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盗墓之王 >

第四部 天人交战 第二章 藤迦和玉棺

铁箱的尺寸只有方井的四分之一,所以将铁箱靠近井壁一边时,监视器的画面里会出现更多的井底情况。

我一直站在监视器前面,随着画面一阵轻微动荡,我的视线里蓦的出现了一片金黄色。第一反应便是:“黄金?井底有黄金?”

等到画面稳定下来,我才发现那片金黄色来自于一件黄金护膝,大概五十厘米长,弧形面的宽度在二十厘米左右。这样的东西,会教人联想到古战场上的武将打扮,难道井底还丢弃着古埃及的铠甲?

由此前金字塔出土过的黄金面具不难推断出,古埃及人像现代人一样,喜欢把黄金穿戴在身体上,于是出现了黄金面具、黄金护腕、黄金战靴等等。如果井底出现了一只黄金护膝,我很期待找到一套完整的铠甲,那么我们这次的考古发掘行动,便可以暂时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了。

铁娜大受鼓舞,一只手忘形地搭在我肩膀上,像个获得了心仪玩具的小女孩,双脚用力向地上跺着,一边大叫:“换一个边!换一个边!看看下面到底是什么?”

在耶兰指挥下,工人们依次挪动吊架,将铁箱分别靠近方井的四边,最后得出的结论竟然——

我们三个,我、耶兰、铁娜至少保持了两分钟以上的沉默,仿佛已知的结果必须要反复斟酌才能下定论似的。不过,我们三个人、三双眼睛,从四个监视器上看到的画面连缀起来,结论再清晰不过了。

井底放置的是一只透明的玉石棺材,棺材里有个人,一个年轻的女孩子。黄金护膝是穿在她身上的,我们看到她的身体上套着完整的铠甲,包括头顶的金盔和脚下的金靴。无法判断她的生死,因为摄像机的拍摄角度无法细微调整,始终没办法对准她的脸。

最先开口的是铁娜:“井下、井下的人……是……是谁?”

她的牙齿在打颤,右手又抓在我胳膊上,钢钩一般,指甲全部嵌在我的肌肉里。她虽然没见过藤迦,但却从谷野的资料里看过藤迦的照片,这一句话完全是多此一问,因为棺材里的人就是——神秘失踪的藤迦小姐。

我跟耶兰交换了个复杂的眼神,同时确定了这一点。

这是个令人哭笑不得的结果:“一个神秘失踪的日本女孩子,最后出现的地点竟然是金字塔内部、一百八十米深度以下古井中,并且是浑身穿着黄金铠甲躺在一只玉棺里。”天哪,这种结论,委实能让心理承受能力弱一些的人抓狂自杀。

探索古井的行动瞬间停止,因为这样的结论没人能够解释。

铁娜开始命人向墓穴外移动那些金砖,耶兰垂头丧气地将铁箱收回,而我则是靠近汤博士,要把自己凿开金字塔北壁的想法告诉他。

我们三个下意识地要先把古井下的怪事抛开,等到心情慢慢平静下来,再回头讨论这个问题。

汤博士的大胡子一翘一翘的,昂着高贵的头颅,正在装模作样地对着一幅壁画做研究。

那台曾经大显身手的钻机就在他身边放着,相信很短时间内,这部钻机将会被高价收藏进美国的某家私人博物馆里,成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权威盗墓工具。

我向他说明了我的想法后,他冷笑着嗤之以鼻:“风,你脑子没毛病吧?你们中国人,最喜欢异想天开,最盼望天上掉馅饼。想一想、用你的东方小脑袋想一想,金字塔外面是什么?不过是数不尽、挖不完的沙土,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

汤博士的傲慢在国际上都鼎鼎有名,我克制着自己的怒气,心平气和地:“汤博士,在尖端化学与高科技武器方面,您是绝对的权威;但在盗墓考古方面,你的学问跟刚刚入门的小学生没什么两样。”

