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盗墓之王 >

第五部 月神之眼 第七章 月神之眼

面对陡然间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墓室变化,我的神经经受了从混乱到狂野、从狂野到震撼,又从震撼到叹服的考验。

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建筑大师们对于建筑结构里隐藏的活动变化、机关埋伏的研究从来没有停止过,特别是在某些意义重大的藏宝库之类的地方,建造者会挖空心思、殚精竭虑地设置机关变化——但那些小巧的机变,最多不过是一堵墙、一间房子甚至几扇门、几个窗子的腾挪改编,哪儿比得上整片墓室的重新组合变化?

站在墓室的入口,我唯一能够发出的感叹就是:“天!这不是地球上的人力所能做到的!至少,不是已知的地球人的力量所能做到的……”

我扶着石壁呆呆地站在这里,早就忘记了时间的流逝,战战兢兢地不敢向前迈步,仿佛一步踏过去,就会随着面前这些奇妙的建筑,一起进入莫名的未知世界。

白色的光到达金字塔外壁缺口时,就自动停住了,不再向隧道里蔓延。

我慢慢伸出手,让双掌浸润在那些光里,能感觉到正有一种凉浸浸的感觉把手掌包围住,像是面对一个超大冷库的入口一样。

“有——人——吗——”我鼓足勇气,纵声大叫。

没有回声,仿佛那些白光,俱备吸收音量的柔性作用。当然,无论是隧道还是墓穴内部,只有我自己怔怔地站着,没有另外的身影。

“谁——在——里——面——切——尼——博——士——”我以为触动机关的人是切尼博士,所以开始试着叫他的名字。

仍旧没有回声,试想一下,若是有人站在墓室的某个角落触动机关,而墓室结构又发生了这种颠覆性变化的话,那个人肯定已经死无葬身之地,被机关扭转时的巨石移动挤成肉酱了。

向身前的地面看看,仍旧是刻满了各种古埃及象形文字,与以前进来时看到的地面没什么变化。墓室的顶上,亦是如此。唯一不可思议的是,我的视线里找不到任何一条拼接的石缝,无论是地面还是头顶。

“没有石缝,结构的改变是如何发生的?”特别是地面上原先存在的那些黑黝黝的裂缝呢?它们被挤压拼合后,岂不是必须得有石缝留下来?

我的视线久久停留在十米外的地面上,希望能找到拼合的痕迹,但最后还是失望了。地面浑然一体,所有的象形文字都是完整地连成一片向前延伸着,仿佛它们最早建成时就是这样的一体状态。

我蹲下身子,把双掌平放在地面上。地面上的石块带着惊人的寒意,像是千年不化的寒冰,令我猛不丁地打了个寒颤,便把自己的手急促收回来。

现在的感觉,面前简直就是一个打开了缺口的冰库,只要一踏进去,就立刻有被冻僵的危险。

在徘徊和迟疑间,我变得进退两难,准备开始后撤,先回地面再说。

就在此时,隧道里响起了急促的奔跑声,其中一个人一边跑一边急促地呐喊着:“谁在那里?谁在哪里?”那是谷野的声音,疯狂而暴怒,又带着近乎歇斯底里的嘶哑。

对于谷野的身份,我一直抱着怀疑的态度。如果没有“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冷静功夫,谷野怎么会取得先前蜚声国际考古界的名气?现在的谷野,完全是一个意气用事、胆怯自私的莽夫,绝非做大事的人才。

“又是……又是你?”谷野冲到近前,用恶狠狠的野兽般的眼神盯着我。

在他身后,是气定神闲的詹姆斯。同样是急速冲刺奔跑下,詹姆斯的领带依然平滑整洁,西装扣子也一丝不苟地扣着,并且脸上带着善意的微笑。不管这笑容是装的也好、真的也罢,毕竟他是在笑,而不是谷野那种只有在疯狗脸上才能看到的气势汹汹的神情。

“是我,有什么不妥吗?”我背靠石壁一侧,不卑不亢地回答。

“我已经警告过你,金字塔里的一切都是属于——”

我扬起手,制止他继续狂吠下去,并且向隧道里撤退了十几步,让自己远离墓穴入口,免得谷野误会我要跟他争什么。

詹姆斯居然气定神闲地倒背着双手,向墓穴深处看了看,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风先生,你是第一个到场的,有什么新发现吗?”

