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盗墓之王 >

第四部 天人交战 第三章 碧落黄泉经

经书的确对我会有帮助,但一想到谷野趾高气扬的嘴脸,自己不禁一阵反胃。

他既然将这套经书奉为珍宝,当然不会随便借阅给别人,我若是去求他,很有可能丢了面子却拿不到经书,还是暂时放弃好了。

整晚睡得好累,眼前一直晃动着古井下面那口玉棺,有好几次梦见藤迦突然从玉棺里坐起来,化为张牙舞爪的黑色木乃伊,扑在我肩膀上,大力地咬住我的颈后大动脉——

我惊醒过来,帐外已经是阳光灿烂,又是一个大好晴天。

汇报情况的事,照例是由苏伦或者铁娜去做,我已经不习惯在某些人面前正襟危坐地做工作报告。

床头桌子上,苏伦留了字条给我:“风哥哥,下午两点钟,营地会召开绝密会议。”字体娟秀流畅,显示出苏伦良好的汉字功底。

我倚在床头,把笔记本电脑抱在怀里,漫无目的地翻检着过去几年里搜集到的全球盗墓轶闻。从自己第一天发誓要做“盗墓之王”起,就很有针对性地开始搜集这方面资料。这台笔记本里的东西,只是暴露在大众眼球下的公众性资料,至于那些绝密的人物和事迹,全部都拷贝在我脑子里,谁都拿不走。

事情进行到现在,除了黄金和古井,可以说根本没有接触到金字塔的核心,更没有其它金字塔里都存在的石棺和木乃伊。做为传统观念里的“法老王的墓地”,至少我们应该能发现木乃伊的痕迹才对,奇怪的是,搜索遍了三百多间墓室,全部空荡荡的,找不到哪怕是一丁点古埃及人留下的器具。

上天无路,入地的话,只有那口已经探明底部的古井。如果再没有什么发现,只能仔细地下探那些黑黝黝的伸缩缝了,不过那么多地缝,要想一一探索,肯定费时费力之极。

现在,营地里呈现出少有的安静,让我有点不太习惯,总感觉要出什么大事的样子,就像大战在即前的反常宁静。

我推开睡袋,走出帐篷。

天极蓝,万里无云,西北方向,凉意盎然的风一阵阵吹过来,正好能冷却我的头脑,可以顺畅地思考问题。

就在这时候,幽莲拖着灰色的长袍缓缓经过我的面前,双手捧着那个黑色陶碗,停在胸口位置,神色木然地向西边走着。

“我知道很多事都跟你有关!我知道你有秘密——不管你要干什么,我都会揭穿你……”我恶作剧一样向她大声吼叫着,反正她又聋又哑,什么都听不到。

远远的,老虎钻出帐篷,皱着眉大步向我走来。

幽莲停住脚,怔怔地转身面对我,阳光在她那张麻木不仁的脸上打出了深深的阴影。这是我第一次与她如此近距离对视,陡然发现她的眼底深处,竟然跳跃着两朵碧油油的火苗,像是两块绿到极点的丝绸在高频率舞动着一般。

我一怔:“绿色?是天生绿色还是被外界的反光点映射生成的?”

那绿光闪烁的时间非常短,我只愣怔了半秒钟,绿光已经不复存在。

幽莲缓慢地仰面看着蓝天,露出脖子下面的皮肤,让我感到一阵好笑。那些皮肤竟然非常白皙细腻,根本就不应该生长在她这种人身上。

看幽莲的脸型五官可以知道,她属于标准的埃及土人。按照常理估计,她全身上下,从头发到脚尖,除去牙齿发白外,其它位置全部都应该是黑色或者棕色的,就像她黝黑的脸庞一样。