他“哼”了一声,倒背双手,不屑一顾。

我继续说下去:“手术刀先生已经全权委托我负责发掘土裂汗过程中的所有事务,无论您和他之间先前有什么样的君子协定,但您在营地工作期间所有的表现,都需要我来做评述报告。所以,为了保证您的个人权益,大家最好还是合作些的好。”

他干笑了两声,气焰嚣张之极,对我的陈述根本不予理睬。

这架超级钻机的主人是他,他不发话,谁都无权调用。

遭到拒绝之后,我的心情开始变得郁闷起来,只好向巴弯所在的墓室里踱去。

墓穴里重新充满了士兵们的脚步声、号子声,以及挪动金砖时的惊人摩擦声,好一派繁忙劳动的火热景象。不过,这一切似乎与我无关,我现在满脑子里都是井底的玉棺:“藤迦至少有百份之五十的可能还活着,怎么办?重金雇人下去砸碎玉棺救她……”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根本无法相信这件事的存在。到底是什么人将她攫取进来,放入深井,再用金锭盖住?

在中央墓室乃至所有的墓室里,根本没有发现大型起重机械的影子,所以金字塔里的神秘力量更是匪夷所思。到底是何方神圣,能随手挪开金锭,又能将自己隐蔽得无影无踪?

“该不会是幻像魔所为吧?”一想到萨罕长老郑重其事地讲过无数次的“幻像魔”,我的脸上情不自禁地浮现出自我解嘲的苦笑。如果萨罕长老在的话,肯定又要宣扬自己的“幻像魔无处不在”的理论。

他的话说得很对:“既然幻像魔能在大海上形成龙卷风、涡流、滔天巨浪、百慕大魔鬼三角那样的超强磁场等等等等,搞定这块金锭还不是指甲盖一样的小事?”但前提是,那些神秘事件、热带气旋、超级龙卷风真的都是幻像魔造成的吗?

全球气象学专家队伍总数超过两万人,他们是不是都该坐下来听听萨罕长老的“幻像魔理论”。特别是那个“幻像魔移动形成风”的理论,专家们听了后肯定只会有两种反应,要么暴笑着喷饭,要么斥之为疯癫异端。

焦糊味渐渐浓了起来,我不满地叫着:“巴弯,你在搞什么?”

他是不吸烟的,那干什么点火玩?因为走到最顶端这墓室里时,满鼻子都是焦糊味,肯定是他做过什么。

巴弯呆呆地站着,向着金字塔的石壁,距离大概五步,对我的叫喊置若罔闻。

没听到欧鲁的呜呜声,难道是睡着了?我向前跨了一大步,放弃了拍他肩膀的冲动,因为我感觉到空气中有些异样的诡谲。

我看到了巴弯的脸,土灰色,平板呆滞。眉毛稀疏,小眼睛,鼻梁微微有些塌陷,嘴半张着,露出泛黄的牙齿。他的五官相貌的确不怎么样,有损于彩虹勇士的整体形象,或许就是因为这一点,才被分配去与军犬为伍的。

“巴弯——”我又叫,并且看到他的眼珠一眨不眨地向前凝视着,散发出灰蒙蒙的死气沉沉的微光。

欧鲁的样子有些可怖,嘴巴张到极限,露出并不尖锐的两排牙齿,似乎正要全力投入战斗。它的性情异常绵软,从来就不是为战斗而生的,所以很少暴露出这种穷凶极恶的样子。保持大嘴张开的造型会非常累,但现在看来,它的嘴已经张了很长时间,雕塑一样停滞着。

我没有叫第三遍,而是伸出手去碰欧鲁的长耳朵。

指尖刚刚触及耳朵上的毛,扑簌簌的一声,它的整只右耳完全脱落下来,跌向地面并且在跌落的中途便弥散为烟尘粉末。

还没有完全从井底玉棺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又让欧鲁这么一吓,我噌地向后跳了出去,后背嗵的一声撞在坚硬的石壁上,肩胛骨几乎立刻碎裂,痛彻心肺。

“欧鲁死了!风化掉了!半小时之内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到底……到底是……”

