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盗墓之王 >

第六部 万蛇之窟 第三章 海底捞针

打倒谷野不算什么本事,其实我也挂念着那颗“月神之眼”。这么珍贵的宝石,如果就此被深埋在蛇穴里,岂不是人类文明的巨大损失?

谷野的“手刀”呼的一声向我头顶猛劈下来,我不想跟他过多地纠缠,稍微侧身,用左肩硬生生接下了这一掌,赢得了半秒钟的进攻时间,右掌切在他的脖颈大动脉上,只此一招,便够他颓然跌倒、昏迷上半个多小时的了。

顾不得左肩的痛,我凑近屏幕,眼睁睁看着无数毒蛇的身子层层叠叠地压在宝石上,几乎把所有的光都遮挡住了。

纳突拉跟铁娜几乎是并肩闯进帐篷的,看都不看躺在地上的谷野一眼,只是急切地连声问:“怎么了?蛇群怎么会突然上升?”

我也搞不懂这个问题,如果蛇群真的在以这种速度上升,只怕很快就要溢出池子,爬满整个墓室,转而占据整条隧道了。

对于刚刚铁娜专为我设下的圈套,我已经轻易原谅她了。毕竟在如此复杂的明争暗斗里,每个人都得不停地想出“奇招”来巩固自己的地位。

她这么做,有情可原,并且凭心而论,她不是个太令人讨厌的女孩子,如果稍稍收敛一点点飞扬跋扈的嚣张气焰,我们完全可以做很知心的朋友。

“风,刚刚的事,对不起了……”趁纳突拉去看屏幕的空当,铁娜低声向我道歉。

我报以一笑,这尴尬的一页便已经翻过去了。

“风先生,现在,你有什么好办法?”纳突拉伸出粗短的指头,在监视器上“梆梆梆”地敲了几下,满脸都是沮丧。他好像也不太关心谷野的死活,看来军方真正感兴趣的,除了绝代宝石“月神之眼”,就是国家内部的权力争夺,其他一概不管。

这种情形下,再使用“海底捞针”的办法就有些危险了。石台已经被毒蛇占据,倒挂在绳索上的取宝者,只能等待机会,几乎是从蛇嘴里抢东西。

从画面上看,那些浑身黝黑的毒蛇头部呈标准的尖锐三角形,上腭正中的两颗毒牙,突兀而锋利,行动之间,灵动而诡异。一个不小心,取宝者就可能成了毒蛇的盘中美餐。

我摇摇头:“现在想不出办法,不过再下井去现场看看,或许能有办法……”

铁娜冷笑了一声:“不妥吧?毒蛇呼出的毒气掺杂在墓室空气里,随时都会置人于死地。咱们已经牺牲了很多人,我不想再把更多的人命葬送在这里。”

她不看我,话里的意思,却是明显不放心我下井。

“我想试试——”如果能亲手拿到“月神之眼”,必定会是名动盗墓界的轰天大事。我不想再借助别人的光环照亮自己,相信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坦然自若、落落大方地站在世界瞩目的焦点上。

铁娜又摇头,干脆地拒绝了我:“‘月神之眼’是永远属于我们埃及政府的宝贝,取宝的事不必外人插手。”

上次进入古井援救藤迦时,铁娜曾表示过对我的担心,只是没有这一次的强烈。

纳突拉暴躁地挥舞着双手:“算了算了,你们都不必争来争去!明天一早,选拔最精锐的彩虹勇士下去,务必一举成功,把‘月神之眼’弄上来!”

监视器屏幕上掠过一阵乱七八糟的雪花,然后视频信号便全部中断了。

“风先生,你同意我的想法吗?”纳突拉仍旧有些心虚。

一晚上时间,不知道墓穴里会发生如何天翻地覆的变化,我希望连夜行动,免得夜长梦多。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铁娜已经用眼角余光向我瞟着,接连使了两个神神秘秘的眼色,并且抢着开口:“明天一早,我会挑选最精锐的人马下去取宝,请大祭司放心!”

