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盗墓之王 >

第七部 神相毕露 第二章 谁是重生者?

她不再称呼手术刀为“哥哥”,而直接用“他”这个字代替。女孩子的直觉有时候会无比灵验,不能不引起重视。

手术刀的肩膀很宽,腿很长,当他挺直了身子时,像极了临溪而立的仙鹤,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冷漠孤傲。从他站立的地方向下看,除了明明灭灭的灯光,什么都看不见。更为奇特的是,他虽然是发掘土裂汗金字塔的最主要发起人,到了营地之后,却很少亲自出面主持项目,仿佛一旦把发掘权转让给了谷野,自己就已经无事一身轻了一样。

“你能看出他有什么不对吗?”苏伦把声音压得更低。

“没有,只是觉得他有点消沉,其他的,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妥……”这次到埃及来,一直都感觉到手术刀的过度消沉。只是先前谷野出示那些照片时,曾引起过他的小小激动,之后便一直沉迷于烟酒,很少大声说话,更极少大声欢笑。

“他是……风哥哥,我有好几个证据,唉……我说不出口!”苏伦的脸红了。

就在此时,手术刀忽然转过身来,面对着我们俩。阳光在他脸上自然而然地镀了一层金,略微显得有些怪异。他扬起手向我们打招呼,十指上至少有四只戒指反射着凛凛的光芒。

苏伦浑身一颤,向我旁边靠了靠,似乎心里受到了某种骇然的惊吓。

“风、苏伦,昨晚辛苦了,可有什么发现?”手术刀向这边走,平静地边走边打招呼,倒背着双手,步伐沉稳,绝对是江湖龙头老大不怒自威的深沉风范。

我苦笑着摇头:“什么都没有,谷野死了,又少了一个进入墓穴拿回宝石的得力人手。”

手术刀仰天大笑:“那有什么?风,我最看好你,没有日本人,也根本挡不住咱们。我不会看错的,你肯定有在盗墓界里重新称王的潜质,好好干!”这些,都是普通的寒暄客套话,他没露出任何破绽。

再有,昨天晚上那手三刀齐飞的杀人绝技,那是手术刀的独门手法,旁人是绝对模仿不了的。基于这层意义,我宁愿相信面前的人是真的手术刀,只不过是生活习惯上的稍微改变,才会令苏伦产生了莫大的怀疑。

“苏伦,你脸色不太好,怎么了?”手术刀关切地看着苏伦,眼神中蕴含着满满的疼爱。

苏伦垂着头,闷声闷气地:“整晚没睡,我头疼的厉害——你们聊,我要回帐篷去休息了……”说完便低着头匆匆走向我们的帐篷。

手术刀纳闷地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自言自语:“女孩子大了,心里就老是藏着秘密!风,拜托你好好照顾她……”

此时,我跟手术刀之间大概有三步距离,蓦的感到一股阴森森的劲风从他身上直卷出来,呼啦一声旋转着卷上半空。我的视线迅速上扬,当然,风是看不见的,我只望见被朝阳染红了的蓝天上的云朵。

那阵风停留在手术刀头顶大约三米高的地方,我看不见它,但我能深刻地感受到风里挟带着的阴森肃杀和无穷无尽的敌意。

“风,你做什么?”手术刀耸着肩,困惑不解地问,同时随着我的视线向上望去。

他是身经百战的江湖高手,对于死亡、危险的感知,应该比我灵敏得多才是,绝不可能感受不到那阵风的存在。

“没什么,只是一阵风。”我淡淡地回答,那阵诡异的风骤然间就散失在无边无际的空气中,但那种恐怖邪恶的感觉却深深地刻在我的脑子里。

“没事就好,我猜你是累了,快回去好好休息。如果明天可以的话,咱们一起进入金字塔去,把‘月神之眼’取出来。”他大度宽容地挥了挥手,看来已经把“月神之眼”视为囊中之物。既然他能帮助铁娜平乱,关键时刻毫不留情地出手杀人,肯定是已经跟埃及政府达成了某种秘密协议。

我长叹一声:“手术刀先生,最可惜谷野死了、班察又失踪,那些照片的下落也就成了一桩无头案了……”

手术刀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什么照片?很重要吗?”

我吓了一跳,表面上装得波澜不惊,但内心深处却排山倒海般涌起了波澜。眼前的手术刀竟然忘记了跟谷野做过的口头承诺,用土裂汗发掘权向谷野换所有的神秘照片——照片是一切复杂行动的最初源头,他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忘了?

“没什么,没什么,我是说谷野的死有点古怪,日本政府方面不可能会善罢甘休!”

这个话题,就这么轻轻松松岔开了。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对话里,我已经尽最大可能地详细观察手术刀,企图从他的言行举止中找到支持苏伦的怀疑的证据。

天下不会有那么巧的事吧——

谷野是假的,是真正的盗墓专家谷野神秀的双胞胎弟弟,唯有双胞胎,才可能在外貌上长得一模一样。难道手术刀也会有另外的双胞胎兄弟,此时是他们两个交替出现在我面前?问题是,如果世界上真的存在两个“手术刀”的话,苏伦肯定会有所察觉……

带着巨大的疑惑,我回到了帐篷里。

苏伦正在打电话,嘴里说的,全都是长串长串的阿拉伯数字。她是在采用古老的军方密电码的加密方式通话,目的不言而喻,是要避开此时关注胡夫金字塔区域的各国间谍卫星的耳目。

桌上,苏伦的笔记本敞开着,刚刚接驳好摄像机。

我郁闷地一头扎在床上,闭着眼睛,回味着方才手术刀的表情。他真的忘记了曾经跟谷野约定的交换承诺,千真万确,因为我问那个问题时,他的眼神里一片茫然,可见对那件事毫无印象。

真正的手术刀是没有如此健忘的,他甚至能把由年轻到现在几百次盗墓过程的详细步骤、共同的合伙人、雇佣的民夫姓名都记得一清二楚,像大英电子博物馆的查询系统一样准确无误。所以,他不是原先的手术刀,而苏伦的怀疑已经开始一步步得到验证。

“天哪!发掘土裂汗金字塔这件事,的确已经走到难以逾越的瓶颈了!除了苏伦之外,我简直没法相信任何人——包括铁娜在内。谷野死了,关于照片、关于大哥‘盗墓之王’杨天的一切线索都断了,那么,我还有在此地停留下去的必要吗?”