死掉的并非只有欧鲁,看巴弯的样子,已经变得像个死了很久的风化僵尸。

“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才会产生这样的后果……”一想到他们始终面对这面石壁,我后背发力,猛然弹开,生怕石壁上再喷射出某种神情的物质,将我也风化掉。幸好,石壁静悄悄的,并没有发生异样变化。

现在几乎可以断定,这是一面恐怖的石壁,亟需钻探看个究竟。

我小心地绕开巴弯的尸体,免得衣襟带风把他刮倒,顾不上呼叫苏伦,快步穿越重重墓室,回到汤博士身边。

我当然知道自己的描述有多么荒谬,以至于汤博士目瞪口呆地瞪着我看了半分钟后,陡然仰面发出一阵疯狂的长笑,含混不清的咒骂声随着笑声一起涌出来:“中国人……真没用……”

他笑得弯下腰来,双手不住抹着眼角笑出来的眼泪。

“汤博士,先别急着嘲笑,那件奇怪的事就发生在轴线尽头的墓室,咱们马上过去看看好了!”我觉察到铁娜异样的目光,不停地在我身上扫来扫去。她的耐性、定力还算不错,咬牙坚持着,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惊恐。

她是这群士兵的精神领袖,在几百米深的地下墓穴里,士兵们的神经已经高度紧张,接下来的任何风吹草动,可能都会引发一场后果无法估量的骚乱。

汤博士连连摇头,对我说的话,连一个字都不信。

我猛地伸手,扣住了他的手腕,拖起来就走。看似信手一抓,其实我已经扣住了他的右臂脉门,令他半边身子麻痹,只能乖乖跟我走,就算已经恼怒到了极点,也无计可施。

我们走到轴线尽头的墓室里,他终于等到机会挣脱了我,恼火地大声咆哮:“你要干什么?这是挟持!无耻的挟持!我会像手术刀先生提出控告……”

我无声地向巴弯指了指,汤博士毫不在意地大步向前,他的身子带起一阵风,风过后,巴弯身上穿的迷彩上衣碎落下来,轻飘飘地跌在地上。

“嗯?怎么回事?”汤博士吃了一惊,跨到巴弯身前。他的个子要比巴弯高出一头还多,自上而下正好能俯视巴弯的头顶。他慢慢地把脸凑近巴弯的军帽,呼的吹了一口气。事情的变化,非常出乎他的预料,因为目前我们面对的是一人一狗的风化像,任何一点轻微动作都会把他们彻底毁灭。

“风,这是……怎么?”汤博士收敛起自己的嚣张气焰,不过即使是音量降低了数倍,嘴边呼出的气流还是扫掉了欧鲁的一只前爪。

“博士,我觉得问题出自面前这面石壁上。我刚刚离开墓室时,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不管是人还是狗。不到半小时,他们同时被风化掉,像是一张烧焦了的纸。所以,咱们很有必要把这石壁钻透来看看,你说呢?”

刚才我闻到的焦糊味道,肯定就是巴弯跟欧鲁被神秘力量“风化”时产生的。

表面上看,石壁没有丝毫异样,但我知道,目前地球人已知的几十种射线里,有不下十种能不知不觉地轻易置人于死地。在某些射线的辐射作用下,出现巴弯这样古怪的身体变化,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难道是射线?超强辐射……”汤博士向那石壁注视了一会儿,摇头否定了这个观点。他是化学界的专家,对射线和辐射再熟悉无比,绝不会搞错。

“风,这里没有任何辐射痕迹,如果有的话,哪怕是安全当量的十分之一那么多,我都会非常敏感地探知到。”

他靠近石壁,取出一柄放大镜,逐个看着石壁上刻着的字符、图画,眉头紧皱,一言不发。

我不想再浪费时间,直截了当地请求:“博士,我希望现在就把钻机调过来开始钻探,可以吗?”主要是那方井里还有个等待拯救的藤迦,我们没有时间可以任意拖沓下去。

分析藤迦的身份可以得到以下结论:“若她真的是天皇家族的公主,谷野肯定拼上性命也要去救她。”问题是——“她是公主吗?面前的谷野真的是那个名满天下的日本盗墓高手谷野吗?”