谷野呻吟了一声,缓缓地手肘支地坐了起来。他的抗击打能力,要比我想像得高明,反而是我自己肩头着了他一记“手刀”之后,到现在一直隐隐作痛。

“我……我要下井去……大祭司……给我、给我一队人马……”他呲牙咧嘴地用力握着自己的腕子,陡然一拉一顿,露了一手高明的关节复位的功夫。

其实,这种卸骨、上骨的绝技,无论何种名称、何种手法,都是源自于中国的少林寺藏经阁。

所谓“天下武功出少林”,这句话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

自唐朝之后,日本人一直不断地向中国大陆派驻使节,学到了大量的中土技艺,当然也包括武学功夫。

谷野的武功不会跟我差太远,方才在盛怒之下心浮气躁,才被我两次轻松击倒。

他抹去了额头上的冷汗,脸色也随之慢慢平静下来,拦在想要离去的纳突拉面前,再次请求:“大祭司先生,请给我一队人马……”

我接过了他的话题:“不必其他人下去,我可以做你的助手。”

彩虹勇士大部分都被金字塔底下的咄咄怪事吓破了胆,若是在帮助谷野取宝的过程中出现差池,非但取宝失败,说不定连谷野的命都一起葬送了。

“我反对,我反对——”铁娜举起了手,不过在我的温和注视下,她的手又慢慢放下。这件事总要有人去做,所有人在营地里忙碌了一个多月,目标不就是这颗“月神之眼”吗?

从“公”的角度说,我们有责任让历史遗留下来的伟大文明公诸于世,把宝石取出来供考古学者们详细研究,进一步揭示地球的过去,深化人类探索未知世界的步伐。

从“私”的角度说,我要做将来的“盗墓之王”,如果每一次都畏首畏脚,缩在别人后面,永远都成不了气候。再者,我还没有弄明白,到底是何方神圣一直在神秘地召唤我——

所以,我必须得再次进入金字塔,否则将是永远的遗憾。

纳突拉恨不得有人甘心情愿做他的枪头,马上应承,并且吩咐铁娜与罗拔准备必须的工具。

谷野对我的毛遂自荐很感意外,以至于在最初的十几分钟里,只是喘着粗气瞪着我,不断地眨着眼睛,似乎想看穿我的真实目的。

这是我第一次跟日本人合作,目的却是为埃及人取得宝石,回头想想,这种情势会比较可笑。或许,等我们侥幸取得宝石并返回营地之后,迎接我们的并不一定是鲜花和红地毯。在前辈的盗墓格言里还有这么至关紧要的一句:“君子无罪,怀璧其罪。”

为了“月神之眼”,我猜纳突拉会做出任何疯狂的举动。

“你……你到底是什么目的?”谷野嘶哑地向我开口,一直在扭动着刚刚复原的手腕,对我的敏捷身手,已经有了明显的忌惮。

“没什么目的,只是要取回宝石,免得让此前为了探秘盗墓而死的人白白牺牲。这个理由,你还满意吗?”我懒懒地扭了扭左肩,幸好骨头没有受伤,只是皮肉微微有些肿胀。

“中国人?哼哼,我最不相信的,就是中国人,你们个个都是大滑头,只会跟在别人后面,捡现成的便宜,用中国人的话来说,就是‘拾人牙慧’……”

他轻蔑地笑着,心里肯定对刚才的交手结果耿耿于怀。

我不理睬他,下不下井是我的自由,而且我下去的目的,不是保护他,只是为了解开自己心里的谜题。

“中国人,体格软弱无力,只会作揖陪笑,只懂得溜须拍马——”

“够了!”我腾的跳起来,不想再听他疯狗一样乱咬乱叫。中国人在全球各国的形象和地位正在日益提高,而日本人只会用戴有色眼镜的目光来看待一衣带水的邻邦。在他们眼里,除了美国人与自己的大和民族之外,其他种族都是劣等、下贱的二等族类。

“如果想平平安安取回‘月神之眼’,你最好给我闭嘴,否则——”我把手掌横在自己咽喉上,做了个“杀”的手势。

攫取宝石的主力是他,我在旁边看着,随时都有机会置他于死地。

谷野悻悻地闭嘴,开始闭目养神。

日本人的武功讲究“淡泊无为、以静制动”,这一点完全是继承了中土武功的“以柔克刚”的路子。所以,越是心灵清静平和,越能发挥柔道里的“瞬间制敌”的绝妙手法。

他不服气刚才两次被我打倒,相信以后如果有机会,他会含眦必报地把这个面子找回去。

纳突拉为我们准备的工具,包括两套高强防辐射套装,外型跟地球宇航员的航天服相差无几,同样有巨大的全包围头盔,背后是高压缩氧气,通过一根柔软坚韧的呼吸管道与头盔里的氧气面罩连接。

