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盗墓之王 >

第三部 诡谲炼狱 第五章 凿壁偷光

我用力展了展双臂,今晚不会有奇怪的事发生了吧?铁娜对我有没有好感,根本就不重要,像她那种标准的埃及血统的女孩子,我根本一点都不感兴趣。

苏伦呢?她的“微酸”代表什么意思?

如果不是在营地里极度紧张的气氛重压之下,倒是真的可以放松心情,在大漠、黄沙、傲岸的金字塔这么一个强烈的异域风光环境下谈一场风花雪月的恋爱呢……

黎明如约而至,井架边传来铁器碰撞声时,我倏的醒了过来。没有梦,脑子异常清醒,浑身都充满了精神抖擞的战斗力。

我跟苏伦赶到井架旁边,铁娜正在指挥着士兵给即将下井的专家们分发高压缩氧气瓶。当然,此举遭到了伯伦朗的强烈抗议。因为这种行为是对他的最新空气隔离层成果的极大藐视。

“我的隔离层项目,已经申报了国际生物学联合会,即将被评定为二零零六年度最伟大的发明,铁娜小姐,除非你枪毙我,否则、否则我绝不会佩戴这个笨重的大铁罐——”

抗争的结果,在进入竖井的十六个人里面,只有他简装随行,其余十五人包括我在内,全部佩戴了整套的氧气瓶、生化面罩和全套的高强度抗菌服。

电梯在缓缓下降,我把自己的心情调整到“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心如止水的状态。我的衣领、胸口、大腿、臀部四个位置,都安装了苏伦的隐形摄像机。她会在帐篷里,秘密接收摄像机传回的信号。

我们已经把可能发生的突发事件做了最详细的计算估计——

我盯着仍旧气哼哼的伯伦朗,笑他的不知天高地厚,因为封闭的金字塔空气中蕴藏的极度危险的气体或者超微细菌,其危害程度并不是人类现有的知识结构所能预知的。他那么相信自己制造的“隔离罩理论”,真的有点固步自封的愚蠢。

谷野忽然轻轻咳嗽了一声,指着那个被均匀分成三段的新钻头:“汤博士,按照射线探测结果,那道石壁厚度应该在……”

汤博士愠怒地挥手:“谷野先生,不要再提你那个愚蠢的射线探测!”一张口,他的话里就充满了暴烈的火药味。

谷野讪讪地笑了笑,马上闭嘴。这五个人是每一个行业里无与伦比的精英分子,如果全部运用自己的专业知识辩论起来,三天三夜也难分高下。首先闭嘴的人,应该是最明智的。

我向上仰望,头顶已经被那个隔离罩重新封闭,但呼吸依旧顺畅。所有下井的人并没有带什么武器,这一点是铁娜特别安排的,因为她担心金字塔内的射线或者细菌,会有令人莫名其妙发狂的作用。有武器在手,只怕会误射误伤。

电梯到达井底,所有的人开始搬运钻机进入隧道。

我仍旧落在队伍的最后,因为我希望自己能把从井底到隧道尽头这一段,仔仔细细地观察一遍,期待能发现隧道顶壁上再次出现那种神奇的壁画。不锈钢护筒上干干净净的,并没有通常可见的水汽凝结现象,这应该归功于良好的通风换气设备。

汤博士站在钻机上带头向前,像是迫不急待要投入战斗的勇士,把牵引机构的动力提升到最高。

隧道里很平静,没有壁画,更没有上次看到的奇怪的光柱通道,当然也没有怪兽、长舌和石碑。什么都没有,这似乎只是一次最寻常不过的地下钻探。

我的脖子都仰得发酸了,还是什么都没发现。

隧道尽头,汤博士已经指挥着助手们把加长钻头接驳完毕,伸入石壁上第一个钻出的黑洞里。按照此刻仪表上显示的数据,第一个洞的深度恰好是五米。汤博士又在大声嚷着:“去他妈的射线透视吧,让我来告诉大家,这石壁的厚度到底是多少——”

