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盗墓之王 >

第五部 月神之眼 第九章 蛇阵

苏伦的推论很有道理,如果“月神之眼”是墓室里最值钱的宝贝,那么建造者有理由将它置于最危险的境地,才能最大限度地保证它的安全。

“我需要找耶兰谈谈!苏伦,如果方便的话,你马上请那位黑客朋友过来,我怀疑那道杀人的石壁后面有暗道——或者根本就是传说中‘超级武器’的藏匿地点……”

在巨大的危机面前,我不想消极地退缩避让,总是希望自己能以此磨砺自己,逆流而进。从前看过的所有励志类名人传记,都形象地说明了孟子“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观点,不经风雨,难见彩虹。我是杨天的弟弟,绝不能让他“盗墓之王”这块金字招牌蒙羞。

苏伦免不了一阵踌躇,目前的形式,如果没有足够的力量与军方抗衡,势必会陷入这场利益争夺的漩涡里,难免遭受灭顶之厄。

“风哥哥,咱们要不要再考虑一下?不如先让军方的人在蛇窟里弄个人仰马翻,咱们再找机会出手?”手机已经握在苏伦手里,但她并不情愿马上打这个电话。

我知道,“万蛇之窟”带给人的震撼万分巨大,比如刚才我在噩梦中感受到的汹涌诡谲的蛇群,足够让人魂飞魄散了。苏伦如此迟疑,只是在秉持“君子不立危檐之下”的人生信条,并不为过。

“苏伦,世界上很多危险的事,总得有人去做。我希望自己是拯救大局的关键人物,我是‘盗墓之王’的弟弟,大哥不在了,我要做世界上第二个‘盗墓之王’——”

苏伦急促地打断我:“不在了?风哥哥,并没有确凿的理由证明‘盗墓之王’杨天大侠死了!按照江湖上的种种传闻,他只是单纯的失踪。你该知道,像他那样身经百战的传奇人物,是不会轻易就死的,哪怕身临必死绝境,他也完全能创造人间奇迹,不对吗?”

关于“盗墓之王”的传奇故事,已经在江湖上传为神话,既然是神话,便总有许多荒谬不实之处。

我笑着拍拍苏伦的肩膀:“别激动!我只是随口说说。”

苏伦焦急地继续下去,一股脑儿地说了一大堆:“风哥哥,谷野交付的那些照片,发送到研究室之后,经过三万倍的放大化、像素插值计算,已经有百分之十的把握可以确认画面里的人就是大侠杨天。研究正在持续进行中,并且研究室方面正在用超级计算机模拟一个与当时拍照的环境百分之九十九相似的空间,准备进一步确认。咱们不如保存实力,等到各方势力拼得你死我活时再出手,考虑考虑我的提议,你会同意的——”

瞭望塔上猛然响起一阵尖利的警报声,呜呜呜的怪叫声,霎那间令我耳膜刺痛难当。

“特急警报,军方马上就有行动了——”

苏伦的话音没落,营地里已经响起几百名士兵快速奔跑、列队、整理武器的动静。经过昨晚的地震,士兵损失了三分之一,剩余的人,几乎个个带伤,无一例外。这可能是彩虹勇士部队自建立以来,蒙受的最大规模的损失了。

“所有人听着,营地里所有人听着,我代表埃及总统宣布,马上进入特急军事战备状态。外围人员,封锁一切进出营地的通道;瞭望值勤人员,严密监视半径一公里范围内的可疑人物;下井人员,一切行动听指挥,随时准备冲锋陷阵……”

铁娜的声音久久地在营地上空盘旋回响着,铿锵有力之极。

我从挑开的门缝里偷偷看着她,瞭望塔那么高,她身后的背景是沙漠里高远辽阔的天空。这种情形下,她才真正像统领千军万马的大将军。

铁娜身边,站着一个目光阴冷的瘦削军官,左肩膀上挂着冲锋枪,双手按在腰间束着的极宽的皮带上。我记得他的名字,应该叫做罗拔,职务是彩虹勇士突击队的教官。

“接下来,下井的一队由罗拔教官率领,大家开始行动吧!”

