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盗墓之王 >

第三部 诡谲炼狱 第六章 黄金台

近距离看着铁娜的脸,发现她皮肤黛黑的脸上,竟生着极为细致的五官。这种面貌特征根本不是标准的非洲人形象,特别是她的眼眶微微凹陷,眉骨向前高耸,再加上挺直秀气的鼻梁,完全是一副非洲、欧洲混血后裔的样子。

她不安地搓着手,环顾着三道诡异古怪的大门。其实算上我们进入的这道,整个墓室里,四面墙壁上总共有四道门才对。

“风先生,埃及人的古籍传说中,一直都把这座金字塔单独标示为‘鳄鱼大神’的安居之所。几乎所有的祭司都传达过天神的旨意,不要碰触金字塔下的‘水晶之棺’,否则将会带来……”

所有传说中的诅咒总是同出一辙,每个咒语的最后都要加上“难以预计的灾祸、难以想像的灾祸”这句话。

我更感兴趣的是“鳄鱼大神”和“水晶之棺”两件事,眼睛蓦的一亮。依照铁娜的特殊身份看,她能接触到的资料,绝对是整个埃及乃至整个非洲的绝密文件。

“铁娜、铁娜将军,我需要知道你说的‘鳄鱼大神’和‘水晶之棺’——你能提供进一步的详细资料吗?”不知不觉中,我向她靠近了一步,鼻翼里闻到的是一种甜甜的欧洲香水的味道。可以想像,她虽然生在非洲的蛮荒大漠里,接受的学业教育肯定是在欧美的某座顶级大学完成的,所以已经完全有别于传统意义上的埃及女孩子,身上有这种高级香水味也就不足为奇了。

耳中,恍惚听到苏伦的一声酸溜溜的轻叹。摄像机的镜头,肯定把我刚才靠近铁娜的动作表露无遗,引起了她的某种情绪变化。

铁娜从军服口袋里取出一只索尼标牌的电子记事本,随手按了几个键,彩色屏幕上显示出一副黑白扫描图像。

确切说,那是一幅鳄鱼与人的组合体。在一个高大的人的身体上,生长着一只鳄鱼头颅,背景则是远处大漠里高高低低的金字塔建筑。

我不禁哑然失笑,古埃及人留下的壁画和象形字里,夹杂着很多动物与人的组合体,一般的考古学家只把它们当成古代人的图腾谟拜而已。

“这就是鳄鱼大神?”我在那幅图像上轻轻指点着,看着那怪物浑身披满了鳄鱼的鳞片,只差一条丑陋的巨大尾巴了。

“对,这幅图画来自于最古老的典籍资料。”铁娜并不在意我的讥讽态度。

“那么,水晶之棺呢?又在哪里?”

显示屏上出现了下一张图片,一根细长的接近透明的方柱横亘于地,背景仍然是沙漠和金字塔。

我对铁娜的资料大失所望,因为这些黑白图片并不能代表什么。特别是那根半透明方柱,根本就是无中生有的东西,或许是冰棱(假如古代大漠上也有冰块的话),或许是某种树脂滴落形成的琥珀体,总之,跟“水晶之棺”这样神秘的词汇构成不了任何必然关系。

“风先生,你可以仔细看透明方柱内,其实里面藏着一个人,一个奇怪的人。”铁娜提醒我,将那图像迅速放大。果然,在琥珀体内有个人直挺挺地站着,这也就更加深了我脑子里把它当作“琥珀”的观点。

琥珀的形成过程,简单说,就是松脂之类的粘稠液体滴落,将各种各样的小昆虫封闭于内形成的透明体。将这个观点无限扩大化,如果一滴巨大无比的松脂落下来时,有个人正好站在树下,于是便像昆虫一样,被封闭其中,成为我们平日所见的琥珀,只不过体积增加了几千倍而已。

古籍记载,古代的原始树木高度可以达到几百丈,几乎能够直刺云霄。那么,如此巨大的树木分泌出几立方米大的松脂,不是不可能的事。

铁娜苦笑:“风先生,不要跟其他老学究一样固执,看那人的手臂——”

那个人竟然——竟然生长着六条手臂?

我情不自禁地一把夺过了铁娜手里的记事簿,仔细观察。没错,除了正常人的左右两臂之外,那人的前胸、后背还各自生长着两支手,类似于中国神话传说中哪吒三太子的“三头六臂”。不过还好,这个人并没有生长着三个头,只是多了四只胳膊而已。

“现在,请说说你的感受吧风先生?”

