请等一下!”他一步跨上来,拦住我的去路,白色工作服飘动着,带过来一阵消毒药水的怪味。

“怎么?有什么事?”我双手插在口袋里,揣测着他的来意。

“知道斯芬克司之谜吗?”他没头没脑地这么问,顺手推了推眼镜,亮出掌心里的一枚硬币。

高手的问题总是看似古怪,实际蕴藏着无与伦比的智慧。

我相信森还不会为了一个愚蠢的问题,专门停下手里的工作跟我聊天。我微笑着看着他,等他说下去。沙漠里流传的“斯芬克司之谜”讲述的是那个著名的恶魔和谜语的

故事,我可没心思听下去。

手术刀、萨罕、幽莲已经跟了上来,就在我的身后。

“猜,字还是人头?”他用拇指的长指甲轻轻一弹,那枚硬币离开掌心三尺,跳上半空,滴溜溜地翻滚着,最后又落回他的掌心里,被他紧紧攥住。

手术刀笑起来:“风,我们先走,你跟森慢慢聊,说不定,他能启发你的无上智慧,也获得比尔盖茨的青睐。”

他跟萨罕并排着向来时的不锈钢走廊走去,幽莲慢慢地跟在后面,像一只没睡醒的巨大蝙蝠。

“猜对了,我给你一百万美金;猜错了,你输给我身体上的一样东西。”科学家不懂得虚与委蛇,说话做事都是直来直去、开门见山。森抿着嘴,带着固执的表情。

希特勒说过: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我觉得森就是属于这种带点“偏执狂”的心理病人。

我身上好像没什么值得对方觊觎的,除了哥哥留下的日记本。

“你要什么?”

他晃晃拳头:“你先猜,分了胜负我再告诉你。”

如果不是故意要避开跟手术刀他们通行,我是不会理会森的毫无道理的拦阻的。我脑子里很乱,需要自己静一静,把刚才石室里发生的事梳理梳理。到此刻为止,我对萨罕还是不能百分之百的信任。

我凝神盯着森的拳头,低声笑着:“你知不知道,古老的东方中国,有一种最神秘的‘隔空透视’的法术?”

在外国人眼里,历史悠久的中国,到处都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怪事、怪招,比如他们最不理解的针灸和中药。所以,我的话一出口,森已经眉梢一挑,另一只手伸出来,把拳头覆盖住,当然是为了防备我的透视。

有件事,可能目前还没有人知道。

在意大利的赌场里,我已经练成了超强的观察力,足可以在百分之一秒的时间里,看清楚令普通人眼花缭乱的老虎机上的每一行图案。我试验过很多次,玩老虎机中最高奖金,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

所以,我在森弹出硬币的刹那,非但看清了硬币翻滚的次数,甚至还能说出硬币落在掌心里时的人头偏向角度。

我不想要钱,只想从森嘴里知道萨罕的身体资料。

“森先生,咱们不妨来谈谈条件,如果我赢了,你想要的东西,照样给你。作为交换,你得把萨罕长老检查身体的所有资料给我,不许有一个字的遗漏,怎么样?”

大厅里的所有人只是埋头工作,对我们的打赌游戏丝毫不感兴趣。

森毫不犹豫地点头:“中国人有句话,君子一言——”

我接下去:“驷马难追。”要知道,目前全球各国的有远见的各界人士,都在努力学习汉语,希望能参与到开发中国这个巨大的商机市场里去,所以,走到哪里,都能听到“中国人有句话”这样的固定短句。

硬币向上的一面是人头,我不会猜错的。

森伸开手掌后,并不懊恼,指着对面墙壁上开着的另一个洞口:“我要的,是你身体里的一个单细胞,作为人体克隆的科学研究样本。当然,我会绝对保证这个样本的安全性和隐密性,不会对你造成危害。”

他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猛然吹了一声口哨,一个略显矮胖的女孩子,推着一架摆满了瓶瓶罐罐的四轮车,飞快地跑了过来。

科学家讲求速度和效率的运作方式,快得让我汗颜,因为只用了三十五秒,取单细胞和调出萨罕资料这两件事便同时完成了。

资料明明白白地显示,萨罕长老进入研究所时,病体症状,应该是属于细菌性的急性疟疾,体温已经突破了人体所能承受的极限。记录表上每隔半分钟就有一次对病人体温的精确测量,我骇然看到,其中一次,萨罕的体温罕见地达到了摄氏五十五度。

大厅里依旧安静,空调系统对于温度的控制,是人体最适应的摄氏十八度左右,但我脑子里却像有团火在轰轰烈烈地燃烧着。

“体温五十五度,那是什么概念?”我在心里默默问自己。

森还没离开,指着电脑屏幕,用一种司空见惯、见怪不怪的口气,笑着问:“奇怪吗?”

人体的安全体温应该在摄氏四十二度左右,再向上升,脑子肯定会因为高热而被迫瘫痪,有百份之九十的可能性成为植物人。

仔细回想着关于萨罕长老的种种资料,包括刚刚跟他见面的近一个小时时间,我脑子里乱得像一锅粥。病理记录,在某种程度上,只会给人添乱,丝毫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森扬了扬手臂:“风先生,我在奇怪你脑子为什么不会拐弯?知道吗?人体的异能千变万化,据资料显示,全球四十亿人口里,每一千个人中便有一个俱备特异功能;而每一千个俱备特异功能的人里,就会有一个能——”

他举起手里的一支黑色圆珠笔,向我晃了晃,张嘴吐出一口气。那支笔被施了魔法似的,缓缓弯过九十度,变成了一个奇怪的钩子。

“这不是魔术,这就是特异功能。风先生不是寻常人,肯定能理解其中的道理。萨罕长老作为埃及人的精神支柱,能取得今天一呼万应甚至十万应的地位——想一想,他会是最普通的地球人吗?”

他用那变成钩子的圆珠笔在电脑屏幕上敲了敲,满不在乎地接下去:“他的个体特殊性,远远不止于此。我已经取得了他的单细胞,相信假以时日,绝对能……”

上一章盗墓之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