铁娜挥挥手,罗拔严肃地向她敬了个礼,乘电梯下了瞭望塔,带着一队士兵奔向井口。井口位置,耶兰的人早就整装待发,不过每个人的神情都很沉闷。昨晚在混乱发生时,狙击手毫不犹豫地开枪射杀企图逃走的工人,已经给双方关系蒙上了一层浓重的阴影。

耶兰照例是站在工人队伍的最前面,他身后的人,除了携带常规的绳索和挖掘工具外,还带着摄像机、脚架、对讲机、监视器等等,完全是电视现场转播的全套设备。

很快,两队人马消失在井口水平面以下,营地里静下来,但那种让人窒息的紧张感却越发厚重了。

这种场合,有两个早该出现的人,一直都躲在谷野的帐篷里,那就是手术刀与纳突拉大祭司。营地里遭逢剧变,一切都是铁娜在处理指挥,那两个人面都没露,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在此之前,我一直都在担心军方的内讧,会不会出现纳突拉与铁娜火并的惨剧。如果纳突拉不出面,自然是已经与铁娜达成了协议,大家站在统一战线来了。那么,手术刀呢?为何也不露面?他们窝在帐篷里数天,就算有一千个值得讨论的问题,也早该处理完毕了吧?

铁娜下了瞭望塔,一直向我这边走,神情并不轻松。

苏伦又悄悄回避了,从床后面的一个隐蔽的小洞里,屈身钻了出去,纤尘不惊。她对场面的判断能力一流,最懂得什么时候该激进,什么时候该退让。

“风先生,我想邀请你过来,一起看墓穴里的电视直播,怎么样?感兴趣吗?”铁娜显得心事重重,眼睛里也不再有咄咄逼人的神气。

“怎么?这次你不敢亲自带队下井了吗?你也害怕毒蛇?”我不买她的好。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她自己肚子里打什么主意,只有天知道。

铁娜幽怨地长叹:“风先生,何必明知故问?身先士卒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暴躁蛮干’的代名词,国家花费近千万美金把我培养成统御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不是要我为小事送命的。”

我天生不是落井下石的人,不想再让她为难,点点头,跟随她一起向井口旁边的临时帐篷里走去。

离开我的帐篷之后,她好奇地挑了挑眉毛:“怎么?苏伦小姐呢?没跟你腻在一起?”

女孩子的飞醋,总是莫名其妙且不合时宜,让我哭笑不得。我跟苏伦的感情刚刚朦胧开始,还没到铁娜想像的那样。

帐篷里摆着办公桌和五台监视器,不过所有的器材上都喷着沙漠军团的古式盾牌标志,坐在监视器前面的人员,也是全副武装的士兵,而非耶兰手下的工人。

监视器里的画面显示,这队人正急促地在隧道里行军,很快便能到达金字塔入口。

我偷偷观察着铁娜的表情,等到画面里出现了金字塔入口,再出现墓室变化后的情形时,铁娜啧啧赞叹了两声,却不是“哇!哎呀”之类的惊叹,仿佛早有预料,见怪不怪。这更印证了我的怀疑,她肯定是提前预见了金字塔内可能发生的变化,才会如此镇定。

谷野和詹姆斯仍旧站在池边,不过在士兵们的挟持下,他们很快就被推搡到了一边。

耶兰指挥着工人们,在池子的四个边上各架设了一台摄像机,镜头涵盖了池子里的每个角落。另外有一台摄像机的镜头,是广角覆盖全场动态的,很显然,这次耶兰的准备工作做得非常充分。