我无言以答,再仔细观察下去,这个人的面部特征跟非洲人并不相同,嘴巴突兀地占据了脸部的主要位置,将眼睛、鼻子挤到额头下很窄的一个位置。并且嘴是用力张开的,似乎正在大口地吐气。

他的上身袒露着,下身围着一张兽皮,双脚错开,形成一副大步向前的姿势。

我跟铁娜低语时,耶兰已经指挥工人架设了一条非常先进的换气系统,将墓穴里的空气通过管道抽向地面,而后再把沙漠里的新鲜空气注入进来。

隧道长度加上竖井的高度,延展距离已经拉得很长,但在工人们高效运作下,这条系统很快完成。

所有的人集中在第二间墓室里,围成一团,不敢轻举妄动。

此时此刻,所有的人似乎都忽视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请萨罕长老下来。在神秘莫测的墓穴里,只有见闻广博的萨罕长老,才能给大家更多的关于神秘空间的启迪。

我合上了电子记事簿的盖子,把它还给铁娜。在这种诡谲的环境下,还是少想多看为妙,任何恐怖的想像都只会让自己变得更加疑神疑鬼。

“我想,传说中的鳄鱼大神就在这里,而且只有大神的力量,才能造就如此宏伟巨大的建筑。风先生,别离开我,我……我会保护你!”铁娜的话明显底气不足,但她要强地把“请我保护”说成“保护我”,真的让我有点好笑。

女孩子的天性,让她们无论外表多强劲彪悍,内心里仍旧是胆小怯弱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是所有女孩子不可避免的弱点。

耶兰的工作效率极高,不到半小时,墓穴里四处弥漫的金黄色雾气便被抽掉了一大部分。向前面的门口望去,金黄色的光直射出来,晃得人有些发晕。

谷野举着望远镜,第一个大叫起来:“黄金!我看见了黄金……”

其他人的反应并不慢,兴高采烈地齐声大叫:“金棺,那是法老王的金棺,快快,我们过去……”

依据从前的金字塔发掘记录来看,法老王的木乃伊会被放在巨大的金棺里,并且覆盖以纯金战袍、纯金面具。所以,在发掘土裂汗金字塔之前,已经有“发现金棺”的预想。

我并没像谷野一样狂热,因为在对于金钱、财富的追求上,我没有过多的焦渴。

五个专家带头越过了一道道宽度一米的伸缩缝,一直奔向射出金光的地方。

我有个奇怪的感觉:“按照谷野过去的辉煌战绩,他的表现不应该如此肤浅、冲动。难道是土裂汗金字塔里的神秘力量,把他整个都改变了?”

我向对讲机里呼叫苏伦:“仔细查一下谷野的历史资料,不要有一丝一毫的遗漏,我觉得他有些异样。”

谷野既然能在国际考古学、盗墓行业里享有盛名,应该能随时保持冷静镇定才对。即使不能像手术刀那样任何时候都“稳坐钓鱼台”,也至少要表现出大家风范才对。

铁娜挥手,让士兵跟随五位专家向墓穴纵深跟进,她自己却原地不动,始终跟我站在一起。

黄雾散去,侧面左右两个门口里光线黯淡,显露出一种死气沉沉的诡异气氛来。

假如把墓穴真的当成一个围棋的棋盘,我们现在应该是在“天元”的东西轴线上,左右各有九间墓室。那么,上下位置呢?我们头顶会有多少层墓室直通塔顶,脚下又埋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这样内部空旷的建筑物,不像标准意义上的金字塔,倒像是现代化的尖角形高楼大厦。再加上电梯、走廊、窗户的话,完全可以称之为埋藏在地下的超级写字楼。

铁娜说得没错,我们的确需要十倍以上的特种部队参与行动,最好把每一个空旷的墓室都占满,让所谓的牛、马、鳄鱼大神们无所遁形。

墓穴深处,突然间变得人声鼎沸,狂笑声、吵嚷声、敲打声汇成一种奇怪的大合唱,把那些正在忙着架设线路的工人们也吓得抬头张望。

众多声音里,我又听到了熟悉的谷野的“樱花之歌”,只有在极度兴奋时,他才会得意忘形地唱起日本人的国歌。

铁娜厌恶地皱着眉:“怎么了?他们都疯了?”

我们同时举起望远镜向那边张望,视线里陡然出现了一座巨大的金黄色平台。不,那应该是一整块巨大的黄金,所有的人正围着它尽情地跳跃吼叫着,几近疯狂。

“上帝啊,上帝啊……”铁娜在胸口用力划着十字,看来她非但接受了欧美的文化教育,连他们的宗教信仰也全盘接纳过来了。

我们快步向前,因为在极度的狂热下,非常容易导致“集体狂躁症”的发生,并且酿成暴动和骚乱。

果然,我们刚刚到达第五座墓室,前方已经响起了冲锋枪“哒哒哒哒”的吼叫声。铁娜迅速拔出双枪,飞奔向前,边跑边大声喝叫着:“所有士兵听令,放下武器,列队站好!列队占好——”