汤博士头都没回,只伸出左手做了个“OK”的姿势。

我转身向中央墓室走,于是在这里又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石壁有古怪,我不该把汤博士单独留在这里的。再聪明的人,都不可能俱备“通天眼”的预知功能,我是凡人,而且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个绝顶聪明的高手。

我离开前,眼睛里看到的汤博士的最后样子,就是他正握着放大镜紧贴在石壁上,半寸半寸地移动着自己的视线。

那些金砖非常沉重,需要八名士兵才能费力地抬起一块,如此的运送速度,至少要忙个通宵才能把它们全部搬出墓穴之外。

铁娜回避着我的眼神,因为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只要发现了藤迦,就必须采取营救措施。我们现在并不能确定她还活着,现场的事已经够多够乱、我们的心情也够跌宕够混乱,可能需要心情平静之后进行第二次探测才可以下结论。

向营地里的手术刀和纳突拉报告只是很轻松的一句话的事,但“谎报军情、引起骚乱”这个罪名也许会影响我们一生的名声。

铁箱到达井底时,我们三个曾经故意用身体挡住了监视器的画面,以求遮挡士兵们的耳目。

耶兰靠近我的身边,低声问:“风先生,什么时候,可以向营地进行汇报?”

他额头上的皱纹紧缩

成一团,神情艰涩,嘴角已经起了两行花生米大的水泡。我猜这次发掘土裂汗金字塔的行动,可能是他有生以来最劳神费力的一次工程了。

“嗨,耶兰,不必着慌,半小时后,咱们改变摄像机的位置,再探测一次。”我安慰着他,尽量做出微笑。

他想了想,用力地点头:“四台摄像机全部转移到铁箱底部,我再命人加装两只强力探照灯——”

能跟耶兰这样的专业人士合作,实在是件省心的事。我拍拍他的肩,装出胸有成竹的样子:“放心,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真相大白的。而且,我敢保证,你会得到手术刀先生颁发的一大笔奖金!一大笔!”

钱,已经引不起他的兴趣,所以他扭头离开时,又向我报以苦涩深沉的一笑。

我招呼汤博士的助手,牵引钻机,向顶端墓室移动。钻机的性能非常强劲,但重量却并不因此而增加太多,所以助手们的推拉下,很顺利地跨过一道道石缝。

我敢保证,从离开汤博士到回到那墓室里,耗费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十分钟。

汤博士仍旧保持着那种潜心观察的姿势,头都没回。

呆立在石壁前的巴弯令助手们有些吃惊,不过能在汤博士手下工作,他们中的每个人都有非常骄傲复杂的从业经历,应该已经属于这个行业里精英中的精英,早就不会大惊小怪了。

“博士,我们可以开始吗?”我的心情已经变得平静,或许几分钟后,我们就能破解石壁的秘密了。

汤博士仍旧没有回头,不过当助手们扯去钻头上的防辐射盖布时,带起一阵不算太大的风。汤博士手里的放大镜突然跌落,叮的一声掉在地面上。仿佛电影中的慢镜头一般,那黄铜柄的十二倍率放大镜缓缓碎裂,先是大小不等的铜片,然后铜片化为铜粉……

空气中充满了助手们急速吸气的“咝咝”声,这种诡异的现象肯定是他们从没见过的。

“王水?”其中一个胆子大些的人冒出了一句,不过几个人随即齐刷刷地向后退了十几步,直到离开这间墓室。的确,这种现象,有点像把金属扔进王水池里的反应。腐蚀性超强的王水,会在几秒钟内将红砖大的金属块融化成粉末,消失得无影无踪,更能够将动物的身体化为青烟和渣滓。

汤博士已经被风化掉,像巴弯一模一样。

我楞楞地站在墓室中央,恨不得自己也被风化掉,那么就不会被这个诡异的现象弄得抓狂了。我进入这墓室数次,身体却毫无异样,到达是怎么回事?难道那奇怪的“风化”射线,只对某些人有害?