我随身携带着性能强劲的射钉枪,外加两根五十米长的钢索,还有一应俱全的专业登山拉扣——随身的黑色零度保鲜背包里,放着十二支高能解毒血清,以备不时之需。

谷野与我的装束完全相同,经过短暂调息休养之后,他的情绪变得无比平稳,身体状态已经提升到可以接受任何挑战的地步。

詹姆斯完全是一副袖手旁观的架势,站在井架边,向我笑着伸出手来:“风先生,预祝你马到成功!”他的兴趣始终在我身上,对踌躇满志的谷野并不在意。

已经没有人肯跟在我们后面下井了,只要那些毒蛇存在一天,这个金字塔就始终是士兵们的无边噩梦。

苏伦没有再次露面,很奇怪的是,每次有重大行动,她都会莫名其妙地消失,而不是始终站在焦点的中央。

进入简易电梯后,谷野主动向我伸手,要求和解。在只有两个人组成的合作小组里,如果再不能精诚团结,那就真的要羁受灭顶之灾了。

电梯无声地下降,遥远的地底深处,有很多莫名其妙的声音不时地传上来。

“是那些蛇发出的声音——”我们还没有戴上头盔,谷野神色平静,先前的浮躁粗暴都不见了,仿佛全心全意临敌的江湖高手。

隧道那么长,金字塔里发出的任何微小动静,经过隧道的延时放大后,都会演化成奇声怪响。

“我有把握取得宝石,你呢?”谷野一直在没话找话,故意跟我套近乎融洽关系。

“我没有,因为我不像你——《碧落黄泉经》上到底有多少关于土裂汗金字塔的秘密?能透露一二吗?”关于经书的问题,一直是横亘在我心里的巨大的谜题。

藤迦是因为经书而失踪的,老虎则是因经书而奔走逃亡、不知此刻身在何处,目前来看,谷野是唯一一个对经书有过深入了解的人。他掌握了所有的秘密,关于金字塔本身、关于土裂汗大神和“月神之眼”……

“那套经书……其实少了两本,在我接触到它们之前,已经仅存十本。而这十本讲述的都是全球各地的秘境、秘闻、墓藏,话题遍及五大洲四大洋,偏偏缺少关于埃及金字塔的部分……”

谷野表现得很有诚意,直视着我的眼睛,但这套残缺不全的经书,又带给了藤迦什么启示,以至于让她神奇地独自进入墓穴内部?

电梯摇晃起来,就快下到井底了。隧道里隐隐约约传来恐怖的“咝咝咝咝”声,自然是饥饿又激动的蛇群在怪啸。这种状态下,别说是我跟谷野两个不够它们饱餐一顿的,就算将营地里的所有人都扔下来,也会转眼间化为累累白骨,皮肉无存。

“老虎取得了缺失的经书,会有什么用呢?”我皱着眉,对于蜀中唐门的人到埃及来盗经的事,百思不得其解。几百年来,唐门的历代当家人,从祖训里接受的最重要的任务是一统江湖,而不是偷偷摸摸地盗墓、盗宝,有什么必要觊觎这套被盗墓者视为珍宝的古书?

唐心是最让我费解的,这么年轻,就能做到准掌门人的位置,绝对算得上是天才中的天才。她唆使老虎盗经的目的何在呢?难道经书里还藏着某个争霸天下的秘密?特别是她与卢迦灿、宋九一起在沙漠里消失后,到底是通过何种渠道逃走的呢?

在我心里,唐心永远都是一个难解的谜?一个大好年华的漂亮女孩子,牺牲一切,整日与毒虫为伍,甘心做门派崛起的奠基石——

“风先生,走吧?”电梯已经到了隧道入口,谷野当先跳了出去。

进隧道这么多次,这一次的心情是最忐忑不安的,几乎有荆轲刺秦时“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这大半个月来,在营地里遭遇到的种种件件怪事,一个连一个,让我连静下心来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回头看看,自己过得好累。如果能顺利拿到“月神之眼”,交付给手术刀和纳突拉,也就将这件事做了结束,该回开罗城去,痛痛快快放松上几周……

不知为什么,一边在隧道里前进,我的思想始终不能集中,总是冒出些东拉西扯的思绪来。

谷野大踏步地走在前面,越走越快,恨不得一步跨进金字塔里。

“喂,谷野先生,你能不能解释一下藤迦小姐的事?她在隧道里消失,从金字塔下的古井里二次出现,这种怪事,你怎么看?”

谷野停下来等我,随口回答:“不可能任何事都有答案的,对不对?”

我苦笑着:“我知道,

可是这样的怪事,就发生在咱们眼皮底下,难道竟没有蛛丝马迹可循?没有合理的情由来解释?”

