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盗墓之王 >

第七部 神相毕露 第一章 一击必杀的手术刀

罗拔倒退了几步,凶悍地俯身捡起了一名士兵手里的冲锋枪,暴怒地向苏伦射出一梭子子弹,枪口喷射出的闪亮火花,仿佛是他满腔怒气的宣泄。本来一个好好的反叛挟持计划,在我跟苏伦联手攻击下,顷刻间化为乌有,他怎么可能不恼火?

在整个哗变的过程中,自始至终,叛军似乎都忘记了手术刀的存在,这不能不说是纳突拉与罗拔的一个最低级失误。为了这个失误,罗拔付出的是失去生命的惨痛代价。当他丢弃了手里的枪,向右侧扑倒,准备拾起另一支冲锋枪时,喉咙里突然发出一声惨烈的嗥叫,连续在地上翻滚了几下,单手支地跳了起来。

他的喉咙上已经多了一柄贯穿喉结的小刀,像是被悬挂在架子上的烤熟的鸭子一样,可笑又可怜,只不过再也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同时出现的还有另外两柄同样的小刀,飞旋着,瞬间已经掠过了十一名叛军的喉咙,将这十一人的喉结全部割裂。

三柄刀同时迸射,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正是手术刀的招牌动作。

与此同时,铁娜在我身子下面按动了遥控器上的开关,第二次爆炸发生了,就在方才那六十人隐蔽的中心位置……

根本没有借助过多的士兵的力量,只凭苏伦、手术刀、铁娜三个,已经把六十名叛军全部消灭干净,犹如风卷残云一般。

手术刀出现在帐篷门口,身上披着厚厚的军用大衣,目光凌厉之极地向我这边扫了几眼,不向我发话,却是在问铁娜:“可以了吗?”

他的样子,跟原先的手术刀在外型上毫无两样,但内在的气质涵养却完全改变了,属于原先那个手术刀的深沉、老练、幽默一点都看不到,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发自内心深处的令人心寒的彪悍野性。

近五年来,江湖上的人都知道手术刀已经基本弃刀不用,极少出手杀人。像他这种地位,要干掉什么人,早就不必亲自动手,只要打一个电话出去,自然而然会有几千个江湖高手拼死为他效力。于是,所有人几乎已经忘记了他的飞刀神技,罗拔的死,自然也是这种“遗忘”带来的直接后果。

“你还好吗?”是铁娜冷淡矜持的声音。

“风哥哥、风哥哥、风哥哥……你怎么样?”接着响起的是苏伦关切无比的轻呼,并且她正匆忙地扯开我胸前的衣服,露出那件防弹背心来。还好,我并没有死,防弹背心卸掉了弹头的冲击力,嵌入最深的一枚,也只不过刚刚射穿防护板的一半。

我在苏伦的搀扶下坐起来,强装笑脸:“还好,有这件背心,死不了……”

刚才的情况,防弹背心穿在我身上,铁娜的身体自然没有丝毫防护,这一梭子子弹若是射在她身上,后果就会糟糕得无法设想了。

“没事就好,谢谢你救我——”铁娜并没有说太多肉麻感激的话,她与苏伦同时在场的时候,自己总会表现得高高在上、目空一切。我知道这不是她的本性,或许是不愿意让外人看出来她要跟苏伦争什么。情窦初开的女孩子总是矜持而骄傲的,她虽然贵为将军,却也毫不例外。

一想到“情窦初开”这个词,我心里未免轻轻一动:“她对我动情了吗?或许是吧?若不动情,怎么会把自己的贴身防弹背心拿给我穿?”