我回头看看那群助手,大步站在钻机前,如果他们不敢再进这墓室,就由我来开动钻机向石壁开刀好了。

“风先生,发动钻机需要密码。”刚刚那开过口的年轻人叫起来。

我的手已经放在钻机尾部的一排绿色按钮上,不过按钮旁边的液晶屏明确显示,要想开启它,需要一长串的数字密码。

“四十九位密码,而且是混合了英文字母、阿拉伯数字、罗马字符在内。密码只有博士知道……”那助手一边说一边用力摇头,目光向着汤博士的后背不断逡巡。

汤博士已经死了,已经不可能再张嘴说出那么长的密码。如果真的像那助手说的,四十九位的三合一密码,就算是用世界上最快的计算机群组“更深的蓝”来暴力破解,只怕耗费的时间也是个天文数字。

怀着一线希望,我走近石壁,从侧面看着汤博士的脸。很奇怪,他那张已经变得死灰一片的脸上,带着一个欣喜若狂的笑容,眉梢用力挑高,眼睛瞪得极大,嘴半张着,仿佛正要放声大笑一般。

我摸着下巴,沉吟着看着他的脸,这笑容目前看上去有些滑稽,因为很少能见到已经死掉的人脸上会有这么夸张的笑容。

“博士,如果你在天有灵的话,请告诉我开启钻机的密码,我想……我想为你复仇……”潜意识里,我已经把石壁后面隐藏着的某种“东西”,当成了有思想意识的杀人凶手。

博士当然不会在回答我了,我取出油性笔,比照他的身体,在石壁上标出了一个人形的粗框。如果博士是因为有重大发现而笑,粗框范围内的石壁,应该就是最有价值的区域。

做完了这一切,我才开始向苏伦呼叫:“苏伦,探索墓穴的行动遭到了、挫折……前所未有的挫折……”

如果一切诡谲变化都起自于此刻端坐塔顶的萨罕长老和幽莲的话,我很希望纳突拉能派士兵搜索塔顶,并且把这两个怪人抓起来。我的声音跟心情一样沉重,如果说伯伦朗的死还能算个意外的话,到现在汤博士、巴弯、欧鲁被“风化”简直就可以说成是“法老王的诅咒”了。

我把右手紧紧地贴在石壁上,不理会那些助手们恐怖而异样的眼光。手是按在一辆双轮马车上的,车的前面,是两只奋力低头向前的拉车的巨犬。

用狗来拉车,目前全球范围内已经不多见了,除非是酷寒地区的雪橇狗。不过,那些狗拉的是雪橇,而不是“马车”。两只巨犬都是黑色的,纯黑,像是用最浓烈的墨汁涂抹过,带着震撼人心的邪恶力量。

我的手,已经被沙漠里干燥的朔风吹得开始皲裂,青筋暴露,骨节突出,无名指和小指之间的那道两厘米长的伤疤清晰在目。手腕上,是一只来自日本的双狮金表,秒钟正在轻快地飞转着,表盘上牵着是二十四粒细钻和水晶石的表面同时熠熠生寒。

表是大学时一个日本女孩子送我的生日礼物,没记错的话,她的故乡应该是在樱花圣地,日本的厢根。

也许几秒钟后,我的手连同这块表,都会被奇怪的力量风化掉,是不是?我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的手,全神贯注地感受着即将发生的变化。

“被风化时,会不会感到痛?或者,不是射线作用,而是某种俱备高速侵蚀能力的细菌——”

“风哥哥,我知道墓穴里……肯定……发生了什么,先撤退出来好了。军方正在调集最先进的化学消毒部队,半小时后到达营地。纳突拉已经下令,加派搬运金砖的人手,只等金砖运完,马上对墓穴进行封闭式的全方位消毒……”