听他的口气,并没有把墓穴里翻天覆地的变化当作是“新发现”,仿佛早就预料到这一步了。

“新发现!新发现……”谷野用日语嘟囔出了两句粗俗的脏话,抬腿向里走。

我本想提醒他几句,不过看了日本人骄横不堪的样子,索性忍住,安安静静地作壁上观。

谷野大踏步地进了墓室,丝毫不怕寒冷,笔直向那广场中央的池子走过去。

詹姆斯凑近我,神神秘秘地问:“风先生,咱们谈过的那件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巨变之下,他关心的只有“月神之眼”,丝毫不顾营地里死伤遍地的惨状。

他跟谷野想必是第二批苏醒过来的人,并且是最大胆不要命的,才会步我的后尘下井。

“没问题,不过,你得先告诉我,‘月神之眼’到底藏在哪里?”被所有人当傻瓜的滋味并不好受,如果某些秘密是连詹姆斯都清楚的,那么我跟苏伦到底处于什么样的位置?难道会是所有人的枪头?

“就在那里……就在金字塔的核心……”他伸手向白光来处指了指。

那个位置,原先是摆放着那块超级金锭,金锭下是一口一百八十米的方井,井下是不知来处、不知用处的玉棺。现在呢?会是什么样子呢?难道能变成一百八十米深的怪异的池子?

谷野已经站在池子旁边,停下脚步,陡然高举双手,发出一声喜出望外的嗥叫。

詹姆斯一笑:“看,好像有人已经发现宝贝了。”

他虽然这么说,但脚下一步都没向前挪动。

谷野的嗥叫维持了足足有三十秒钟,双脚兴奋地猛力在地面上跺着,双拳不住地用力在自己胸口上狂擂,发出“空空、空空”的动静。他到达金字塔入口时就已经快要疯狂了,目前这种状态,情绪彻彻底底变得不能自控。

我又退了一步,郁闷地长叹:“博士,既然宝贝出现,你还不赶快去抢?”

詹姆斯的冷静让我极度吃惊,在现场只有三个人的情况下,如果谁能率先发难,将宝石据为己有,将是最轻松不过的事。他既然已经向我许诺以重金,要我帮忙取宝,应该是对宝石志在必得,怎么可能如此沉得住气?

詹姆斯取出一条口香糖,缓缓放在嘴里,忽然问了一个极不相干的问题:“风先生,你是中国人,有没有听说过东北参客们挖参的传说?”

我闻到那口香糖上飘来的淡淡的药味,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詹姆斯的来历值得怀疑,并且我知道地球上每个成名人物背后,都隐藏着复杂的传奇故事。今天,他是万人敬重的博士,但剥除了头顶上这个光辉灿烂的光环之后,或许他的昨日会是臭名昭著的江洋大盗也未可知。

特别是某些国际性的伪造证件集团,制作出的假护照比各国政府明令颁发的证件更为逼真。若是有足够的资金投入,造假集团还可以动用超级电脑黑客的力量,将某个伪造的身份资料,顺畅无阻地“注入”这一国的户籍资料库,人为制造出一份堂堂正正的户口簿来。

“挖参的高手,每次发现了人参,并不急于下手取宝。要知道,地球上所有的动物、植物随着年龄增长,都会随时散发出某些独特的气味,吸引毒蛇猛兽前来护宝。这种气味,你们中国的古人会把它称作‘仙气’或者‘灵气’,而在我们美国,则称之为‘动植物自身防护的本能’……”

这些事我懂,翻翻古代野史,随时都可以找到“毒蛇护灵芝”或者“苍龙守仙草”之类的传说。

“于是,高手们会藏匿起来,监视窥探,直到莽莽撞撞的新手跳出来,将伺服的危机引发之后,高手才会后发制人,夺宝而归……”詹姆斯得意地笑起来,伸手向谷野远远一指,言下之意,谷野就是那个自愿献身的诱饵。

在迅速咀嚼之下,他嘴里的口香糖散发出的药味越来越重。

谷野已经捶胸跺脚累了,气喘吁吁地弯着腰站在池边,双手摁在自己膝盖上。他的身子被白光全部笼罩住,远远看去,像一条虚幻的怪影。

“风先生,猜一猜池子里有什么?”詹姆斯没有露出丝毫跃跃欲试的急切表情。

“猜?你都知道,何必要我猜?”我不甘心再被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索性主动进攻。

“哦?”詹姆斯大度地笑着,不接我的话题。

“博士,我该回地面去了,宝贝还是留给你跟谷野吧,再见!”营地里还没安顿下来,我担心苏伦会不会有事,所以想暂时放弃进入金字塔的打算。

“什么?你……难道你对我提出的条件一点都不考虑?”詹姆斯愣了,大概没想到在“月神之眼”的极度诱惑下,竟然会有人打退堂鼓。

我点点头,把手电筒插进裤袋里,准备撤退。

“嗯?风先生,你本人似乎跟教授们推荐信里所做的描述有很大出入?做为一个未来的盗墓专家,你会对已经打开的宝库毫不动心?”

