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盗墓之王 >

第四部 天人交战 第九章 正式行动

太阳升起之前,铁娜命人打开封闭了二十四小时的竖井盖子,沉寂的营地立刻呈现出了一种沉甸甸的紧张气氛。这一点,从每一名彩虹勇士和耶兰手下的工人脸上,都看得出来。相比之下,唯一轻松的人,反倒是我。

纳突拉、手术刀在井架边迎接我,仿佛我是即将出征的勇士一般。

朝阳升起在东方天空,光芒万丈,将我心里所有因诡异事件而带来的阴霾一扫而空。无论是何等重大的秘密,都需要有人亲手揭开神秘的重重帷幕,我希望,那个最终揭幕的人会是我。

“风,预祝你成功!我跟大祭司会一起在这里静等你的好消息!”手术刀貌似平静,但眼底深处却跳跃着忐忑焦虑的火花。

下井这件事,如果不是我挺身而出担下来,只怕没人肯硬着头皮上前。毕竟,墓穴里诱人的黄金背后,深藏着的是深不见底的重重杀机。士兵们和工人们鸦雀无声,神色里有敬佩也有怜悯,仿佛这一别,将会是我的最后一次亮相。

我冷静地笑了笑,握了握手术刀的手。他的手依旧坚强有力,并没表现出跟从前的手术刀有所不同的感觉,我不禁暗笑苏伦的多虑。

“风,我已经电告总统,替你申请大漠勇士的黄金勋章——不过,总统对你寄予了莫大期望,并且许诺,如果能发现更多黄金宝藏,将会分配给你三分之一的酬劳。哈哈,小兄弟,努力吧!”纳突拉的话说得更露骨些,仿佛在他眼里,死多少人都不重要,关心的只有黄金和宝藏。

我淡淡地笑了:“谢谢总统好意,三分之一的酬劳太重,我怕自己无福消受。”

许诺只是一纸空文,没有任何实际意义,还是等我活着把藤迦救出来再说好了。

谷野的表现已经失常,面无表情地站在手术刀后面十步开外的地方,仿佛我下井救人这件事,跟他毫无关系。

从某些意义上说,我去救人,实际是在给谷野帮忙。如果藤迦真的是天皇家族的公主,又在谷野管辖范围内出了事——天皇怪罪下来,谷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井架、井口、简易电梯……一切都正常,有一支六十人的彩虹勇士部队率先下井,全副武装,负责先头警戒工作。另外一队则是由十名工兵、十名工人混合而成的编队,负责摄像机探测、架设古井边的绞架等等协同工作。

铁娜仍旧带队,不过,唯一不同的是,这次苏伦也陪同我进入墓穴,而不是仅仅停留在墓地里负责调度接应。

现在,苏伦就站在我身边,随着简易电梯的徐徐下降,一直紧贴着我的左臂。

我的另一边,则是抱着胳膊,若有所思的铁娜。电梯里只有我们三个,气氛稍稍显得有些尴尬,静得仿佛能听见钢丝绞索彼此摩擦发出的吱嘎声。

“风先生,我始终觉得你好像隐瞒了什么!包括老虎的死、那本经书的下落、甚至你与唐小姐的关系……为什么不能开诚布公地谈?这是在大漠,我们埃及人世代相传的一句俚语,想必你也听说过——‘一粒沙只能被风吹走,一万粒沙却能左右风的方向’。如果你能合作一点,事情的发展可能会更平稳一些、安全一些,对不对?”

铁娜说话的时候,开始频频仰视头顶越来越小的井口光亮,神情略显焦躁,跟她平日的冷峻镇定完全不同。

我冷冷一笑:“我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你与谷野手里的资料完整翔实,却一个字都不外泄,反而来责怪我藏私?世界上哪有这样明显的‘贼喊捉贼’的道理?”

在土裂汗金字塔的开发工作中,《碧落黄泉经》的作用至关重要,因为藤迦的神秘失踪,就是在她翻阅古井,并且偶有所得之后才发生的。真正需要开诚布公的是谷野,而不是两手空空的我。

铁娜伸手向下指了指:“经是死的,人是活的,想必你也会同意‘活人比死书’更重要的道理吧?”