对我来说,这好像不算是个好消息,因为藤迦还在井底不知生死。

“风哥哥,你在做什么?我很担心你——”苏伦的声音有些哽咽。

目前的情况,岂是三句两句能说清的?我收回了自己的手掌,看来那神秘的力量根本无心伤害我。

面对着助手们面面相觑的诧异,我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了中央墓室,与铁娜、耶兰做了简短的磋商。全面消毒,是目前最可行的办法,不过墓穴里有没有致命的史前细菌,还是先做最坏打算再说。既然藤迦已经在方井里呆了那么久,那就继续呆下去好了,直到我们想到万全之策来救她。

在对手术刀、纳突拉的公开汇报中,我不停地听到纳突拉的惊诧怪叫声。他虽然坐在大祭司的位置上,但毕竟也只是被埃及总统赋予了某种特权的普通地球人,听到这些匪夷所思的描述,当然会做出地球人的惊讶反应。

汇报过程中,一直没听到手术刀的动静,我只能慨叹:“高手的确与众不同!”

“风先生,依你来看,有没有可能完整地把汤博士的遗体运送到营地?如果能做到这一点,我们的开罗博物馆将会……”纳突拉不愧是埃及总统统治国家的左膀右臂,在这么诡谲的环境下,还在考虑国家利益。

我疲倦地向铁娜笑了笑,将对讲机摘下来,递给她,由她去解释这个复杂的问题好了。

凌晨一点钟,我终于重新升上地面。墓穴里的三百多个形状相同的墓室,我已经来回走了四遍,毫无发现。如果非要给汤博士的遭遇做一个合理解释的话,我只能说,那种神秘的力量只有在遇到可以被左右的人类时,才会发生“风化”现象。

苏伦已经提议,可以运送一头牛或者一匹马进入那个奇特的墓室,看看它们会不会被风化掉。

这是个很有趣的假设,不过得等到对墓穴全面消毒之后再实行了。

见到苏伦的地点,是在营地中央的瞭望塔上。她面前的三脚架上,安装着二百倍的超大口径军事望远镜,镜头直对着西面的土裂汗金字塔顶。

“他们,仍旧在那里。”苏伦开门见山,省略了一切儿女情长的繁文缛节。

我向镜头里瞄了几眼,的确如她先前描述的那样,萨罕长老盘膝端坐着,高昂着头,向正北方向的胡夫金字塔望着。幽莲则是瑟缩着双肩,垂手站在萨罕的背后。我只能看见他们的侧面,就如同观看一幅平面静态画一样。

他们的静坐,根本证明不了什么,假设那神秘的“风化”力量来自他们——我突然笑了,因为过多的假设只会干扰人的思维,并且耗费大量的脑细胞,根本无济于事。

我喃喃自语:“算了,什么也不多想、不多问,由他们去好了。”

望远镜旁边有张黑色的帆布折叠椅,我跨过去坐下,整个身体都感到骨软筋酥,疲倦之极的睡意一阵阵涌上来,眼皮也开始打架。铁娜给我注射过的那种球蛋白,肯定添加了某种强力的安眠镇定成分,还好我体质优秀,能一直支撑到一个接一个的诡异事件结束。

“风哥哥,我扶你下去休息吧?”苏伦架起了我的胳膊,乘坐简易电梯下地。

探照灯的雪亮光柱扫过唐心住的帐篷时,我突然发现唐心他们三个人根本都没睡,笔直地站在帐篷门口。

我挣扎着推开苏伦,振作起精神:“苏伦,我需要跟唐心谈一谈,就是现在!”

唐心既然认定土裂汗金字塔内部藏着“千年尸虫”,那么,她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至少,她应该知道取得“千年尸虫”的位置和方法。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外来有用信息,也会对破解这些纷乱如麻的谜团有帮助。

“你来了——”当我距离那三人还有十步距离时,唐心露齿一笑。探照灯的光已经掠过,黑暗里,她的牙齿白生生的,令我心悸。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要问我,但是你该清楚,世界上并非任何问题都有答案的,对不对?所以,人类才会想像出天、仙、神、鬼、怪,更想像出有外星人的存在……风先生,我的确很想帮你解开心里的困惑,可惜没有那个本领。”不等我发问,唐心已经封住了自己的嘴。