我紧接着他的话茬,用极度不满的声音低声说:“除非你能把蛇药分给我一条,否则,我宁愿撤离,也胜过给你的行动计划做诱饵,怎么样?”

詹姆斯脸上掠过一阵尴尬难当的表情,随即哈哈大笑:“是是,我以为风先生身怀绝技,根本不必像我一样需要服用某些避毒的药物呢!药在这里,请——”

他从西装口袋里取出一个正方形的不锈钢烟盒,弹开盖子,取了一条白色的口香糖给我。从外表看,这只是一条普通之极的口香糖,但我明白那股淡淡的药味,却绝对是出自珠穆朗玛峰后上背阴处的极品雪莲。

雪莲生长于雪山极顶,吸收日月星辰、北风白雪的精华,是最好的解毒圣药。

我把口香糖放进嘴里,嚼了几下,唇齿之间,有一股清香幽深的凉意缓缓扩散开来,顿时觉得神清气爽,精力充沛。

“那么,现在咱们可以谈谈条件了吧?”詹姆斯恢复了程式化的笑容。

我点点头,如果墓穴里真的存在“月神之眼”和“超级武器”,我宁愿让美国人取走,也绝不会便宜给日本人。毕竟这个茫茫大海上的小小岛国,到处充满了贼心不死的军国主义暗火,随时都有可能死灰复燃,成为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引爆点。

“拿到宝石,找出‘超级武器’的秘密——只要这计划成功,我可以答允你任何条件。”

詹姆斯似乎已经成竹在胸,对营地里那几百名彩虹勇士根本没放在眼里。

“OK,我答应你。不过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是在为美国人做事还是为印度人工作?”由这种雪莲药物的出现,我的注意力已经转向南亚印度。自从美国打击伊拉克政府的沙漠风暴过后,印度一直在明里暗里发展本国的核武器,并且从没停止过在国际上大肆购买“浓缩铀”的疯狂收购行动。

据联合国核能源调查组织披露的最新报告显示,印度境内储存的“浓缩铀”数量,已经足够制造出二十颗以上的“广岛原子弹”。以这个数据横向换算,印度的核武器能力,不可思议地到达了可以把整个亚洲大陆毁灭两遍的地步。

“这个问题重要吗?”詹姆斯有意识地在回避我的话。

我很肯定地点点头。

“我为……两方面工作……”他模棱两可地回答。

我明白了,他的真实身份,属于夹在美国、印度中间的“双面间谍”,任何时候都能左右逢源。

“风先生,其实人生在世,只有对财富的追求是永恒不变的。我出生在德国,所以,美、印双方,不管谁灭了谁,都跟我毫无关系。就算三战爆发,天下大乱,我肯定也会置身事外,跑到南极大陆或者北极圈地区,建造一个快乐的私人王国,安度晚年。政治上的事,根本就是狗咬狗的勾当,对不对……”

我笑了笑,对他的这套论调并不认同。

只要是地球人,都会有国籍归属感。比如我是中国人,只要活着一天,就会永远将中国利益置于其它任何国家之上。人若是连自己的国家都不爱,那么也肯定不能指望他做出“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壮举。

“现在,咱们进去吧?”詹姆斯向谷野的背影指了指,随即右手狠狠向下一劈,左掌在自己脖子上横着一砍,做了个“灭口”的手势。

此刻营地里一片大乱,就算手术刀、纳突拉等人可以迅速整顿秩序、收拾残局,急切间只怕没有什么人肯冒死下井里来探查。

我跟詹姆斯联手,干掉谷野是轻而易举的小事。自从跟谷野见面以来,好像他就没给我带来什么好处,只是一次次趾高气扬地想要激怒我。若是顺手将他灭掉,似乎并不违背我的道德准则。

踏进广场的第一脚,我心里不免感

到一阵心惊肉跳,生怕这个古怪的墓室再发生其它变化,永远地把我们三个毁灭于此。

还好,脚下的地面坚实无比,除了四周弥漫的强烈寒气之外,好像再没有其它异样。我默默地将道家内气收拢于小腹丹田,令这股暖意温泉一样缓缓散发向全身经络,借以抵抗寒气。

詹姆斯的衣服穿得并不厚重,但他在极度寒冷的环境下,大步向前,丝毫没有畏寒怕冷的迹象。

他的双手一直倒背在身后,拇指相对,其它四指牢牢地纠缠在一起,竟然是在结着一个“日月和合”的手印。从他大步行走、虎虎生风的气势上,我能感觉到有股奇特的能量正遍布在他全身,应该是类似于中国温和醇正的道家内功的一种神奇功夫。