这样的私人谈话场合,当然可以率性阐明自己的观点,但苏伦及时用眼神制止了我继续讨论下去的势头。

按我的分析,如果谷野能把自己所知的一切机密坦诚相告,让所有在墓穴里工作的人对未来可能发生的危险有所防范,这才是精诚团结的要点。如果他连这一点诚意都没有,那就活该在盗墓行动中一无所获。

关于最初到达手术刀别墅时,谷野亮出的那些照片,已经没人再提起。

我闭上眼,极力放松身体,调整心态,达到心如止水的境界。

电梯到底之后,铁娜一路领先走进隧道。她那么要强,特别是在苏伦面前,越发高傲不可一世。

女孩子的性情都是难以捉摸的,忽而如春风拂柳,忽而如暴雨倾盆。比如第一次进入墓地后,铁娜曾经为了感谢我拔刀相助的事,将自己最心爱的佩枪送了一柄给我。那种情况下,我们完全可以成为鼎力互助的知心朋友。现在,她却一直摆出高高在上、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让我又气又笑。

隧道里到处充满了消毒药水的刺鼻味道,负责灭菌的士兵们,在消毒药水之外,至少还使用了十种以上的药粉、气雾剂之类的产品,并且将药量提高到极限,务求对古墓里可能存在的史前细菌彻底杀灭。

苏伦虽然是第一次进入墓穴,但始终保持平静,不动声色地四处观察,仔细记录着每一步细节。

走到第一道两室之间的伸缩缝时,她突然停下了脚步,带着极为犹疑的口气问:“风哥哥,以你的见识和常识,混凝土建筑预留的伸缩缝有必要这么宽吗?”

很明显,她在怀疑切尼当时的理论解释。

那些缝隙里漆黑死寂一片,不知道将会通向何处。曾经坠落下去的人,想必要永远葬身未知的地下了。

“铁娜将军,能否让营地里的工人继续架设照明线路,将所有的伸缩缝照亮?既然墓穴的墙壁和室顶都没有发现,搜索方向只能转向地下了。”

苏伦毫不犹豫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这样的想法我曾经有过,不过那是在发现地下古井之前。再说,墓穴里的古怪变化一个连着一个,根本没来得及考虑探索伸缩缝的问题。

此刻,铁娜已经站在缝隙对面,我们三个同时向地下深处垂着头看。有那么一瞬间,我有些好笑地想:“如果每一条伸缩缝的深度都是一百八十米的话,这样的工程量,真够耶兰忙的了。只怕忙完这一场之后,什么都发现不了,白白浪费时间……”

我始终觉得纵横十九路墓室的格局,最关键的部分都在中央墓室。正像俗语说的,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当时建造墓室的设计师,不可能让每间墓室都存在秘密,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考虑,“天元”位置,永远都是埋藏秘密的首选。

不知不觉的,我也开始试着用“围棋棋盘”的理论来解释墓室结构了。

“好吧,我马上通知营地那边——”铁娜答应着。

“两位漂亮的小姐,你们在怀疑我的判断?哈哈……要知道,关于古埃及的金字塔建筑结构,地球上没人比我更清楚、更了解。我是这方面的权威,我深入探索金字塔的次数,比你们两位逛时装店的次数都多。怀疑我?荒谬!荒谬之极!”

那是切尼的声音,他与詹姆斯跟在我们后面,属于进入墓室的第四批人马。

切尼大步跨过伸缩缝,盛气凌人地转身面对苏伦:“苏伦小姐,据我所知,令师冠南五郎先生对金字塔建筑根本一无所知!怎么?你在何处又拜了名师,连这方面的专业知识都涉及到了?”

权威被怀疑时,不出现暴跳如雷的话,简直比太阳从西边出来还困难。

苏伦冷笑,与铁娜一样抱起了胳膊:“切尼博士,你的知识全球第一,没人对这一方面产生怀疑。不过,那只是在地球上,只是局限于地球人对金字塔的局部探索方面。请问,如果有人推断金字塔根本就不是地球人的建筑,而是外星人的杰作——怎么样?你总不会说自己的知识量可以涵盖银河系甚至整个宇宙吧?”

“金字塔是外星人的降落基地”这样的论点,一直都在为金字塔笼罩着一层迷幻莫测的光环。

切尼大笑:“笑话、笑话、笑话!外星人的杰作,苏伦小姐倒不如说是外星人创造了宇宙和地球,而我们都是外星人调教出来的玩偶。我知道,在中国人的古老传说里,有一个叫做‘女娲’的女人,会用陶土造人——不过苏伦小姐,我们是在二十一世纪的高科技手段指引下科学地探墓,而不是家庭教师在给十岁之前的小孩子讲故事!”