她奔跑时的样子,像一只敏捷的羚羊,瞬间把我甩在后面。

那间墓室里已经乱成一片,五位专家全部站在那座黄金平台上,其余的荷枪实弹的士兵们正在拼命跺着脚打着拍子,嘴里大声地唱着一首古老的埃及民歌。

我知道那首歌的名字叫做“金骆驼之歌”,歌词大意是说,某个埃及商人丢失了自己的骆驼,然后从大漠之神那里,得到了十头一模一样的金骆驼。

每个人都如痴如醉,吃了摇头丸一样疯狂地摇头晃脑,不时有人抬起枪口射向室顶,弹壳落地的叮当声不绝于耳。

铁娜飞身跃上平台,反手开枪,当当两声,已经将距离平台最近的两个士兵击毙。那两个士兵刚刚把冲锋枪向天高举,眉心上就被子弹射出了一个拇指粗的血洞,仰面栽倒。

枪声和死人并没有压制住现场的狂躁气氛,有几个士兵冲动之下,竟然开始调转枪口对准平台上的铁娜,眼看一场血案就要发生。我不敢再袖手旁观,一把抓过旁边一名士兵胸口的冲锋枪,几乎来不及瞄准,已经向最先举枪的叛军做了一个点射。

三发子弹毫不留情地射进了那人的后心,立刻血花飞溅。

借这个机会,铁娜凌空一跃,脚尖在其中一个叛军肩头一点,双枪连发,准确无误地连续射杀了四个高举冲锋枪的叛军。随即双脚夹住脚下那士兵的脖颈,半空旋身,喀嚓一声,绞碎了对方的颈椎。

墓室里静了下来,只听见叛军身上的伤口在汩汩冒血的动静。

“谁敢阴谋骚乱,格杀勿论,全家灭门!大家放下枪,列队站好!”

想不到“全家灭门、株连九族”这样的词汇,在埃及人的字典里同样适用。我这时已经能理解下井之前,铁娜解除了所有特种兵的武装的必要性。古墓和财宝,随时都能令人发狂,武器集中管理是最正确的一步。

士兵们被铁娜威慑住,将手里的冲锋枪顺序放在空地上,然后乖乖后退,离开平台五步之外。

地上,只留下八具蜷伏的叛军尸体,血腥味渐渐弥散。

那座黄金平台四米见方,高度约一米五,光芒四射,诱人无比。

五位专家已经跳下地,啧啧连声地在平台上摸来摸去。

詹姆斯又拿出了他的小锤,沿着平台的底边仔细敲打了一圈后,断然下了结论:“各位,我很荣幸地宣布,这是一座纯金的实心金锭——”

简直难以置信,土裂汗金字塔的中心竟然藏着这么大的一块金砖。如果按照体积乘以密度计算,它的重量将是一个让人无法不疯狂的巨大数字。

铁娜露出了愉悦的笑容,因为引用埃及法律,这块巨大的金子是属于国家的。

金锭上刻满了缭绕的花枝形状的纹路,这种图案要表达的意义,好像是一棵枝叶茂盛的藤蔓植物,正用自己的须茎牢牢地把金锭抱在怀中。

这间墓室跟其它的地方并没有什么不同,就连四壁和顶上的象形文字也是一模一样。于是不免让人产生疑问,如果每间墓室的壁刻都相同,是否当时建造时,动用了什么高精度的测量工具呢?否则何以能够刻画得如此精确?

无论怎么说,发现了大金子,已经不虚此行。

苏伦在对讲机里犹疑不定地告诉我:“风哥哥,为什么不尝试一下把那块金子挪开呢?再有,你四处查看一下,金子怎么会自动发光?我觉得肯定另有光源存在——”

她说的没错,金子不是夜明珠,本身并没有发光的功能。现场实实在在的情况就是,那座平台一直都在闪光,像一只巨大的方形灯泡,光芒慷慨地向西壁上的大门里倾泻出去。

如果有另外光源的话,秘密一定在台子下面。不过,要移动如此巨大的金锭,恐怕得动用推土机的力量。

铁娜将士兵们分为三队,向墓室其它三个方向搜索进去,看

看四周有没有什么门扉、楼梯之类的。谷野则在吩咐耶兰和工人们尽可能多的接入电源,照亮每一间墓室。

我到此时才发现,卢迦灿并没有跟随铁娜下来,想必是在营地里主持大局。我对铁娜的指挥能力越来越佩服了,即便是在大惊大喜的情绪极度起伏之下,她仍然能主次分明,不失方寸,不愧是女中豪杰。

