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盗墓之王 >

第五部 月神之眼 第三章 恐怖大王与还魂沙

“恐怖大王”这四个字,在某些方面是个固定词组,绝对是代指“诸世纪”上那个奇怪的预言。所以,我听了耶兰的话,突然一阵骇然:“什么?还魂沙与恐怖大王有关?”

我的声音有些古怪,惹得耶兰一脸茫然地抬头。

苏伦已经把盒子放在桌面上,伸手将盒盖弹开。

无论从任何方向看,这都只是一袋普普通通的大漠黄沙,不过是取之于沙漠的微不足道的亿万分之一。

我对“还魂沙”的感觉跟以前没什么不同,觉得它只是巫祝们的无聊道具之一。

“耶兰,龙的原话是怎么说的?快告诉我!”

耶兰茫然地站起来,蹒跚走到桌前,看着盒子里的那一小袋黄沙,嘴唇哆嗦着:“在到达沙漠之前,有一天晚上,我带着龙去开罗城里的小酒吧找女人……”

龙的叙述太啰嗦,并且夹杂着很多下流地方的黑话,令苏伦忍不住用力皱眉。

简单来说,那晚,耶兰很大方地要了整瓶的英格兰威士忌,还有两个风骚入骨的埃及流莺。

龙早已潦倒之极,看来很少享受这种待遇,所以急不可耐地一杯一杯向肚子里灌着烈酒,一边对着两个女孩子吹嘘自己的过去。

他的话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不知不觉说出来的:“耶兰,我做过一个怪梦,一个预言的梦……在沙漠里,我毫无知觉地躺着,有个人拿着一种奇怪的小刀在我身上割来割去,做着种种奇怪的动作。我一点都不觉得疼,只是看着他用好多奇奇怪怪的药粉向我脸上身上涂抹着……我没穿衣服,这个人就把他的衣服脱下来,套在我身上……”

这样荒诞的梦,自然让两个流莺大呼小叫地惊骇不已,更刺激了龙的表现欲望——

“耶兰,我知道自己……一定会死在沙漠里,因为我是咱们族中最后一个预言家。上天要将全族灭亡,于是我已经在还魂沙面前,以历代族长神灵的名义起誓,要用自己的死换你的永生……”

预言这种事本来就荒诞不经,只有在应验之后才会被人重新重视。所以,耶兰对龙当时说过的话,只当笑话来听。

在沙漠营地里,龙把“还魂沙”托付给耶兰时,又说了下面的话:“我不想死,如果我的灵魂迷失在沙漠里,记得把沙子撒遍我全身。还有,一定要想办法保证我的躯体完整……若干时间后,我会自动醒来……”

耶兰当然不相信龙的话,并且龙出事之后,营地里一直都在诡谲的混乱中,他也就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整件事看起来,并没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地方。龙的失踪可以做很多种解释,比如被狼叼走了”——苏伦插嘴:“狼是不会给植物人脱衣服的……”

“再比如,龙突然醒了,也就是说没经过‘还魂沙’的拯救,自己醒来。在某种特殊的思想驱使下,他脱去了自己的衣服,平整地摆放在床上,然后赤条条地悄悄溜走了。”这个解释,让我自己也觉得非常合理。

古代求仙得道的人曾有“浮生若梦、着衣如蜕”的说法,据《搜神记》上记载,很多仙人修成正果后,往往都是元神出窍、肉身泯灭,而后只留一袭空荡荡的衣服在床上。

“风哥哥,不如咱们一起去那帐篷里看看再做决定?”苏伦对我的推断并不认可。

我们三个穿过每个人都如临大敌的营地中央,径直向西南角的孤零零的旧帐篷走过去。

瞭望塔上的兵力已经增加了一倍,所有军车顶上的伪装也全部揭去,露出黑黝黝的高射机枪。可见卢迦灿的失踪,已经触怒了纳突拉和埃及政府,不知道将来谁会被当作失踪事件的替罪羊——

谷野的大帐篷里灯火通明,不断传出纳突拉愤怒的吼叫声。

苏伦低声解释:“卢迦灿曾是五角大楼的要人,埃及政府正想通过他的关系向美国人购买一批廉价的米格21战机——现在他失踪了,这笔价廉物美的大生意只怕要直接泡汤。唉,纳突拉这大祭司的人头只怕也保不住了……”

我一下子恍然大悟,沙漠军团几乎全体出动去搜寻卢迦灿,并非是为了救他,而是为了挽救这单关系到埃及前途的生意。

如果埃及军队能够装备二十架以上米格战机的话,从最北的国境线,一直延伸到非洲大陆最南端的好望角,可谓“尽在彀中”,全部在攻击范围之内。由这一点也能看出,埃及总统的野心绝不仅仅是要偏安一隅,永远做任欧洲列强欺负的鱼腩小国。