语调激扬地说完这些话之后,切尼拂袖而去,大步走向中央墓室。

“风哥哥,如果这些缝隙真的是做为混凝土结构的伸缩缝来使用的,根本没必要弄到这个宽度,最大限度只做到四十厘米已经足够,甚至只是微不足道的二十厘米也能满足地球上的温度变化要求。按照我的猜想,缝隙的用处在于移动构成墓室的巨石,来获得另外的通道——”

苏伦不理睬切尼的暴怒无礼,注意力全部放在那些漆黑的缝隙里。

向前看,中央墓室里的灯光亮度至少是这边的三倍以上,切尼正在大声指挥工人们构建三角支架,要将探测用的红外线摄像机再次沉入井底。

我忍不住喟叹:“只盼井底的人还活着才好——”

铁娜撩了撩鬓边卷曲的发梢,不无幽怨的:“真的吗?你对藤迦小姐倒是……”

苏伦哈哈大笑:“铁娜将军,做为埃及军队的高级军官,你管的范围未免也太宽了吧?而且我可以告诉你,风哥哥要救回藤迦小姐的原因,根本在于想弄清楚她是如何神秘进入金字塔的,而不是你想像的那么暧昧!哈哈哈哈……”

笑声驱散了尴尬,铁娜不好意思地做了个鬼脸,转身去追赶切尼。

我突然意识到,苏伦、铁娜和我都是二十出头、活力十足的年轻人,三人之间肯定有很多共同语言,只不过因为各自身份不同、立场不同而产生了隔阂。如果有一天,渡尽劫波,在大笑里泯尽恩仇,该是何等大快人心的好事?

特别是铁娜,她一直都把自己包裹在“军服、特权”里,借以掩饰内心的恐惧、哀伤、幽怨,细想起来,这样被扭曲的人生必定也是前途黯淡。

到达中央墓室后,耶兰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除了原先布置在铁箱四壁上的摄像机外,他又在铁箱底部加装了一台,镜头垂直向下。

“风先生,准备工作已经完成,咱们可以开始了吗?”他已经坐在了监视器后面,谦虚谨慎地问我。

我点点头,立刻,控制着钢索绞盘的按钮被摁下,铁箱缓缓向井底坠落。

“井底玉棺里的藤迦,如何汲取氧气?”

“那玉棺的机关控制在哪里?总不至于要我用锤子、岩凿一下一下把棺盖凿破吧?”

“藤迦还活着吗?这段时间里,她不吃饭、不喝水,岂不是已经进入了植物人的状态?”

我脑子里翻来覆去地在考虑以上三个问题,一想到“植物人”三个字,我蓦的记起了灵魂漂移的龙。

如果井底的藤迦也被攫去了灵魂,那就实在太糟糕了,因为我们就算得回了她的身体,却对她如何神秘的穿过沙土、穿越金字塔外壁的神奇经历一无所知。

我回头寻找苏伦,因为这些问题,只有跟她一起讨论才会有些头绪。等我在视线里搜索到她,才惊骇地发现她正一个人向轴线最北端的墓室前进,已经离开中央墓室超过三十米的距离。

被风化掉的巴弯、欧鲁、汤博士的“尸体”并没有经过任何移动,至少保持目前的状态还算安全,绝对不可以被碰触。哪怕是最细微的风拂过,也会从他们的身体表面带下一部分粉末来。

“苏伦——”我不顾一切地大叫,并且飞奔过去,拉住她的手。

“苏伦,你要干什么?”我的声音太大,引得墓室四周担任警戒的士兵们都驻足观望。

“风哥哥,我只是想去看看被风化的人是什么样子,没事的,不要担心。”苏伦笑着解释,要挣脱我的手。毕竟众目睽睽之下,我们这样子情侣般牵着手,总是一件让女孩子感到不好意思的事。

“不行,不能过去!”我压低了声音,免得引起全体士兵的恐慌程序。

从这个位置向顶端墓室望过去,巴弯依旧保持着畏畏缩缩的姿势,双臂略向外撑着,腋下露出欧鲁身体的一角。汤博士则是紧贴在石壁上,一副全神贯注地进行精细研究的姿势。不过,他们目前已经变成了“沙滩城堡”一样的特殊物质形态,瞬间就能化为满地粉末。

苏伦低声问:“风哥哥,还记得好几方势力都提到过‘超强武器’的事吗?如果这‘武器’两个字就是指‘瞬间将人和动物风化’的神秘力量——岂不是比原子弹、核武器更恐怖?这个破坏过程,根本不需要浓缩铀之类的元素,无声无息中,一切变化就已经发生了……”

我当然记得谷野、藤迦、渡边俊雄都提到过的“

超级武器”的事情,不过真的像苏伦推断的那样的话,这种武器真的算是“超级”之至了。

我情不自禁地摇头低语:“不可能!不可能的!汤博士他们被风化的事,只是偶然现象,根本不是有预谋的行动……”

如果有人能将这样的神秘力量做为“武器”使用,那么整个地球几百个国家,只怕都会被这人牢牢控制了。

我又一次震惊地低语:“太可怕了!苏伦,你的推断简直、简直疯狂到了极点!若是给非洲小国这些军事狂人听到,只怕数国混战马上就会爆发在即!”