我笑了,权威被怀疑时,总会忍不住暴跳如雷,不管是在哪一行哪一业。

汤博士已经开动了钻机,噪音并不太大。先前从钻机铭牌上可以看出,它同样是出产于马丁公司。以制造重武器、大炮、导弹为主业的超级公司,做这么台小小的钻机,真的是大材小用。所以,钻机和钻头的质量无须怀疑。

那些粉末,只是普通的被钻头打碎的石灰岩,毫无异样。

我站在钻机后面,远远地看着另外两个黑洞,正在考虑要不要爬进洞口去探测一下,突然之间,钻机猛然一震,伴随着汤博士的一声怪叫:“啊——”

接着,钻机便停止了工作,汤博士楞楞地站在钻机的操作台旁边,静默了有半分钟,猛地高举双臂,兴奋地大叫着:“打通了打通了……”

的确不假,钻机只工作了两分钟,便已经打开了第一个洞,厚度显示为六米。

所有的人不约而同地戴上防毒面具,把氧气瓶的开关打开,只有伯伦朗满脸不屑地抱着胳膊站在那里,带着不可一世的睥睨神情。

钻头抽回来,伟大的时刻终于到来了,相信地面监测室里的人员会跟我们一样,心情异样兴奋。

每个人都在后退,离开那洞口大概有二十米。

隧道里此时处于绝对的寂静状态,所有人都尽量摒住呼吸,不敢发出任何声响,仿佛洞口的另一边藏着史前最凶猛的异兽,随时都可能从那洞口里伸出攫人巨爪来。难以令人相信的是,随着钻头抽回,洞口里慢慢射出一道温暖的光,开始是淡黄色,接着转变成金黄色,把隧道两边十米之内渲染成一片耀目的金黄色。

“上帝啊,光……竟然有光……”切尼就在我身边,用一种梦幻般的呓语低声叫着。

金字塔处于完全的封闭状态,既不可能接收来自太阳的光芒,又不会自动发光——怎么可能有光?

长达半小时的望远镜观测后,对讲机里传来铁娜压抑不住的愠怒:“谷野先生,如果没有什么异样,我希望你尽快把发掘工作进行下去。大家是来探墓,绝不是来观光的——”

做为一名铁血军人,她的常识完全局限在“拼尽全力完成任务”的框架内,才不管石壁后面有什么。

谷野不理睬铁娜的话,忽然向我干笑着:“风先生……记得你们中国古代有一个读书人,为了在晚上看书,把邻居的墙壁凿了个洞,让光泄露出来。我们……我们现在就好像那个读书人一样……”

他的喉头哽咽着,发出咕噜咕噜咽唾沫的声音,好像紧张到了极点。

他说的,是古代“凿壁偷光”的故事。

切尼一边继续用望远镜向洞口里观望,一边提高了声音:“我倒是宁愿相信石壁后面堆满了夜明珠。”

汤博士放肆地大笑:“岂止是夜明珠?应该是成堆的黄金和夜明珠,否则何以能发出黄金一样的光芒?”

印第安纳琼斯的探宝盗墓故事在全球都有极大的蛊惑力,所以,现场每个人都同意汤博士的猜想。

我在望远镜里看到的只是金黄色的光,这种光似乎充满了不透明的像雾一般的介质,跟此前我所见的光并不完全相同。光把洞口全部遮掩住了,视线根本无法穿透进去。

对黄金的狂热渴望鼓舞了工作人员的士气,很快便重新打通了剩余的两个黑洞,接着用钻头反复贯穿,将石壁上开凿出一米宽、一米半高的门口。

金黄色的光始终恒定地向外散发着,直到我们穿过门口,站在一间至少有十米见方的巨大墓室里。墓室里布满了金黄色的光,这光是从正前方的另外一个门口里宣泄出来的,那个门口非常宽大,粗略估算是在三米宽、五米高。