我压抑不住心里的偷笑,一览无遗地表现在脸上。

幽莲捏起一小把陶碗里的沙子,举到跟额头一般高的地方,慢慢松开手,任沙粒随风撒落。我敢保证那是最普通的沙子,无论颜色还是颗粒大小,都是沙漠里最常见的。

我伸出双手,做了个“我们谈谈?”的手势。几年前在意大利的社会收容院里,我曾学过半年哑语,可以熟练地比划二十几句简单的“手语”。

幽莲默然看着我,面部表情呆板到了极点,以至于若是不仔细看,根本都看不出她是不是还在呼吸。

“我们、谈谈?我、可以帮你、治病……助听器……”我迅速比划着,希望能打动她。但是她只雕塑一样停留了半分钟,又迈着沉重缓慢的步子,拖着长袍向西走去。

我沮丧地用力在地上踢了一脚,沙土飞扬。

老虎已经走过来,脸上带着阳光灿烂的笑容,仿佛已经恢复了昔日风采。

我突然觉得有了希望,因为营地里需要他这样的高手,只要摆脱了唐心诡异的控制,肯定能成为我的有力后援。

“风,打起精神来!别给中国人丢脸——”这是老虎经典的开场白,跟我一样,他一直都在为自己是中国人而骄傲自豪。

我敢确信他已经恢复正常了,因为他那张微黑的国字脸上,满是热情洋溢的笑容,并且双眼神采飞扬,灼灼有神。一笑起来,露出两排健康整洁的牙齿——这才是老虎,中国大陆上横行长江以北的顶尖豪侠。

我伸出手,与他相握,感受着他粗粝掌心里的老茧,突然有种泫然欲涕的感慨。

“你……终于……清醒了……”之前对他的腹诽、抱怨全部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只有我们从认识到成为肝胆相照的好朋友的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

“清醒?我从来就没有迷失过啊?”老虎笑着,抬手摸了摸自己高挺笔直的鼻梁,又挑动着曾经迷死万千少女的俊逸漆黑的眉。

我歪着头盯着他的脸,真的怀疑之前看到的他在唐心面前唯唯诺诺的恶心样子不过是一场噩梦。

“风,我知道您心里藏着很多困惑,比如对小心、比如我怎么会跟在别人后面像条看家狗——”

哈,他打的这个“看家狗”的比喻真的非常形象。

我们正要深谈下去,铁娜已经带着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从军车上跃下来,迅速对着井口方向呈扇面状包围过去。那些士兵全部穿着刺目的银色防护服,嘴上套着猪嘴一样的防毒面具,每个人后背上则无一例外地背着一个巨大的方形喷雾器。

“哈哈哈哈……可笑……简直可笑之极……”老虎摸着鼻子大笑。

这绝对就是纳突拉安排的“化学消毒部队”,不过我并没看出有什么可笑的。既然地球上存在细菌,就一定得有“灭菌”行动,这种部队编制的出现,恰好体现了人与大自然抗衡的能力。

“可笑?怎么会可笑?你当然知道伯伦朗已经死了,死于——”

老虎打断我的话,满脸都是对彩虹勇士的不屑:“伯伦朗死于什么?死于致命感染菌还是急性肺气肿?风,你想想,目前的常规消毒药剂,有哪一种是明确针对古墓内部病毒的?只要是有点头脑的,都会明白‘对症下药’的法则。我们根本不清楚古墓里是何种致命力量,就盲目地喷洒药水,只会适得其反,起不到丝毫安全作用,Uand?”

我无奈地耸耸肩膀,这道理人人都懂,但在这种情况下,谁还有比化学消毒更可行的办法?话好说,事难做,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如果按照最理想的安排,当然是先采集到古墓里的原始空气,在最短时间内送到伦敦医学研究院,做最全面的样本分析,得到细菌的原始分子结构。然后汇集全球细菌学专家,做会诊讨论,配置出针对性的灭菌剂。

这些程序我都懂,可惜现在根本没时间那么做。

工人们已经在井口四周三十米范围内拉设了红色警戒线,那队士兵越过警戒线,训练有素地在井口周围列队,等候命令。灿烂的阳光,照射在他们的防护服上,反射出的光线不啻于一面面反光度极高的镜子。