望着她的背影走向北面的军车,我有一瞬间的失神。

苏伦在我耳边一声轻叹:“风哥哥,你太……鲁莽冲动了……”她的发香随风钻入我的鼻翼,痒痒的令我连打了四五个喷嚏。

铁娜登上一辆军车的车顶,亲自挥动着红、白、黑三面小旗向气势汹汹杀过来的装甲运兵车打着旗语。

苏伦略有些奇怪地自语:“嗯?原来他们是自家人?这可怪了,到底沙漠军团的大规模行动是为了什么?军方与政府不是已经剑拔弩张了吗?怎么又会联手在一起?”

我挣扎着站起来,既然铁娜没事,我该先回帐篷去,探看谷野与藤迦才对。“死而复生”,是个巨大的神秘话题,等到明天大局已定,铁娜肯定会过来关注询问,所以我得先弄明白谷野到底是……

“奇怪?我为什么一行一动都会想到铁娜?好像在营地里的很多事,都是为她做的……”我的思绪有些混乱,踉跄着向前走。苏伦紧紧跟在后面,此时所有的士兵已经开始自动散开,收拾残局。

这种场面,给我的感受是:“一切都是按某个计划进行的,就像一场按照分镜头脚本演出的战争片。”这么一想,我嘴边不由自主露出了一丝苦笑,那种“被人愚弄”的奇特感觉又浮上了心头。

帐篷的门帘深垂着,里面安安静静。

苏伦皱眉:“风哥哥,谷野……真的……复活了?”方才如果不是有狙击手虎视眈眈的高处制约,她可能会在听到这消息的第一时间就飞奔到帐篷这边来了。这种天方夜谭似的“复活”场景,并非任何人都能遇到的。

“当然,我怎么会骗你。他死,是真的;复活,也是真的。不信,咱们进去看好了——”我的手已经触到门帘,陡然间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气随风卷出来,瞬间塞满了我的鼻腔,几乎让我有要猛烈呕吐的激烈反应。

苏伦倒吸了一口凉气,唰的拔出手枪,猛地切在我前面冲了进去。有血腥,当然会有危险,她抢先一步进去,跟方才我冲出去为铁娜挡子弹几乎是一模一样的翻版。

门帘掀起时,我首先看到了詹姆斯的背影,双手举在半空中,仿佛要抬手去捂自己的嘴巴。那是一个“震惊、骇然”的动作表示,当然任何人看到谷野现在的情形时,似乎都会惊骇万分。

谷野背靠行军床坐在地上,无力地垂着头,双手耷拉在膝盖侧面。淋漓的血,从他胸口一直滴到脚边,然后落在沙地上,被干燥的黄沙吸收得只剩下一层浅褐色的痕迹。鲜血的另一头,出现在藤迦的床上,而且是藤迦的手上——

藤迦身上的绳索、被子都不见了,平静地躺着,呼吸匀称,仍旧昏睡。

灯光下,她身上形式古怪的黄金套筒,发出诡异莫名的光。血最初是出现在她手上的,等我绕过詹姆斯的身体遮挡,才发现她的嘴边也有鲜血。

苏伦的枪口先是对准了谷野,接着指向藤迦,随后掉头指向詹姆斯。

从我离开到急匆匆地赶回来,中间耽搁的时间,大概在半小时到四十分钟之间。其间,全部注意力都在营地里两军对峙之上,根本无暇估计这边帐篷里的状况。

“博士,这是怎么回事?”苏伦打开手枪保险栓,全神贯注地盯着詹姆斯。

谷野死了,藤迦是植物人,要问发生了什么情况,当然只能询问詹姆斯。我走到藤迦床边,凝视着她嘴角的鲜血,一股惊心的颤栗不由分说袭击了我的全身。因为目前看起来,最直观的联想,就是她曾用手捧起过什么东西,吞进了嘴里。

“是什么东西?一个植物人能做什么?能随便爬起来吃东西吗?不可能!不可能……”我知道自己不该再使用“不可能”这个词汇,但刚才的联想,无论谁听了都会脱口而出这句话。

詹姆斯摊开双手,大梦初醒似的满脸无辜:“我……我只比你们早到一分钟,甚至不到一分钟……我进来,现场就是这个样子!苏伦小姐,别用枪指着我,当心走火……”此时,至少他的手、嘴是干干净净的,脚下踩着的沙子位置也略微凹陷,与“站了一分钟”的情况基本吻合。

他皱着眉,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不停地又是耸肩又是摇头。

毫无疑问,藤迦仍在昏睡中,跟我离开之前没有什么变化。

苏伦收起枪,蹲在谷野身边看了看,嘴里不住地倒吸着凉气:“风哥哥,是心脏……是心脏不见了!”