夜风很冷,我记起了自己曾经罹患过急性疟疾的事,突然开口:“我知道你的秘密,唐小姐——”同时我的目光对准了她的左袖,那里是藏着银蛇小白的地方。

“哦?秘密?”她并不为所动。老虎和宋九像是庙里的泥胎般岿然不动,双眼平视前方,根本不理睬我的存在。

“你在我身体里放置了什么?毒虫还是妖蛊?”我只是在诈她,此前她为我疗伤时,不许苏伦安置摄像装置,我觉得她必定是要秘密进行某种动作。

“哈哈哈哈……”她仰天一阵长笑。

沙漠之夜,星空清冷高远,我也随着她的动作抬起头望向天空。

不期然的,我记起了在手术刀别墅的地下研究所里,曾看到过萨罕长老居住的那个石室顶上,嵌满了按天穹方位排列的星空——“那些东西,是在萨罕长老入住之前便存在的呢?还是入住之后在他的示意下添加的呢?”

这个问题很简单,只要问过手术刀就会知道。

“什么都没有!”唐心简单而坚决地回答,同时举起右手,在我脸前晃了晃,不屑一顾地补充着:“如果我要做什么,就算现在做,都没人能拦得住,何须偷偷下蛊?风先生,如果说到秘密的话,我倒是很有兴趣跟你聊聊你的根底呢……”

在她面前,我毫无可以倚仗的进攻武器,只能以退为进:“唐小姐,我修炼的是北派道家内功,你做过什么,我全部一清二楚。现在,咱们可以谈谈‘千年尸虫’的问题了,因为我已经——”

我故意在关键时候停下,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她的反应,没料到她的笑更灿烂:“风先生,我发现你越来越幽默了!天没摇、地没动、井没枯之前,‘千年尸虫’是不会出现的,大家话不投机,还是改日再聊好了,不过,如果需要我的帮助,随时过来找我。”

她拂袖一笑,要回到帐篷里去,突然转头又是一笑:“谢谢你肯听我的话,没有在墓穴里动用明火。”

的确,曾经有一个机会,我可能会动用火柴或者火机,就是我向巴弯要香烟的时候,幸好他根本不抽烟。

“如果我动了明火呢?”我追问。

唐心停住脚步,抬手在鬓边轻轻摸了摸,吐出四个字:“玉石俱焚。”

“你知道什么,唐——”不等我再叫,她已经挑门帘进了帐篷。

“玉石俱焚?”这个中文里最普通不过的成语,现在听起来,似乎带着某种神秘的警告意味。因为在一百八十米的井底,藤迦就是被安置在一只玉棺里的,“

玉石俱焚”会不会是指这玉棺而言?

唐心到底知道些什么呢?隔着门帘,我一阵冲动,想要追进去问个究竟。不过,老虎和宋九并排横在帐篷前,如果硬闯的话,肯定大家要兵戈相向。比起宋九的软剑,老虎昔日最擅长的“大力开碑手”、“天涯缠玉带”两种功夫更令我忌惮。昔日跟他联手御敌时,他是我最放心的安全屏障,一旦反目成仇,则成了我最大的顾忌。

极度疲惫之下,我不认为自己能过得了他们两人联手的这一关。

我扬声向帐篷里叫着:“唐小姐,关于土裂汗金字塔,你到底知道些什么——请告诉我,我们或许会成为盟友!”不敢说跟她成为“朋友”,那样满身是毒药、毒液、毒虫、毒蛇的女孩子,谁会愿意拿她当朋友?大家还是只做战略盟友好了,等到合作结束,天各一方,最好谁都别再看见谁。

帐篷里的灯光突然熄灭,那当然是明白无误的逐客令,但唐心的声音又轻轻飞了出来:“要想知道塔里的秘密,为什么不去看看那套《碧落黄泉经》呢?很多以讹传讹的话,与真像已经大相径庭,不足为信了。”

这句话之后,帐篷里一直沉默下去,再也没有一点声音响起来。

上一章盗墓之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