搜查的结果,果然存在三百六十一间墓室,除了放置金锭的这一间,其余的都是空的,毫一无所获。

接下来的工作,便是将金锭运出地面。这可是个难题,因为它的体积已经超过了隧道的尺寸,根本拖不出去,只能就地肢解掉,然后一小块一小块地搬运出去。

铁娜联络到开罗那边的彩虹勇士大本营,安排好一小时后马上派一个战术工兵小组过来,并且携带着最先进的熔炼工具。

做完了这一切,她毫无倦怠地回到了我身边。

“谢谢风先生,刚才的形势的确危险,幸好有你帮我。”她向我笑着,不再冷若冰霜。

在非洲国家的俚语里有“伴君如伴虎,带兵如驱狼”的说法,军士哗变,首当其冲要受害的就是带队的军官。方才的局面,如果不是我及时出手,灭了叛军的锐气,很可能会演变成一场双方互射的血战。

我笑着摇摇头:“不必。”

经历过联手御敌的人,总有“同生共死”的患难之感,两人间的关系无形中深了一层。

“说吧,想要什么奖励?”她拔出手枪,检查着弹仓里的情况。

我不屑于她的傲气,再次摇头:“君子何必言利?我帮你,是想让发掘工作顺利进行下去,本来就不图你什么。”

铁娜在右手那柄枪的枪口上轻轻吹了口气,把它递向我:“风先生,这两把枪是父亲亲自向美国军火商订购给我的生日礼物,整个埃及举国上下,见了枪,便如见了我本人一样。送给你,或许……或许能帮你些什么。”

我冷笑了一声,准备拒绝,不过苏伦在耳机里迅速提醒我:“风哥哥,接过来,对咱们的未来事业肯定有帮助。”

我顺从地接过枪,象牙镶嵌的枪柄上刻着一个大写的英文“t”。当然,枪柄上还带着铁娜手掌上的余温。铁娜眼睛一亮,细长的眉弯成了漂亮的月牙儿,顺便解下腰间的生牛皮枪套给我。

我并没把这个赠枪的动作当成“交换信物”之类的暧昧举动,别人怎么想我才不理会。

谷野一直都在绕着金锭转圈,好几次竟然趴在地上,用一柄小刀子去拨动金锭与地面相交处的缝隙。他肯定是发现了什么才会如此专注,我走过去,抱着胳膊站在他身后。

我已经对他的身份发生了怀疑,因为他与我想像中盗墓界高手有很大的差距。

“谷野先生,发现了什么?”我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工作。正是由于他的带头鼓动,才险些酿成刚才的血案。所以,横死当地的八个人,有一半死因要算在他头上。

“当然有,不过、不过要把金锭移开才知道——”

突然间,伯伦朗大叫起来:“啊……救救我……救救我……”他的双手用力搭在喉咙上,嘴张得极大,双眼极度惊恐地瞪得滚圆。从我的角度向他看,感觉他应该是想逃离面前的墙壁,脚在向我们这边迈步,但身子却牢牢地停在石壁前,仿佛有个人从他背后伸手攫住了他的喉咙一样。

他的背后,只是一幅刻满了象形文字的石壁,毫无异样。

谷野跳起来,张大了嘴,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救救我……救命……”伯伦朗的舌头吐了出来,再也无法发出声音,但是双手在喉结上用力抓挠着,拼命跺脚。

几个士兵跑了过去,分别拉住了他的手和脚,其中一个甚至跑到了他背后。他们的用意是要将他推离那面墙壁,而事实上他们也做到了,顺利地把伯伦朗抬到了金锭旁边,平放在地面上。

我打开氧气瓶,把吸嘴靠近他的嘴唇,不过他已经没救了,嘴角泛着白沫,眼睛正在慢慢翻白。

只有十秒钟的时间,伯伦朗便咽了气。

我把他的手拉开,平放在身体两侧,发现他的喉结正中有一个紫色的小点,仿佛给最细的针头刺过一样。

谷野在我身后大口地喘息着,仿佛陷入了惊恐万状之中。

汤、詹姆斯、切尼围了过来,脸色还算平静。其实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见证过无数次死亡了。死因虽然不同,但死者的结局都是绝对相同的——停止呼吸,灵魂升入天堂。

如果有足够条件的解剖室,我希望知道伯伦朗的死因,我甚至能够肯定他的死,是太迷信自己的“隔离罩理论”,肺部吸入了墓穴里的含菌空气所致。

谷野第二次抓起防毒面具扣在脸上,并且迅速含住了氧气吸嘴。这一连串的动作紧张得不成样子,所有人都能听到他的牙齿在咯咯打颤。

铁娜伸手搭在巴比伦的颈下,最终确定他已经死了,才挥手令两名士兵抬起他,先送上地面去。

“或许是被什么昆虫叮了一下,或许只是个意外!”切尼简短地下了结论。这样的先例,在发掘金字塔的过程中被无数次重复过,我们都是相信科学的高科技人才,还不至于把死因简单地归结为“法老王的诅咒”。

上一章盗墓之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