谷野身体上的伤口是一个不规则的圆形,仿佛是被什么动物的爪子劈胸击中,攫取了他的心脏后,瞬间死亡。这简直是个绝妙的讽刺,一个刚刚“死而复生”的怪人,竟然转眼间又被别人轻易杀死,还攫走了心脏。

苏伦站起来,伸手在自己前额上轻轻敲了两下,若有所思:“风哥哥,我怀疑……会不会是……青龙会?”她仍然向詹姆斯斜眼瞟着,神色间仍然怀有绝大的不信任。

帐篷在北方的肆虐吹动下,又发出一阵瑟瑟的抖动。看来,营地里所有的帐篷都受了刚才大爆炸的影响,明天需要重新加固一次才能用。

我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纸巾,慢慢擦掉了藤迦手上的血痕。

有一个奇怪的问题,之前我从来没有注意到的,那就是藤迦虽然处在“植物人”状态,但指甲一直都在疯长。当前目测看,十指上的指甲都超过了两厘米,苍白锐利,看上去有说不出的古怪。

“你说什么?”詹姆斯惊骇地叫起来,双手高举,像只受惊的大猩猩。

刚才苏伦的话说得够清晰了,是“青龙会”——我之所以一直没有开口,就是在反复想着这件事与青龙会可能存在的关联。

“不可能!”詹姆斯受了我的传染,也开始频频使用这句话。

“不可能——”詹姆斯的双手狠狠地在半空里挥舞着。

“为什么不可能?”我跟苏伦几乎同时反问他。同时,我蹲下身子,看着藤迦指甲缝里嵌着的某些乳白色的东西。

青龙会是个神秘的组织,也是目前唯一一个令北美和欧洲列强谈虎色变的恐怖组织。

在二十世纪近百年的时间段里,提到全球最鼎盛的三大跨国黑帮,毫无疑问应该是意大利黑手党、华人社会三联帮、东亚日本的山口组。有据可查的联合国国际刑警总部资料表明,每年在全球各地发生的大大小小的暴力恐怖事件,有百分之八十七与以上三大组织直接有关,有百分之十间接相关——可以这么说,三大组织的一举一动,直接牵动着国际刑警总部的敏感神经。

不过,世纪之交钟声响起的当晚,三大组织里至少有超过三十名高层副职头目,突然遇袭身亡,而敢于同时向三大组织挑战的,就是这个“青龙会”。五年内,青龙会的势力以几何级数迅速膨胀发展,最终成为令国际刑警越发头疼的新一代恐怖势力,名声直逼总部在意大利西西里岛的黑手党世家。

“我是说,青龙会的势力好像……从没在非洲这块蛮荒之地出现过,他们的地盘是在欧、亚、南北美……”

詹姆斯是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人,否则也不会受到手术刀的隆重邀请而参与发掘金字塔这样的大事。他走到谷野身边,俯身观察了一分钟,推了推眼镜,没说话之前先倒吸了一大口凉气,而后才语调艰涩地说:“你的意思,是青龙会的‘重生者’做的?”