当然,具有这么大的门口的话,墓室的高度可想而知,应该也在十米左右。

那样巨大的门口层层叠叠一直向前远远地延伸出去,不知道有多远,不知道有多少门口,总之,我们已经到达了一个到处充满了金黄色光线的巨大建筑物里。

伯伦朗满不在乎地大口呼吸着,并且发出讥讽的嘲笑:“天哪!你们戴着这种丑陋古怪的面具,会把金字塔里的木乃伊跟外星人吓跑的……”

我费力地抬起已经发酸发胀的脖子,仰面看墓室平顶上绘着的那些金碧辉煌的象形文字。在这种时候,我已经把幻像魔、神秘召唤之类的怪事忘掉了,整个人都沉浸在巨大的好奇之中。平顶上,至少出现了几十个那种非牛非马的奇怪图形,混杂在数以千计的象形文字里,体积要比旁边的字大出五倍有余。

除了伯伦朗之外,每个人都在忙着四处观望,根本没心思开口讲话。

“谷野先生,我命令你一直向前!一直向前、向前……”

铁娜的话显得与这种静谧的环境格格不入,谷野不耐烦地伸手关掉了对讲机。

整体来看,这是一间四壁、室顶上都充满了金黄色的象形文字的完整墓室,除了被我们暴力破坏掉的那一部分墙壁之外,所有视线所及之处,空旷干净,连石缝、墙缝都看不到。

切尼若有所思地自语着:“咦?这里的建筑方式,肯定跟胡夫金字塔不同……至少可以肯定比其它金字塔的建筑水平要高太多,上帝啊!难道此前我们对埃及人建筑水平的估计是完全错误的?”

典籍显示,埃及人的建筑水平、数学水平、水利建设水平都已经发展到了非常高的层次,甚至有资料表明,他们能够轻松地使用“混凝土浇铸”技术。现在这间墓室里没发现有石缝存在,除了“浇铸”技术,其它方式,根本无法完成一百个平方的室顶工程。

地面是可以供我们仔细研究的,因为与四壁、室顶一样,地面上同样刻满了象形文字。

我突然有种预感,此刻我们好像是处于一只仔细修饰过的巨大箱柜里面,并且是巨人的箱柜。

虽然汤博士已经对射线探测的结果表示了极大的不信任,而且石壁的厚度也明白无误地指出了探测结果的偏差,但我还是相信射线试验的数据。至于为什么石壁的厚度会出现那么大偏差,只有老天知道。

我凝视着前面重重叠叠的门户和那种无所不在的金黄色的光,试着举步向前,穿过墓室,走到那道大得惊人的门边。

“风先生,停一下!停一下!”谷野气急败坏地大叫着,跑过来,揪住我的胳膊。

“我只是想随便看看——”我以为他是在担心我的安全,没想到他脸上的肌肉极度扭曲着,疯狂地咆哮起来:“不行、不行!整个墓室的财宝,都是属于我跟埃及政府共有!一丝一毫都不属于你,识相的最好别乱闯乱动,否则我将剥夺你进入墓室的权利!”

他的样子,像头护食的恶狗,呲牙咧嘴,令我望而生厌。

我甩开了他的手,强压火气:“好,我明白。”

大和民族的贪婪自私、诡诈多变的原始个性,又一次在谷野身上表露无遗。我退回到墓室的中心,反正我到这里来,没什么大的贪心,只不过是为了手术刀的一次托付。既然墓穴打开,我的任务似乎已经完成了一大半。

切尼手里握着放大镜,趴在地上仔细搜索着,一边嘴里絮絮叨叨地咕哝个不停。

詹姆斯则是手握一只短柄的尖嘴小锤,不停地在被破坏的那面墙壁边四处敲打,发出“叮叮叮”的轻响。

我不得不钦佩伯伦朗的勇气,在这个不知几千年历史的古墓里,他自由呼吸着,用二十一世纪的肺不停地接收来自几千年前的空气。看来,他对自己的“隔离层”理论非常有信心。

谷野独自一个人,站在那个门口的正中间。在巨大的空间对比下,他像个孤零零的高楼大厦脚底下的钉子头一样可笑。

“我听到了召唤声,各位——我听到了召唤声!装满财宝的箱子、成千上万的箱子,就在前面,就在纵横十九座墓室的交汇点上,就在那里,就在前面……”他用力向前指着,另一只手拢在耳朵上,做成努力谛听的样子。