那个所谓的“万蛇之窟”非常安静,除了那些诡异奇特的符咒外,毫无异常。

在我看来,符咒只是用来吓唬入侵者的,比如我进古井里去救援藤迦时,根本没有受到任何来自符咒的侵害。

士兵们在池边钉入膨胀螺栓,挂好滑降钢索,整装待发。这种情形,如果没什么意外发生的话,几分钟内,“月神之眼”就将属于铁娜了。

“将军,可以开始了吗?”画面一转,出现了罗拔阴沉沉的脸,他有着一只形状怪异突兀的鹰钩鼻,眼角稍微下坠,竟然是标准的三角蛇眼。

“开始吧!”铁娜低声下令。

悬垂到池底的钢索总共有五条,所以第一批降下去的士兵有五名。

高空滑降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做起来肯定得心应手,下降最快的一名士兵只用了三秒钟便已经落地,迅速解开了腰间的不锈钢连接扣,奔向池底中央的石台。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有出位显眼的机会,特别是在这种为国家出力的巨大荣誉面前。所以,这名士兵的心情可以理解,不过他忘了这是在诡异的金字塔底下,任何意外都可能发生。

距离那石台还有五步时,那人陡然蹿跳起来,半空中伸出双臂,向石台侧面一按,看他的样子,似乎是要借这一按之力,凌空翻身,跃上石台。

三层石台层层叠加起来,总的高度约为六米。

他的身手的确够矫健,这种空中翻身飞腾的动作要点全在双臂发力的这一按上。铁娜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低声叫着:“好!好身手!”

可惜,那人的一按,不知怎么便落了空,身子重重地撞在石台侧面,向地面上直摔下去。

铁娜“啊”了一声,神情一凛,情不自禁地站起来叫着:“把镜头拉近,看那石台!”

她是向着对讲机说的,墓穴里操控摄像机的工人立刻将镜头拉近。

石台的结构,下面的两层,依次比顶层宽出约半米,像个巨大的三层台阶一样。石台表面,同样雕刻着象形文字、壁画,只是没有被绘上血红的符咒而已。

“罗拔,派更多人下去,似乎有些古怪!”

第二批人又迅速进入了池子,第一个接近石台的士兵脸朝下趴着,身子直挺挺地伸展着,已经晕了过去。

会合后的九个人小心翼翼地向前挪步,再不敢轻举妄动。

“那一个摔下来的,是这个小组的组长,身手最好。”铁娜喟叹着解释,方才那一幕,那人的手明明已经接触到石台了,怎么会突然失手呢?

我踱到负责监视全场的显示屏前,画面平缓地移动着,将所有墓室里的情况全部收入眼底。

被驱赶到一边的谷野和詹姆斯并没有表现出巨大的愤怒,相反的,他们两个的眼神竟然有惊人的一致,都带着一种幸灾乐祸的嘲弄,仿佛坠下池底的士兵,都将变成有去无回的诱饵一样。

“铁娜将军,能否告诉我,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

在几乎可以预见的危机面前,那九名士兵的命运到底如何——我明白,在铁娜这样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将军面前,别说是九个人,就算是九十、九百、九千个人的性命,都不过是一捧蚂蚁而已。

古语说,一将成名万骨枯,所有成名千古的大将军背后,都是堆积如山的士兵的尸骨。

“不知道。”铁娜的脸渐渐转成铁青色。

画面里,谷野与詹姆斯隔着池沿十几步远,伸长脖子费力地向池底望着。

正是明白即将出现的巨大危险,他们才会心甘情愿地退后,把最靠近池边的观察位置让给毫无察觉的士兵和工人们。

九名士兵列成战斗方阵,半步半步地向前挪动,终于到了石台边。

对讲机里传来罗拔的大声命令:“搭人梯上台,取宝石上来。”

这些平日做起来得心应手的动作,此刻施展起来,九个人都变得生涩缓慢,仿佛每个人都在战战兢兢的颤栗之中。

“拉近镜头,看看那石台顶上。”铁娜说的,也正是我要说的。

镜头拉近后,我越发能确信,木乃伊躺着的地方,就是从前发现藤迦的那只玉棺。只不过木乃伊的身体非常庞大,几乎是藤迦的两倍,才会出现无法完全放入凹槽里的情况。

平台的表面是没有任何文字和图案的,只呈现出一片古怪的灰白色。在这里,我没找到那块可以盖住凹槽的透明玉板,更无法解释这木乃伊是怎么突然出现的。

木乃伊的身体,被严严实实地裹在那种土灰色的粗布里,缠得非常紧,像是高手包扎出来的奇形怪状的粽子。它的长度约摸有一百八十厘米还多,可见生前必定是个极其高大的男人。

铁娜突然自言自语:“这么庞大的木乃伊,似乎……似乎还没见过呢?”