“噢,天哪!这下纳突拉惨了!”我耸耸肩膀,做了个夸张的同情之至的表情。

苏伦撩了撩耳边的头发,机敏地用眼角余光向四面的彩虹勇士瞄了几眼,凑近我耳边:“风哥哥,纳突拉铁定下台的话,取代他的将会是埃及总统的亲信,或者直接是铁娜本人。所以,纳突拉极有可能狗急跳墙,联合军方发动兵变……”

不得不佩服苏伦的洞察力,看目前营地里剑拔弩张的模样,若只是为了防范外来者的偷袭,就未免太大材小用了。

特别是营地北面一公里外的地方,已经架设了临时的路障、沙袋掩体,肯定是为了阻止开罗城方面的总统援军。如果营地成为兵变的漩涡,首当其冲受害的肯定是铁娜本人。

我有些担心她,虽然明知大家是两条路上的人。直觉上,我觉得铁娜并不是坏人,只是身不由己落在政治圈里,没法跳出来而已。

井架那边静悄悄的,看来随着卢迦灿的失踪,发掘工作只能暂时告一段落了。

“我已经电告美国的一位密码专家,七十二小时内就能飞抵开罗,准备破解钻机的启动密码。这一点已经跟哥哥和纳突拉沟通过,发掘工作暂停,等到钻机可以启动后,才重新开始。”

分开一天时间,苏伦已经做了很多工作,效率非常之高。

我紧接着她的话题:“怎么?钻机的原始启动密码,连出产地洛克西勒马丁公司都没办法解决吗?”

苏伦颓然摇头:“这种高精度尖端产品,按照客户要求,早就把复位程序删除,并且把系统内所有可以暴力破解的后门漏洞统统关闭。公司方面,毫无办法,所以只能通过另外的办法了……”

我想起她打过的那几个神秘电话,也能判断出她背后隐藏着的某些神秘力量。

到了帐篷门口,耶兰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起来。

那个帐篷非常破旧,正面至少有七八处缝补过的痕迹,原先的草绿色也被风雨侵袭成半黄不白的颜色了。

“这个地方一直用来做工具房的,龙变成植物人……没地方存放,才弄到这里……”

一阵风吹过,门帘半卷,我看见帐篷里有一张简陋的单人木床贴着左边放置着。床上,果真摆着工作服、裤子,如果按照衣服的位置用模特撑起来,绝对就是一个真人在床上平躺的样子。

耶兰挑开门帘,让我跟苏伦进去,立刻鼻子里闻到一股汽油、润滑油、机油混合在一起的怪味。床的对面,扔着两台油腻腻的发电机,旁白则是横七竖八的铁锹、镐头等挖掘工具。

帐篷有一个空荡荡的后窗,三十厘米见方,毫无遮挡,可以一直看到后面一望无际的大漠。

苏伦沉默地站在床前,凝视着这两件洗得发白的工作服。

帐篷里总共就这么大,所有的遗留痕迹一览无余。

我走到那个后窗前,探出头向外看,正好能看见一辆军车横在五米之外。几个怀抱冲锋枪的士兵正在吸烟,车顶上那机枪手却是全神贯注地俯卧着向西瞭望,一有风吹草动,肯定就会毫不犹豫地开枪设计。

越过军车向西,能看见土裂汗金字塔牢牢矗立在沙漠里的身影。

苏伦俯身向床下看,神情忧郁。

耶兰忙着解释:“发现龙不见了,我马上扔下饭盒跑出去,绕着帐篷搜索了一圈,也问遍了所有的人,可是……”进门的一角,果然跌落着一个搪瓷缸子,里面装着的稀粥早就洒了一大半。

我知道,他去向别人打探龙的行踪,只能惹来嘲笑。大家都知道龙已经成了半死半活的植物人,怎么可能站起来到处乱跑?

“有没有报告大祭司?”

“没有,大祭司为了卢迦灿将军失踪的事,已经大发雷霆、见谁骂谁,我没敢过去。”耶兰总算还知道进退,懂得轻重。在纳突拉疯狂暴怒的状态下去报告这么一件小事,搞不好耶兰得到的奖赏会是一颗硬梆梆的枪子。

从后窗里得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不间断的朔风会把留在沙层上的脚印全部抹去。因为耶兰整天都在墓穴里工作,所以无法提供龙失踪的具体时间,只能大概知道是从昨天下午喂饭后,一直到三个半小时之前。

从帐篷里出来,苏伦默默无言。

耶兰追着我问:“风先生,接下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放着“还魂沙”的盒子仍在苏伦手里,我与她交换了个眼色,笑着安慰耶兰:“什么都别乱说、什么都别乱猜,只当龙的存在和消失都是一场噩梦,懂了吗?”