所有的人,放下手里的工作,齐刷刷地向他望着。

到这时候,从最初闯入墓室的狂热里,大家开始冷静下来,都不明白这光的来源之处。当他们用心思考这个问题时,不约而同地相信了汤博士的理论——“黄金与夜明珠交相辉映产生了光”。再加上谷野极度蛊惑人心的话,更是让普通人心痒难耐。

“听,财宝在召唤!它们在召唤……”谷野的声音声嘶力竭地充满了整个空洞的墓室。

陡然间,汤博士的助手们呐喊一声,向前狂奔而去。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跑出去的六个人已经绕过谷野,从大门里冲了出去。

“停下、停——”汤博士只叫出一声,前面的人已经恐怖地大叫起来,随即叫声余音袅袅,似乎正在向深渊里坠落。

我浑身的血液急骤地向头顶涌上来,满脑子都是“怪兽、外星人”之类的恐怖意象。大门之外,究竟匿藏着什么样的神秘怪兽,可以在瞬间将这六个人吞噬掉?

谷野面向虚无缥缈的门外空间,愣了只有一秒钟,嗖的一声,向后跳了一大步,接着转身便逃,一直跑回到我们中间,已经变得面如土色。

“我的确听到了召唤声

……召唤声……”谷野语无伦次。

再大胆的人,此刻恐怕也不敢冲出那道门去了,包括踌躇满志的伯伦朗,并且我相信大家心里都已经开始打退堂鼓。面对如此巨大空旷的墓室,我们几个人的力量渺小得不成比例。

就在此时,身后的隧道里响起整齐的跑步声,铁娜不满的吼叫声已经传出来:“各位专家听着,我以埃及总统的名义,宣布整个发掘现场实行军管。所有发掘步骤都要在我的主持下有秩序地进行……”

谷野猛地松了口气,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有这群彩虹勇士垫背,胆子总能大些了。

伯伦朗跳起来,不满地大声抗议:“铁娜将军,你破坏了隔离罩,将会让墓穴里的细菌生物自由传播到沙漠里去,造成的后果……”

铁娜从那凿开的门口跃进来,手里平端着乌沉沉的冲锋枪,枪口对准伯伦朗,冷酷无情地大喝一声:“闭嘴!伯伦朗博士,如果你不想把自己扔在沙漠里变干尸,尽管再开口吼叫看看!”

枪弹无情,即便是身份尊崇之极的人,也挡不住一梭子子弹的杀伤力。再说,这是在非洲的蛮荒之地,开枪杀人后,随随便便捏造一条“妨碍埃及国家安全”的罪名,死了肯定白死。

伯伦朗是个聪明人,脸色半青不白地闭上嘴。

墓穴里的空气并没有想像中污浊肮脏,再加上耶兰带领工人们迅速将通风换气设备延伸进来。短时间内,墓穴似乎已经成了铁娜的临时地下指挥所。至少有十支突击步枪、二十支冲锋枪对准了那道神秘的大门。

可惜,那道性质古怪的光,依旧无处不在,并且毫不客气遮掩了人们的视线。

“至少,我们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铁娜的目光在我脸上瞟过。

接下来,耶兰指挥工人将凿开的门扩充为三米见方的洞口,与隧道完全沟通,并且调集了高速鼓风机,准备进入大门,驱散这种应该被叫做“半烟雾性质”的光。

我突然很想听听苏伦的意见,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或许在隧道外面的人,更能看清此刻大家的处境。