做为埃及人,她自小必定见过无数具木乃伊,也能算得上是见多识广了。

同时,我也发现了一个古怪的疑点,那些包裹木乃伊的裹尸布,看上去非常新,并没有腐烂、朽化的痕迹。

这是最不可思议的,询问任何一个金字塔盗墓者或者是木乃伊研究专家,他们都会告诉你:“木乃伊的裹尸布经过几千年的虫蛀、风化、细菌侵蚀之后,无论是色泽还是质地,无一例外都将腐朽老化,变得脆弱不堪。”

埃及人的防腐技术再高明,又怎么能抗拒得了地球上几千年岁月的慢慢煎熬侵蚀?

所以,任何情况下,都不可能出现“非常新的裹尸布”这种现象。

同样,铁娜的发现也很重要——据可靠的历史考证,古埃及人的身高要比现代非洲人普遍低一些,成年男人

的身高平均为一百六十五厘米左右,并且由于疾病和营养不良,他们的身体都不会太肥胖。等到挖空内脏制成木乃伊后,每具木乃伊最长不会超过一百六十厘米。

现在看来,这具木乃伊有太多疑点。最根本的一点,如果石台表面就是我曾经看到过的囚禁藤迦的玉棺,那么这木乃伊又是从何而来的?

归根结底,除了“外星人、四维空间、虫洞、时空穿梭”之类的理论之外,我想不出还有什么科学理论能解释这件事。

九名士兵在放着“月神之眼”的石台那一侧搭起了四层人墙,最上面的一个人把手抠在石台边上,纵身提气,已经落在石台上。

铁娜长出了一口气,脸色稍微好看了些。

那人手里握着一柄极短的战术匕首,颤抖着向宝石伸去。按常理推断,宝石肯定是被嵌在石台上的,至少会有一半体积是没进石头里的。宝石上的白光是如此炽烈,以至于当镜头指向那士兵的脸时,画面上出现了一大片雪亮的空白,什么都看不到了。

“我……我挖不动……”士兵衣领上也带着通话器,声音哆哆嗦嗦地向罗拔汇报。

“用点劲,拿到宝石,给你记军事特等功!”罗拔语调阴冷,不带丝毫感情。

士兵受了鼓舞,双膝跪在石台上,双手抓紧刀柄,全神贯注地撬那颗宝石。罗拔手持的对讲机性能非常优异,所以我跟铁娜都听到刀尖跟石缝接触时的“嘎吱、嘎吱”的动静。

这种情形,不知怎地让我想起墓穴里第一次发现那巨大金锭时的情形,同样是超乎寻常的亮度,根本不可能是宝石发出的自然光。

“等一下——”我抬手向铁娜示意。

“等一下——”铁娜的话立刻传达出去,那高高跪在石台上的士兵立刻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她转头向着我,满脸都是疑惑不解。

“将军,还记得那被分解的金锭吗?一旦遭到外力侵入,金锭发出的自然光立刻就消失了。我想这宝石会不会也出现这种情况,所以有必要先接通照明线路进去,然后再采取行动,是不是?”

试想一下,在如此空旷的墓室里,如果突然间变得漆黑一片,岂不是明摆着要引起巨大混乱?人的死活姑且不管,一旦宝石失踪,大家的努力也算是白费了。

铁娜点点头,不过她随即下达的命令却是:“所有人打开枪械上的战术手电筒,防备宝石的亮光消失。”这样做,比费力地布设照明线路更简洁,反正有二十几只电筒,一起打开时发出的光,已经足够用了。

军令如山,所有的士兵立刻摁亮了电筒,包括罗拔在内,也是如临大敌地打开电筒,双手抱紧了胸前的冲锋枪。

这种关键时刻,我希望有苏伦在场,但她自从回避之后,就再没露面,不知道做什么去了。不但是她,手术刀、纳突拉两人也丝毫不见动静,好像金字塔行动的指挥权已经完全放给了铁娜,让她放手去干。