当前的国际形势,美国之所以在全球横行无忌,可以任意横插一脚干涉他国内政,就是因为美国本身掌握了全球最先进的武器系统。无论是三年前五角大楼的“天网”部署计划还是今年初最新推出的“全球卫星打击系统”,都令其他国家的武器储备相形见绌。

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这么说:“谁掌握了最先进、最犀利的武器,谁就有权在国际事务上指手画脚。”

如果“超级武器”现身,美国人绝对不会坐视不理,很快就会派得力干将入驻非洲大漠了。

我们两个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露出苦笑。我得承认,苏伦的想法并不疯狂,而是恰恰相反,或许一晚上之间就会变成现实。

“风哥哥,你现在该知道铁娜为何对发掘古墓不遗余力、身先士卒了吧?以埃及目前在非洲大陆的地位,只要军事力量再增强一个台阶,将会成为这个大陆的绝对霸主,甚至立刻能够将势力延伸过海峡,一举覆盖欧洲、亚洲,并以压倒性优势取得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胜利——所以,他们对所谓的‘超级武器’志在必得,到了最后,我们这群人恐怕都免不了要被迫三缄其口,帮埃及军方保守这个秘密了……”

站在中央墓室与神秘墓室之间,恍然间,我们两个突然迷惘起来:“我们正在做的一切是正义的吗?如果真的发掘到土裂汗金字塔的秘密,帮铁娜一行人拿到想像中的‘超级武器’,只怕会引起非洲大陆上的一场旷世战火。那么,我们将是地球的罪人,将是一切战争与灾难的导火索……”

“风哥哥,你还执意要下井去吗?”

“当然,已经做过的决定,我从不更改!”更何况,营地里的监控系统后面,还坐着手术刀和纳突拉,想中途反悔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这种巨大空旷的墓室里,照明系统的光线显得无比昏黄微弱,是以向顶端墓室看过去时,视线并不十分清晰。一想到那边的两人一狗是在自己眼皮底下被“风化”掉的,并且极有可能被“风化”的也包括自己在内,我的心脏便像受了突如其来的挤压一样,跳动加剧、呼吸急促。

“苏伦,千万不要冒险。知道吗?我带你下来,如果不能再平安带你出去,就算死了也不会安心!”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这么沮丧的话,可能是被苏伦悲哀莫名的表情所感染吧。

苏伦主动伸出双手,用力握住我的右手,眼睛里闪烁着感激的泪光:“风哥哥,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哥哥之外,只有你对我最好……”

“哼哼,两位的悄悄话说完了吗?正事已经开场,要不要过来观摩一下?”铁娜尖锐高亢的嗓子响了起来。

我牵着苏伦的手,慢慢踱回中央墓室,让刚才跌宕起伏的情绪平缓下来。

目前铁箱的下降深度为一百六十米,再降落二十米距离,将会——

突然间,监视器的屏幕上,已经出现了先前见过的那具玉棺。姑且称之为玉棺吧,反正大家心里,都已经把藤迦当成了死人,装着死人的盒子,无论何种材质,通通都要被称为“棺”的。

耶兰叫起来:“怪事!深度怎么会变了?上次明明是一百八十米……”

没人理睬他,目光都集中在监视器屏幕上。那是一个两米见方的平台,也可以说是古井的底部。没有水,更没有水银、没有一点儿金银宝藏,只是一个平坦的玉质表面。

玉是透明的,所以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平面以下躺着的藤迦。

她身上穿戴的全套黄金铠甲无须多做描述了,不等我们吩咐,耶兰已经指挥工人,将铁箱移向藤迦的头部。

“她在呼吸!噢上帝!她在呼吸……”

切尼大叫着,双臂扬起来,在空中用力挥舞着,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表达此刻的兴奋心情。

我感受到的,不只是兴奋,更多的是迷惑。

藤迦闭着双眼,表情恬静,呼吸平稳,完全是一副沉沉熟睡的样子。可以断定,井底的氧气非常充足,那玉棺的表面必定开着许多隐蔽的换气孔,才能让她惬意地休息。

士兵们受了好奇心的驱使,全部拥到监视器后面来,嘴里不住地发出“啧啧”惊叹。

这是一个极其简单的过程,我只需顺利下井,打开玉棺,把藤迦抱出来,然后重新回到墓室里——一切便大功告成。

耶兰还在嘟囔:“二十四小时内,深度缩减了二十米,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什么?”

没人注意这个深度问题,大家都被即将揭开的谜底疯狂鼓舞着。

耳机里传来手术刀的冷静声音:“风,可以开始了吗?”

我慢慢拉紧了领口拉链,大声回答:“可以。”

上一章盗墓之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