他当然不懂,不过却已经明白这件事根本没有扩大化的必要。

“那个……能不能给我?”他指着苏伦手里的还魂沙。

“给你?你有什么用处吗?”我审视着他。

“龙说过,如果他不幸遭了梦里的那种噩运,就把‘还魂沙’拆开撒进尼罗河里,永远也不要尝试解开沙子的秘密。否则,一旦触怒了‘恐怖大王’,非、欧、亚三洲就永无宁日了……”耶兰对龙的崇拜,源自于他那个族里长久以来的信仰崇拜,所以龙的话,他会百分之百地相信、百分之百地去执行。

苏伦将盒子在手里掂了掂,目光闪动,并没有要归还的意思。

耶兰的手伸在半空便僵住了,他也看出苏伦要保有盒子的意思。

我取出支票簿,迅速填了个两万美金的数额,嗤的撕下来,递到耶兰脸前:“拿了这些钱,关于还魂沙、关于龙的失踪都别再提起,怎么样?”

钱是好东西,比几百句冠冕堂皇的劝慰的话更有效。

耶兰收了支票,笑逐颜开:“风先生,您真是大方,比那个美国人出手阔绰的多了。”两万美金大概可以在开罗郊区买间带果园的小房子,能顶得上耶兰半年的工资。

“美国人?”苏伦眉头一皱。

“对,就是切尼博士,他要我安排五个工人给他支使,一共才给了我五百美金,真是吝啬得要命!”

夜幕已经降临了,探照灯的光柱又开始在营地上空不停地盘旋着。

苏伦忽然问:“工人呢?此刻在不在营地里?”

耶兰愣了一下,立刻摇头:“不在,切尼博士带他们去了井下,说是要拓一部分埃及壁画下来,要他们帮自己扛相机、脚架和摄像机,到现在都没回来。不过,我们刚刚通过电话,一切正常。”

我突然觉得切尼的行踪实在有些太过诡秘,在明知道墓穴里危机重重的情况下,他反而迎风而上。而且,他能出一亿美金的价格收购那柄黄金剑,足以说明,他知道这墓穴里某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是金字塔建筑方面的专家,很多潜伏的秘密机关,或许别人看不出,却肯定逃不过他的眼睛。

苏伦又问:“耶兰先生,龙留下的遗物呢?请一起交给我。”

有那两万美金垫底,任何人可能都会乖乖合作的。

在耶兰的帐篷里,他把一个破破烂烂的迷彩帆布工具包递给我们,这种便宜的劣质地摊货,在开罗城的任何一个角落里都能买到。

包里只有一个又黑又旧的笔记本,里面好多纸张的边角都被搓得蜷曲发黑了。另外,有本半旧的花花公子杂志,封面上的裸女正在对着我搔首弄姿。可惜的是,好好的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国女郎,不知被谁恶作剧地在脸上画了一副大眼镜,又在肚脐上画了一朵笔法拙劣的玫瑰花。

我皱起眉,把杂志扔到一边去,只把笔记本捏在手里。

耶兰指着那杂志苦笑:“龙总说自己是天才的画家兼预言家,不管拿到什么杂志,都得涂抹一番才算放心。那笔记本里的内容我看过,不过是些乱七八糟的插画,毫无意义。”

每个流浪汉的内心都是孤独的,如果他们曾经留下文字或者图画,那肯定是自己内心的真实写照。所以,阅览这个笔记本,相信能找到一些有关于他的预言的内容。

告别耶兰出来时,我回头向他眨眨眼睛笑着:“耶兰,我曾给过龙一张大额支票,到现在为止,他肯定还没来得及去银行兑付。既然他失踪了,这笔钱……”

耶兰紧张地用力瞪着眼:“不、不,风先生,你既然把那张支票给了龙,那么肯定就是属于他的劳动报酬,你不能反悔!不能反悔!”他脖子上的青筋急躁地跳了起来,左右额角也各有一根青筋横亘着。

可以想像,他在整理龙的遗物时发现了支票,并且已经

据为己有。

我故作犹豫地沉吟着:“这个……可惜,他给予我的帮助并不够多……”

耶兰马上接话:“风先生,只要你开口,任何事我都可以做,并且比龙做得更好——”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我不喜欢唯利是图、趁火打劫的人,不过龙只是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凭他跟耶兰的关系,耶兰有权利继承这笔款子。

当然,以这张凭空失踪的支票为借口,我便可以从耶兰这里得到更多一手情报。

我跟苏伦并肩向回走,已然注意到谷野的大帐篷前气氛有些紧张。两队怀抱冲锋枪的士兵面向外笔直站着,呈扇面形将帐篷护住。

“风哥哥,铁娜自从回到营地,便一直在那座帐篷里,你说,会不会有危险?”