老虎报之以冷笑:“只是多浪费些时间、多做些无用功而已。”

此时,不得不佩服铁娜的勇气,她身上没有丝毫的防护措施,竟然第一个带队下井,混杂在一群银白色的士兵群里,她的迷彩服格外显眼。

我轻轻吁了口气,觉得她的行动勇气已经远在大多数男人之上。

老虎“嗤”的一笑:“不愧是西点军校的高材生,将来有一天,或许她将成为下届总统的最有力竞争者呢!”从他的口气里,也能听出明显的赞叹之意。

我跟老虎进了帐篷,几乎同时相视大笑:“可惜!可惜没有酒!”

好朋友见面,没有美酒助兴,总是觉得美中不足。但他接下来说出的话,比酒精的力量更能鼓舞我——

“土裂汗金字塔的秘密,应该就在《碧落黄泉经》里,所以当务之急,是要取得古籍,不管用何种方法!你我都知道,那些古籍是昔日大唐玄奘法师天竺取经得来的,其间蕴涵的秘密并非关乎佛教兴亡的‘大乘、小乘’而是、而是……”

老虎又在摸鼻子,似乎想寻找一个合适的词汇来描述它。

玄奘法师西天取经的故事,每一个中国人都耳熟能详,因为四大名著里的《西游记》便是根据这段历史加轶闻演绎写成的。

佛教经文博大精深,从来都没人能真正探索其无穷深远的经意。比如一直流传到现在的一个佛门信徒说法——“《金刚经》诵念十万遍,可以消业障、度劫难、平鬼气。”没有人能在一生中头脑清醒地将这“十万遍”念诵完毕,就算是下生起便入佛门、一直修行到百年老僧的出家人,也不敢言之凿凿地承认自己已经诚惶诚恐、虔诚无边地念够了“十万遍”这个数字。

佛门弟子讲究的是“出家人不打诳语”,没人说“念够了”,当然就是“没念够”。

以前曾有日本的佛学家提出这样的设问:“如果真的念够十万遍,会不会就能达到我佛说的那些无上法力?”并且,北海道有四家佛寺的僧侣,已经在着手试验这个问题,选取了一百名公认的“有慧根”的五龄童,剃度出家,专心致志地念诵《金刚经》……

我的思绪有些飘得远了,老虎已经想出了合适的借喻:“那是外星人的‘天书’,因为在天竺国无法破译,才会经过万僧合议表决后,交由玄奘法师带回东土大唐,希望藉以东方大陆众僧的智慧,将其破译。”

老虎的说法,只怕又是一个无稽之谈。

江湖上关于《碧落黄泉经》的传说不下一千种,有是说它是佛门古籍,有的将它奉为道家经典,有的说它是古天竺国的国史记载……现在又添了老虎的“天书”说。

“风,其实要证明这个问题,很简单,拿回来看看不就行了?并且几分钟内就可以拷贝一本,到时候随便翻阅都没人管对不对?”他满不在乎地挥着手,仿佛取那套经书,不过是举手之劳,探囊取物般容易。

“老虎,关于那套古籍,你到底知道多少?”我站起来去冲咖啡,听见老虎悠然长叹,似乎满腹心事。盗经不是件小事,既然谷野敢把经书带到沙漠里,肯定有保护经书的办法,贸然出手,弄不好会鸡飞蛋打。

咖啡冲好了,老虎闷头喝咖啡,躲避着我方才的问题,岔开话题:“风,江湖险恶,其实你这么纯洁的人,不该踏进来的。如果你能加入意大利方面的学院派考古组织,前途肯定……”

学院派做的都是纸上谈兵的工作,站在局外,夸夸其谈,那些东西不适合我。我奇怪的是,老虎现在的表现,数次欲言又止,分明是满腔苦衷。

“我要盗经,风,如果牵连到你什么,包涵一些。”他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意图,并且坦言不讳地希望我能替他保密。