我走回隧道,按下对讲机的通话键。这个频段,是我跟苏伦早就调整好的,跟谷野等人的频率完全错开。

“风哥哥,我想,事情的关键点会在十九间墓室的交叉点上,也就是向前走,再穿过八间墓室之后看到的那间。别问我为什么,只是我的第六感。建造金字塔的设计者,绝对不会主次不分地在同一平面上造这么多同样的东西。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平面结构的中心点必定会极不平常。”

苏伦的话听起来并不肯定,这种古怪建筑,就算世界上最高明的建筑师到了都不一定能在短时间内摸到头绪。更何况,论到古埃及建筑考证专家的话,切尼就是最现成的一位大师级人物。

“风哥哥,你想没想到南美洲最著名的‘外星人蜂巢建筑’?如果土裂汗金字塔的奇特建筑结构,是跟著名的‘蜂巢’意义相同的话,那它也肯定是外星人建造出来的东西。目前,还看不出什么,不过你自己多保重。像哥哥说的那样,任何时候,要以保证自身安全为头等大事……”她的话,充满了情真意切的关心,一听便知道语出挚诚。

再次回到墓室,鼓风机已经开始工作,四个工人手持风筒缓慢地向前移动,通过那道厚度同样是六米的大门。

强风吹散了黄光,向前的地面上赫然横着一条宽度为一米的裂缝,笔直垂落下去。裂缝里同样被黄光充满,并且向两边延伸出去。刚才那六个人,应该是跌落在裂缝里。

汤博士试着呼叫他们的名字,根本得不到回声。

切尼在这道裂缝旁边观察了,忽然摸着下巴上的短须笑起来,满脸阴霾一扫而空:“那只是建筑学上最常见的一种防护措施——伸缩缝结构。不过是建造墓室的人,为了防止沙漠昼夜温差极大而造成的墙体频繁的热胀冷缩危害。目前看宽度为一米,或许到了夏天正午或者是冬天的半夜,它会自由地在一米二到八十厘米之间变化。唔,这更证明了建造墓室的手段,采用的是最先进的‘混合浇铸’工艺。唉,我们此前对于古埃及建筑的考证,只怕存在更多的谬误臆想,需要从头推翻的地方太多了……”

众所周知,伸缩缝结构,在水泥混凝土施工中最常见的防护措施。混凝土结构的建筑物受热胀冷缩物理现象的损失极大,如果不预留伸缩缝做处理的话,建筑物墙体很可能会在涨缩过程中遭到毁灭性破坏。

切尼的解释不无道理,总之,那几个贪财的家伙不过是受了觊觎之心的小小惩戒。

看似神秘的现象,经过切尼“科学”的解释后,大家马上变得如释重负。

大队人马跨过裂缝,进入的是一间同样长十米、高十米、宽十米的墓室,同样金碧辉煌,四壁刻满了象形文字。唯一不同的是,这墓室里向前、向左、向右各有一个门口。

谷野在跟耶兰低声交谈,并且耶兰取出了一个记录本,用铅笔在上面迅速勾勒着某种草图。

我可以猜得到,他们是在商量向哪一个门前进。其实,这是最简单的选择题——如果能确定此刻我们是在土裂汗金字塔的正东轴线方向,大可以不理会三个门口的迷宫结构,一直向前好了,直到东西、南北轴心的交汇之地,也就是纵横十九座墓室的中心点。

铁娜悄悄走近我,用平和的商量口吻说:“风先生,我们是不是需要更多的士兵参与到发掘工作中来?”

她的双枪插在腰带里,冲锋枪也交给了其他士兵。面对如此宏大的地下宫殿,就算有什么怪物突然跳出来,她的两柄速射手枪,似乎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我的行事作风,向来是“吃软不吃硬”,既然她肯谦虚地求教,我自然而然地转变了敌对态度:“不必,看情况再定好了。”

我是不想由于军方的重武器蛮干,把整个墓室全部毁灭掉。

当然,我此前也想过采取“层层爆破”的方式,从塔顶进入,但那是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采取的“非常对策”,现在当然可以不再去想它。

上一章盗墓之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