说到“重生者”或许很多人感到陌生,但若是提起几年前在日本闹得沸沸扬扬的“奥姆真理教”组织,几乎所有关注新闻媒体的大众都耳熟能详。“奥姆真理教”的教义,是要教众通过“自杀”或者“杀人”来获得“新生”,并且这一邪恶理论在全球各地夺取了数以万计的人的生命。

邪教之所以能把自己的诡谲教义传播出去,其蛊惑人心的论调往往都会说得天花乱坠。我曾看过“奥姆真理教”的宣传册子,不但将“死而复生”的美好理论发挥到了极致,甚至引用了佛经中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样的经典句子,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国际刑警组织已经有充足的证据认定,“奥姆真理教”不过是青龙会的“重生者”这一派别的微小组成部分,而“重生者”的总部是设在南美热带丛林的某处,依托数个半原始部落遮掩行踪,并且跟所有的“猎头族”都保持着紧密联络。

其实,早在谷野提到自己会“死而复生”时,我若是警觉些,应该也能联想到“重生者”那个组织上去的。不过,从“万蛇之窟”里好不容易返回后,无论精神还是身体,全部疲倦之极,根本没精力考虑这些。

苏伦咬着唇冷笑:“不错!是‘重生者’!博士,你是闯荡江湖的顶尖人物,想必对那个邪教组织了解颇深吧?”

她对詹姆斯的这种敌视态度,让我微微有些不解。

詹姆斯摇头:“毫无了解,我只是个埋头于试验室的学术研究家,怎么可能跟青龙会、跟‘重生者’有打交道的机会?”

我们三个几乎同时大笑起来,因为像詹姆斯这样的“学者”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并且玷污了“学者”这个高贵的称号。做为美、印双方的两面间谍,他的脸皮不可谓“不厚”。

外面的紧张局势明显缓和下来,看来,真正中了圈套的是纳突拉与罗拔这群叛军,而军方与政府间的剑拔弩张,只是一种假像,也是故意造势、让叛军跳出来上当的一步妙招。

苏伦忽然苦笑:“风哥哥,你又给人家利用了……”

的确,从手术刀发出飞刀的那一刹那起,我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

詹姆斯的神情一直都很古怪,仿佛提到“重生者”的问题后,实实在在将他吓住了,恨不得马上就退出漩涡。

等詹姆斯退出去,苏伦向我张开了左手,让三枚弹头叮当撞击着落在地上:“风哥哥,这些弹头根本没办法射杀你——弹头里的火药已经倒掉了四分之三,撞针激发这些先天性营养不良的子弹后,射击产生的杀伤力,比空包弹强不了多少。你又穿了最精良的防弹背心……所以,目前可以得到的结论是,有人不想让你死,但又想考察你对她的关心,所以才把咱们这样的、与大局无关的棋子,一起放在棋盘里……”

我弯腰拾起一枚弹头,伸手指一弹,果然感觉出里面填充的火药极少,虽然外表黄澄澄的极具威慑力,实际射击效果正如苏伦所说,根本无法对身穿防弹护具的人造成致命杀伤力。

“又是铁娜的花样?她到底在搞什么鬼?”

换掉叛军子弹的人,肯定是铁娜,而且可以推断,所有的叛军行动,尽在她掌控之下,就算没有我跟苏伦的出手帮忙,她也绝对没事。

我的脸又红了,自以为拼死为她挡子弹是多么伟大壮烈的英雄行为,其实……

帐篷外,响起士兵全体集合的口令声,并且随着引擎再度轰鸣,那些外来的装甲车也缓缓退去。

苏伦开了帐篷后墙上的小窗,夜风扑进来,很快就把血腥气驱散干净。同时,她指着装甲车消逝的方向,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风哥哥,铁娜只不过是在考察你的耐性。我想,这次的考察结果,肯定是百分百满意。接下来,你在埃及境内的好运马上就要开始了……”

能为铁娜冒死挡枪,并不在我此前的计划之内,当时情急之下,不过是冒死一搏罢了,却实在想不到中间还有很多复杂的内幕。

这场兵变来得快,也收得快,事实证明,这只是一场铁娜清除内奸的闹剧,纳突拉与罗拔迫不急待地跳出来,在知情人眼里,不过是愚蠢可笑的跳梁小丑——而我在其中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呢?