他仰面大笑着跟我并肩前进:“风先生,如果你能有机会看看《碧落黄泉经》,你就会发现,地球上千奇百怪的事,根本就是数不胜数。埃及金字塔、南美丛林的玛雅文明、百慕大魔鬼三角、北极次世界环境,还有珠峰上的航天星空图……太多太多的问号,我们这一代人穷毕生精力,都不可能将其中一件小事探索清楚,何况是这么多?很多时候,这部经书只能当闲情轶闻来看,就像你们中国人的另一部书,叫做……叫做……”

他拍着自己的额头,我猜他要说的应该是被鲁迅先生至为推崇的《山海经》。

“或者,像《诸世纪》上那些莫名其妙的只字片语——你能解释吗?不能吧?所以,我们只能追着一件事做下去,千万别想一下子把千头万绪都抓在手里……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

他所谓的“一件事”,应该就是“月神之眼”的事。

我们已经到了金字塔的入口,白光依旧,但毒蛇的啸叫声如雨后蛙鸣,来得突兀且恐怖。

不约而同的,我们抬手扣上头盔,警觉地扶着石壁,向池子方向眺望。其实,我们应该能绝对放心才是,这种防护服的功效非常卓越,除了隔离高强射线外,还能经受住战术匕首五十厘米距离助力的穿刺,区区毒蛇,丝毫不可能对藏在防护服里的人造成伤害。

墓室里空荡荡的,毒蛇并没有借势飞跃出来。

躲在防护服里,呼吸着甘甜纯净的压缩氧气,安全无比,心情丝毫不受影响。

当我们到达池边时,低头向下看,整个池子都已经变成了毒蛇的世界。石台被彻底淹没了,如果不是白光一直顽强地从蛇群中透出来,那么此刻墓室里应该会是一片漆黑才对。

不计其数的黑色毒蛇翻滚纠缠着,像是一层湖面上汹涌滚动的黑色波浪,已经上升到距离池沿有十五米的平面,也就是说,已经淹没了石台接近一米的高度。要想取得宝石,就得把手伸进一米深的蛇堆里,拨拉开几百条蠕动着的蛇身……

“八嘎——”谷野愤愤不平地骂了一句。

如果不是詹姆斯偷偷下令把谷野的雇佣兵全部干掉的话,也就不会耽误接近二十四小时时间,搞不好谷野已经拿到了“月神之眼”。

“咱们……开始吧?”既来之则安之,我卸下背上的工具,装好射钉枪子弹,并且把钢索扣在钢钉子弹的尾巴上,跪在池边,瞄准石台正上方的屋顶。

“啪”的一声,随着一阵硝烟散去,钢钉准确无误地射中了预定地点,并且一直穿入石壁里,连一点尾巴都不露。我抓着钢索的一头,使劲扯了几次,确信它的另一头已经牢牢地固定在屋顶上。

接下来,谷野会凭借这根钢索荡到平台上方,然后倒悬下去,伺机取得宝石。

我的目光落在石台上,猛地发现,怪不得蛇群一直无法遮挡住“月神之眼”的光芒,原来是因为它们虽然彼此挤来挤去,却对宝石有天生的畏惧感,都在拼命推搡着,企图避开宝石。

越来越多的覆盖在宝石上的蛇,身体被穿射成白花花的枯骨,随即被同伴们碰落下去,最后无影无踪。

如果不是毒蛇太多了的话,相信那宝石能凭借这种无形的杀伤力,在平台顶上形成一个圆形的防护圈。

“谷野先生,你对宝石的辐射力怎么看?这种防护服能不能具备足够的保护能力?”

其实,我很清楚这两套防护物服的制做工艺和材料,都是来自美国航空航天局的新品实验室。只要足够有钱,就算把美国总统的“空军一号”买下来都不是问题,何况区区两件防护服?

谷野沉默地卸下背包,检查着随手携带的小刀、撬棍、小巧的蓄电池电焊枪——

做完了这一切,他接过我手里的钢索,故作轻松地笑着:“一切没问题,希望咱们中日两国邻邦合作愉快!”

终于到了最激动人心的时刻,谷野助跑了四五步,猛然前冲,嗖的一声荡了出去。

蛇群察觉到有人在半空荡过来,同时抬头,整整齐齐地仰面吐着鲜红的信子,竟然让我恍惚觉得,下面是富贵人家铺着的一层极为豪华的立体地毯。

这种“海底捞针”的方法,曾为全球的盗墓者带来的了超过五十亿美金的收入。要知道,越是珍贵的宝物,越会藏在毒虫环伺之下,只有通过这种掠过、取宝、逃走的工作方式,才有可能把那些已经害几百人丧命的绝世瑰宝取出来,成就不二之名。

我希望谷野能成功,这件事似乎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

上一章盗墓之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