“既然已经打定主意盗经,何必又来告诉我?”我有些奇怪,以他、宋九和唐心的伸手,盗经应该不是难事。特别是形容古怪的宋九,身手异常伶俐,貌似是轻功提纵术的高手,相信谷野带领的那群特种兵,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风,营地里这么多高手、枪手,小心只忌惮你,对你的关注,甚至在手术刀和他妹妹之上。嘿嘿,几年来,还从没见她对谁如此如临大敌地防范过,恭喜你呀兄弟……”他无意中露出了口风,原来他跟唐心几年前便是一路,只不过是我不了解罢了。上次唐心提到“没有对老虎下蛊”的事,看来没说假话。

营地里的扩音器响起卢迦灿的叫声:“全体士兵注意,从现在开始,封锁营地交通,任何人不得自由出入,直到管制命令解除为止。”

随即,彩虹勇士们的奔跑声、重武器碰撞声迅速响起来。

老虎微微变色,走到门口,挑起门帘一角向外望着。如果营地里真的实行了军方管制,就算盗经得手,恐怕也不能安全撤出。

我努力回想起第一次看到藤迦翻阅经书时的情形,她的神情是那么专注急迫,仿佛是有了难题的人翻检字典找答案一样。“难道土裂汗的秘密真的……”对于墓穴下发生的怪事,只在我们几个主要人员之间小范围传播,唐心三人还没有获知的资格。老虎不问,我自然也不可能泄露秘密。

“风,我想告诉你,纵横江湖七年,你是我最看重的朋友。如果有一天我遭了不测,记得来我坟前浇几杯酒,来生大家再做兄弟吧!”老虎的话莫

名其妙,仿佛临终诀别一样,并且神情严肃无比,不像是在开玩笑。

他心里,肯定也埋藏着秘密,否则不会这么郑重其事地向我告别。

我心里一热,有他这样的朋友,又何尝不是我人生中的一大快事?

他掀起门帘,一步跨出去,步履异常沉重。我急促地叫着:“老虎,要我做什么?我能帮你做什么?告诉我!”

既然是兄弟,既然他肯先把下一步的行动坦白告诉我,我必须得做些什么才对得起他。

他停在帐外,隔着门帘,低声回答:“有异常变化时,将谷野的行动阻挡几秒钟,我就非常感谢了。”

又是满怀疑点的模棱两可的话,就像昨晚唐心对我说的话一样,让人不得要领。

我愣了愣,再追出去,见老虎的背影已经进了唐心的帐篷,禁不住皱着眉一声长叹。这次见面,老虎从起初的古怪到刚才的正言相告,每一步无不带着重重的谜团。特别是他们三人毫无预兆地出现在手术刀的别墅,行踪古怪,要找的又是“千年尸虫”这样的古怪玩意儿,真叫人摸不着头脑。

井口方向又有了动静,铁娜带领的那队士兵已经出了井口,随即用一个巨大的铁盖子封闭了井口。

士兵们摘下防毒面具,发出一阵七零八落的欢呼声,看来消毒任务完成得比较顺利。

铁娜看见了我,用力挥了挥手,满脸带笑,并且快步向我走过来。真巧,苏伦也从谷野的帐篷里走出来,目标也是走向我。不期然的,我们三个在帐篷门口站在了一起。

太阳已经挪到头顶,暖意融融。

沙漠里昼夜之间巨大的温差,实在让人无异于在北极与赤道间每隔十二小时便穿梭一次,头疼不已。

“风先生,对于下午的特别会议,你有什么看法?”铁娜笑得风情万种、胸无城府,但我能感觉到两个女孩子间赤裸裸的敌意。如果这敌意是因我而起,实在不是我的本意。

苏伦也在向着我笑,嘴角微微翘起,左手提着一件最新式的黑色男式野战夹克,右手则是一大袋战地食品。她的样子,似乎已经“不着一字、尽得风流”,从两手里提的物品上,明确无误地表示了跟我之间的亲昵关系。更为重要的是,自从怪事连连发作之后,我们一直同住一个帐篷,在外人眼里,关系自然狎昵得非同一般。