苏伦看得出我的担心,并且时时刻刻从我的出发点替我着想,若是换了铁娜在这个位置上,就不见得做任何事前先考虑我的感受了。

我言简意赅地把艾哈坎镇上的事,向苏伦说了一遍。

苏伦在万千头绪里,第一个找到了切入点:“风哥哥,我觉得……我觉得在沙漠里发现的老虎的尸体,根本就是被易容过的龙的身体。”

她之所以肯定这一点,是今天午饭后,纳突拉已经亲自抱着点名册将营地里的士兵和工人清点了一遍。除掉死在墓穴里的那些人外,现场根本没有多损失任何一个人。基于这一点,纳突拉才会觉得老虎尸体的真实性毋庸置疑——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大沙漠里,老虎绝不可能找到另一具尸体来假扮自己。

“只有龙不被重视、不被注意,而且耶兰提到了龙的预言,那个预言若是用画面来表示,岂不就是老虎正在用刀子做精细的易容修改?”

在苏伦提出这个论点之前,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只是没找到“老虎替身”的来源而已。如果耶兰转述的那些话真的是龙的预测——

苏伦不理会我的沉默,顾自说下去:“先不管了,我希望把‘还魂沙’用在藤迦身上,先解开她的神秘穿越之迷再说——可以吗?”

她向近处的一座帐篷指了指:“藤迦的担架就在那里,开罗方面的特别运输车要明天才到。所以,今晚是唯一的机会。”

月亮升起来了,以空旷辽阔的灰色天空为背景,更显得月轮孤傲清高。

这样的夜色,是恐怖片里最容易出现狼人、吸血蝙蝠的场景。我挥了挥手,把龙的“恐怖大王”的预言从脑海里赶走,免得动不动就怀疑藤迦“还魂”后会不会变身为魔。

“你决定了?是不是一早发现藤迦昏迷时就决定了?”

苏伦用力点着头,俏皮地挑了挑嘴角,把满脸阴霾暂时驱散。这么年轻的女孩子,要背负如此重的精神压力,肯定每天的心情都会沉甸甸的。

我拍拍她的胳膊,大声鼓励:“放手去做吧!如果出现狼人和吸血蝠,一切有我来抵挡!”再强悍、再独断的女孩子,心理防线都会有脆弱的时候,无论是苏伦还是铁娜。我是男人,关键时刻,一定要做苏伦的精神后盾才是。

苏伦感激地一笑,折转方向,走进那个无人把守的帐篷。

“算了,不必说了!”谷野的大帐篷里突然传出一句声调极高的话,几乎是在大力咆哮着。那纳突拉在叫,不知道是在针对谁。

“风先生——”这个声音有些陌生,随即詹姆斯的巨大近视镜便进入了我的视线。到达营地后,四位专家中,数他话最少,我们两个根本连一句话都没单独交谈过。

“风先生,冒昧过来,想请教你一个关于‘月神之眼’的问题,方便吗?”他推了推滑落到鼻头上的近视镜,小心谨慎的靠近我,仿佛我是个一碰就碎的泥人。他的西装和衬衫干净得不可思议,领带也是正宗的梦特娇高纺丝绵制品,虽是在遍地尘土的沙漠里,脚下的皮鞋依然保持纤尘不染、光滑可鉴。

四位专家,伯伦朗和汤惨死,切尼成了我的生意伙伴,就只剩下我面前这位还没有过深入的交流。

在发掘土裂汗金字塔的过程中,由于“超级武器”这个话题的介入,所有的人都几乎忘了,发掘工作最终目的是为了得到那颗传说中的宝石,一直在固执地舍本逐末。

如果不是詹姆斯提到,最起码今晚我是不会想起关于“月神之眼”的思路了。

首先可以肯定,“月神之眼”是藏在土裂汗金字塔里的,所有的典籍记载都指明了这一点。

我点点头:“请说。”

詹姆斯露出慎之又慎的表情,仿佛以下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天大的秘密:“切尼博士自称找到了‘月神之眼’的下落,等待时机成熟,马上就会出手攫取。如果风先生愿意,咱们可以合作一次,取得那件宝贝,然后对半分成,如何?”

我“哦”了一声,希望从他的大眼镜后面看出些破绽来。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是沙漠军团起内讧之时提出“月神之眼”的诱人消息,我务必得多加一层防范才是。

上一章盗墓之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