天亮时,营地里重新恢复了秩序,彩虹勇士方面,共损失了九十五名队员,剩余的士兵已经重新做了编队分组,并且全部是效忠总统、效忠铁娜的核心队员。

铁娜已经及时地派人通知安抚外来人员:“兵变平息,大家少安毋躁,不必惊慌。”

名义上的外来人员,只剩下我、苏伦手术刀和詹姆斯,外加一个植物人藤迦。谷野的死,在营地里所有人的目光中,根本是比死掉一条野狗大不了多少的事。看起来,日本人的名声犹如德国纳粹党一样,在全球任何一个国家里都不怎么受欢迎。

我跟苏伦一直呆在藤迦躺着的帐篷里,整晚都没睡。我们非常仔细地擦掉了藤迦身上所有的血迹,细心检视了藤迦的每一根指甲。至于谷野的身体,则已经被训练有素的士兵们收敛进了巨大的尼龙裹尸袋里。

“风哥哥,你信不信是藤迦杀死了谷野?”苏伦的问题,始终都是围绕谷野之死的。在与詹姆斯对话的过程中,她始终存有怀疑,觉得詹姆斯才是凶手。

植物人杀人的怪事,此前根本没有听说过。若真的是藤迦猝然杀死谷野,之后仍旧直挺挺地躺回床上,这个过程听起来完全像是鬼神传说中的“炸尸”。

我的脑子里已经无数遍模拟着当时的情景——

谷野解除了藤迦身上的绳索,俯身去抱她的身体,要把她扶起来,丝毫没有提防藤迦会突然出手,迅猛地插入了他的胸膛。那一插之势,必定是又准又恨,准确无误地攫取了谷野的心脏。

谷野受痛之后,放开手,踉跄后退,撞到行军床后无力地坐了下来……

至少从现场痕迹来看,可以做这样的解释,此时有一个大的疑问就是:“谷野的心脏到底去了哪里?”

当然,我们有现成的答案,是在藤迦的肚子里,因为她手指上有血,嘴角上也染了大片血迹。

好几次,我拿纸巾擦拭藤迦嘴角上的血迹时,忍不住胃里有一阵阵的剧烈抽搐,因为我不相信这么漂亮的日本女孩子会是杀人噬心的“重生者”党徒。在“重生者”的指导思想里,杀死一个人,吃掉他的心脏,会增加自己的重生能力。杀人越多,重生的可能越大。而“同门自残”,则更是快速提高能力的捷径。

“风哥哥,你在想什么?”

已经记不清这是苏伦第几次问我了,整晚我都精神恍惚,一方面是来自铁娜匪夷所思的计划,另一方面则是谷野死而复生、生而又死的际遇。

“这个……或许能证明我们的某种猜测……”苏伦从谷野先前躺过的行军床下取出了一架烟盒大小的微型摄像机,在手里扬了扬,长长地呼出一口闷气。

“整晚的资料都在里面,我想……半小时后,真像就能天下大白。别担心,我总觉得真正值得怀疑的应该是詹姆斯博士,而不是这个什么藤迦公主。”苏伦的跟踪监视无处不在,从某些方面来说,这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好习惯。

苏伦是个极为细心的女孩子,她之所以要在最后才亮出这个暗藏的摄像机,完全是为了避免过早出示证据而影响我们对现场的证据分析。

天亮了,所有的检查告一段落,也该是一切真相大白的时候了。

我们一起挑开门帘走出来,正好看见手术刀立在空无一人的井架边,低着头向下望着。在昨晚生死攸关的兵变枪战中,所有人都已经忘记了竖井、隧道、毒蛇、金字塔的存在。

苏伦微微一怔,压低了声音:“风哥哥,看他背影——”

上一章盗墓之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