“我想多听听手术刀先生和纳突拉大祭司的意见,不过——铁娜,你的消毒部队没有对古井做什么手脚吧?”我苦笑着,暗暗替藤迦担心。如果经历了神秘进入金字塔的遭遇而不死、反而被埃及军队的消毒剂戕害而死的话,那可真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铁娜的笑声更放肆,细腰如春风摇摆杨柳:“风先生,似乎……对于藤迦小姐的安危,你比其他人都关心得厉害,莫非,她也是你的红颜知己?国际上都知道中国男人淳和多情,最懂得体贴女孩子,现在从你身上,可以看见冰山一角了——唉,可惜藤迦小姐没办法听到你对她的关心……”

她有意无意地向苏伦瞟着,带着揶揄的嘲笑。

对于藤迦小姐,我根本没动心思,再说,我的“大中国”意识也不允许我对一个日本女孩子动情。对于铁娜的挑拨,我只是报以难言的苦笑。

铁娜的笑声停止后,看苏伦只是一味地微笑沉默,她也就没机会再咄咄进逼了,简练地结束了自己的话:“古井附近,我特别吩咐士兵们多喷了几遍药水。暂时顾不得下面的事了,保全营地里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我用力跺了两次脚,发泄着我的不满。可惜自己昨天的体力已经透支到极限,否则肯定会一意孤行地下井去搜索。

苏伦接过了话题:“风哥哥,下井的事,必须从长计议,必须得到所有人的肯定与支持后才能实施。否则,没人同意你的蛮干。”她的声音虽轻,措辞却愈见严肃。

“那不是蛮干,而是……当然我相信同样的事,彩虹勇士也能做到,但我听到了那种神秘的召唤——只有我自己听到了,所以我只有亲身下井去看一看,才会放心!”

我宁愿固执己见地坚持自己的想法,那种神秘的召唤已经牢牢攫住了我的好奇心,如果不能亲自下井,必定终生抱憾。

营地中央的瞭望塔上,四挺速射机枪、六名狙击手居高临下地分别控制了营地的四面八方。特别是那种来自于欧洲武器公司的最新式重型狙击步枪,一千米之内射杀迅速奔跑的兔子如同儿戏一般。

所以,卢迦灿一声令下,任何人都不可能逃出这片广袤的沙漠。可想而知,如果老虎动了盗经逃走的心思,该承担多么大的风险。

阳光下,狙击步枪的瞄准镜时不时反射出刺眼的白光。

这是铁娜的地盘,所以她有理由傲然不可一世:“好吧,既然风先生执意要下井看看,那就等我们无所不能的埃及彩虹勇士们清理完井底现场后,我会派人专程护送你下去,怎么样?哈哈哈哈……”

不等我回答,她已经嚣张地向谷野的帐篷走去。那里现在已经改成了手术刀与纳突拉的临时办公室,只有后面小半间,才是谷野的私人卧室。

苏伦沉默地向瞭望塔凝视了一会儿,又低下头,不断地眨着眼皮默诵着什么。

我的精神还没完全恢复,对铁娜与苏伦的工作一概不感兴趣。既然手术刀与纳突拉都到达了营地,则她们两个的权力、职责都相对减小了许多。

一起回到帐篷里,苏伦把皮夹克放在我床上,微笑着:“这是最新型的超轻薄避弹衣,哥哥送你的。如果真的有必要下古井去,或许能用得上。”一边说,一边悒郁地长叹,双手捂在脸上,仿佛肩负巨大的压力,已经临近崩溃。

每个人都会有压力,只不过轻重不同、份量各异而已。比如现在,我一直都在为老虎担心,真的不想这个唯一的朋友被狙击枪的重磅开花弹射得暴尸荒野。

上一章盗墓之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