这样的情形,并不正常,要知道手术刀和大祭司都不是自甘寂寞的人。

“风先生,专心看那画面——”铁娜不满地提醒着我,或许已经意识到了我正在左顾右盼,心神恍惚。

我收回目光,凝视着画面里近乎盲视的情形。

“嘎吱、嘎吱……喀啦、喀啦……”声音变了,仿佛是某种梁架断裂的声音,恐怖地回荡在墓地里。

“怎么回事?罗拔,怎么回事?”铁娜急促地大叫。

四台摄像机的画面全部瞄准了石台中央,最后一台的镜头却是指向了池底趴着的那名垂死的士兵,然后焦距急速拉近。我看得清清楚楚,有一条柔软的黑色带子倏地卷了过来,搭在他的肩膀上,随即连绕了几个圈,拴住了他的脖子、两臂……

“那是什么?那是……什么?”铁娜大声地吸着气,向前走了两步,几乎要把眼睛贴在屏幕上。

我的耳朵里听到“咝咝、咝咝咝咝”的动静,不过这次不是关于毒蛇的噩梦,而是真真实实地从对讲机的听筒里传来的。铁娜整个人都几乎僵硬了,右手里的对讲机攥得嘎叭嘎叭直响,我真怀疑她能一不小心把对讲机捏碎。

屏幕上的地面陡然活动起来,那些刻满了文字壁画、画满了红色符咒的地面像坍塌了的积木房子,瞬间便断裂成无数块碎片,向无底深渊里坠落下去。当然,那士兵也随着一起坠落——

刹那间,千万条毒蛇张口“咝咝”吼叫的声音疯狂地响起来,工作台前的负责监控的士兵全部向后猛然跃开,把五把椅子一起带倒,发出稀里哗啦的一阵乱响。但现在已经没人注意椅子的问题了,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看着第五台摄像机传送回来的画面。

蛇,很多蛇,非常非常多的蛇,翻滚着、挤挨着、纠缠着、涌动着——画面里同时挤进来不下五十只以上的三角形黑色蛇头,当这些蛇头同时张嘴时,血红的信子、白森森的毒牙、粉红色的上腭,立刻构成了让人作呕的恐怖画面。

一名士兵忍不住,捂着嘴奔出帐篷,大口大口地呕吐着。

剩余的人,无不脸色惨白,浑身颤栗。

“蛇……蛇……将军……我们发现了很多蛇……”罗拔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

蓦的,惨叫声又响了起来,因为环绕着石壁的所有池底空间都已经坍塌,先前搭建人梯的八个人,已经有六个随地面一起陷落,还有两个,已经扒住石台的第二层,正吃力地向石台顶上爬去。

陷落在蛇阵里的人,一直都在挣扎嗥叫,并且夹杂着冲锋枪的断断续续的枪声。不过,这种诡异的情形下,就算最擅长捉蛇、驱蛇的专家,都绝对没办法逃脱了。池边站着的人都给惊呆了,包括所有正在操控摄像机的工人们,竟然只是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同类痛苦地挣扎在蛇阵里。

足足有三分钟后,罗拔才失魂落魄地大叫起来:“开枪,投掷钢索,救他们……”

没有人动手,也没有人开枪,因为蛇阵中已经浮起了七具白森森的新鲜人骨。

“呕……呕……”又有两个人奔出去,加入了呕吐的行列。

“这些蛇是哪里来的?”铁娜苦笑着,转头问我。

五部摄像机的镜头全部对准了池底的蛇群,所以五台监视器屏幕上出现的全是大大小小的蛇头、翻翻滚滚的黑色蛇身,还有它们嘴里不断吞吐的血红的信子,对讲机里更是不停地传输着“咝咝咝咝”的恐怖呼啸声。

铁娜厌恶地关闭了对讲机,我们两个相对无言地看着监视器里的诡异画面。

上一章盗墓之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