印度人最引以自豪的是他们尊为国术的“瑜珈”,詹姆斯既然是在为印度政府工作,很有可能接触过瑜珈功夫,并且会有相当高深的造诣。

“日月和合”手印,其实是瑜珈术中极为阴毒的一门功夫,讲究“隐忍如处子、进攻如脱兔”,等到最佳时机出手,一出手便是必杀的一击。

“博士,有没有……稍微缓和些的解决办法?”快到池边时,我有些心软了。

詹姆斯摇头,嘴角紧紧抿着,近视镜片后面,向谷野的后背射出两道凌厉的眼神。这个素日衣冠楚楚、风度翩翩的学术界高手,现在全身紧绷,像一支已经搭在弓弦上的利箭,带着无以名状的迫人杀气。

再向前走了十步,我们同时站在池边,凭空向下一望——

池子的深度虽然没有一百八十米那么惊人,却也足足有二十五米不少,令人头晕目眩。方方正正的池子四壁上,满眼都是诡异的红色符咒,一路龙飞凤舞地延伸到池子底部,几乎笼罩住了除去池底中央石台以外的全部空间。

灵动嚣张的红色,让人顿时有浑身燥热、头脑发昏的感觉。

池底的石台,共分外三层,目前能清晰看到最上面的一层大约有两米见方,上面躺着一个人——应该说是一具尸体,一具木乃伊的尸体。

这是发掘土裂汗金字塔以来见到的第一具木乃伊,应该具有高度的学术考察研究价值。但吸引我们的目光的,并不是被厚厚的裹尸布层层束缚着的它,而是在木乃伊头顶位置摆放着的一颗耀眼的宝石。

所有的白光,都是由这宝石发出的。

从这个角度望去,宝石发出纯度高得惊人的白光,亮度恒定不变,像是、像是——苏伦曾经说过的“灯泡理论”又一次应验了,在我看来,这颗宝石无异于一只通电的灯泡,只要电力不中断,它将永远亮下去,永不停止。

我已经没心情惊呼赞叹,只是在拼命控制着双腿,不让它们持续地抖个不停。简直无法想像,到底是什么样的巨大推动力,才能让先前的围棋盘式结构的墓室瞬间转变为现在的样子。

或许,被冠以“金字塔建筑专家”美誉的切尼可以解释这一切,但他呢?只怕现在连尸体都早已消弥不见了。

“好漂亮的宝石啊……”詹姆斯取下眼镜,又从口袋里掏出眼镜布,缓缓擦拭着镜片。

要取得那宝石,似乎并不困难,只要垂落下足够的钢索,一路下降到池子底部,然后再爬上那石台,将宝石撬下来就行。这样的事,耶兰手下的工人都可以轻松做到。

宝石发出的光芒太亮,所以只能大概估计它的体积应该等同于一枚偏瘦的鸡蛋,但它发出的光却要直追高强探照灯的光柱。

“那是——我的!”谷野毫不客气地挥手打断了詹姆斯的话,像被激怒的野兽,呲牙咧嘴地咆哮着。他的脸已经涨成猪肝色,嘴角喷着白沫,胸口像鼓足了劲的风箱剧烈起伏着。

“你的?好好,是你的,是你的,那干什么还不现在就下去把宝石拿上来?”

詹姆斯好整以暇,以退为进。这个诡异的池子,应该不是那么好进去的,特别是那些画满了古怪符咒的地方,谁知道会埋伏着什么神鬼难测的机关?

“我当然要下去!不过不是现在,而是……”谷野双手按在胸口上,让自己激动的情绪稍微缓和了些,才大声接下去:“而是等我的人马全部下来,自然会替我出手……”

他所聘用的那些雇佣兵,自从被铁娜的彩虹勇士军事接管营地后,已经沦为与工人身份等同的旁观者。但那些人仍旧算是谷野的亲信,关键时刻应该会听从他的调遣。

“所以,你们两个,最好给我站远一点,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谷野以一对二的情况下,气势依旧嚣张。在他的历史资料里,我曾看到过“精通柔道扭打技、空手道、跆拳道”等等字句,但以我的武功根基,打倒他的话费时绝对不会超过一分钟。不过,我没有动手的理由,目前情况下,更想看看詹姆斯的出手。

我从池边退开,四面观察了一下,向南北轴线最北端走过去,心里一直在自言自语:“墓室结构发生变化,那种神秘的‘风化’力量还在吗?”

忽听詹姆斯用极低的声音下着命令:“把……的人全部……掉……”

我用眼角余光瞟了瞟,他是在向着衣领边的一具极为隐蔽的通话器说话,这些模糊不清的词汇连缀起来,很能推断出那句完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他要干掉谷野的人——“那么,他是在向谁下命令?是沙漠军团还是彩虹勇士,总不会在营地四周还埋伏着另外的某支力量吧?”

一瞬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又无声无息地重新弥漫开来。

上一章盗墓之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