苏伦扣了电话,走近我,缓缓地叹了口气:“风哥哥,你也感觉到了?他不是哥哥,他是另外一个人。”

我把脸深埋在叠好的睡袋里,尽量控制自己的沮丧情绪。

“那么,他会是谁呢?他怎么也会对土裂汗金字塔发生那么大的兴趣?唉……等小燕到了,或许能解开一些谜团?”苏伦的手慢慢贴在我的后背上,一股缓慢流动的热流从她掌心里透出来,浸润到我的身体里,直达四肢百脉,暖洋洋的,有说不出的舒坦。

“别说话,风哥哥,这不过是发掘金字塔的瓶颈。一旦撑过去,马上能看到柳暗花明、峰回路转的大好天地——你知道吗?对那些照片的进一步分析论证,几乎可以百分之百地肯定,杨天大侠绝对还活着。对你来说,这是不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苏伦的话又一次提醒了我:“如果那些照片是真的,如果大哥真的被禁锢于某个黑暗的地方,我一定得打起精神来……”

我撑起身子,指着苏伦的电脑:“那些录像资料显示了什么?”

苏伦舒了口气:“我还没看,等你一起来看……唔,我请的黑客高手马上就到,解开钻机密码后,咱们第一时间开工,只是我在担心昨晚连续的爆炸过程,会不会导致通向金字塔的隧道坍塌掉?或者,金字塔内部的结构是不是还会发生突变?”

她考虑的问题已经足够多了,但在帐篷外接话的铁娜还是毫不客气地指正了她的错误:“为什么一定要走地下隧道?现在,关于金字塔发掘的所有事务都由我说了算,所以我提议,咱们采取正面进入的方式,直接打通土裂汗金字塔裸露的地面部分,另外凿一条通道进去,岂不顺畅得多?”

铁娜大踏步地走进来,傲慢飞扬的气势比兵变之前更加炽烈。

“哼哼,好办法!不过,我得提醒铁娜将军,贵国要是早允许如此野蛮地开发金字塔的话,胡夫金字塔下面的秘密,早就提前十年解开了!”我开始喜欢铁娜,但不喜欢她的嚣张,终于还是忍不住刺她两句。

铁娜向我望着,笑中带嗔:“哦?你不同意我的想法?难道你不想早些拿到‘月神之眼’吗?”

我冷笑着低下头,把更伤人的话咽回肚子里。

“说呀?怎么没词了?我知道,每个沉浮在盗墓这一行里的高手,最渴望的就是早一步揭开目标下埋藏着的秘密——风,我只是想帮你,要尽快满足你的好奇心……”铁娜的声音放低了些,气势也削弱了很多,竟换了一副低声下气的口吻。

我禁不住心软了,向她咧嘴笑了笑,算是和解。

其实扪心自问:“铁娜少年得志,统率彩虹勇士,名满本土,就算偶尔有骄傲、翘尾巴的时刻,也不为过。放眼整个非洲大陆乃至全球,像她这样年轻漂亮的女将军,再找不出第二个了。我又何必老是扫她的兴?让她小小地得意一下不好吗?”

女孩子天生是要人娇宠着、爱护着的,我再跟她较真下去,倒显得我一点肚量都没有了。

苏伦已经接过话题:“没问题!铁娜将军,我向你汇报过的那个黑客朋友,三小时后到。按照他的估算,大概会在五小时内破解秘密,黄昏之前,钻机就可以投入使用。”

铁娜妩媚地一笑:“好,黄昏时,一边看大漠落日的风景,一边钻探古人留下的秘藏,单是想想就够浪漫迷人的了……”她斜眼瞟着我,似乎话里蕴藏着无限深意。

我假装看不见,起身走到桌前,在键盘上敲了几下,摄像机里的资料立刻开始播放。

先前跟随汤的工作人员,已经在遣散工人时,被铁娜单独软禁了起来。她很有远见,知道钻机和操作人员总能派上用场,所以预先做了未雨绸缪的安排。若是那位黑客高手的工作不出问题,只怕今晚铁娜会挑灯夜战,在金字塔上再凿开一条通道。

“金字塔内部结构变化后,上下数层会不会是能够随意贯通的?其实只要钻机开始工作,完全可以在任何拦路的墙壁上凿出洞来,直线穿过……”真是得感谢汤,若不是他带来了如此犀利的钻探武器,哪里会让我们经历如此惊心动魄的故事?

“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呢?”苏伦低声叫起来。

我拉回注意力,画面上,谷野正慢慢走到藤迦床前,动手解那些绳索。这一步,与我推断的差不多,他是想把藤迦暂时解放出来,然后换用另外的行动方式载回日本去。很明显的一点,藤迦的身体在不停地蠕动着、挣扎着……

铁娜忍不住也叫起来:“天!她活了!她活过来了……”

目睹一个植物人陡然间做出肢体动作,的确让人惊诧,问题是接下来——

谷野解开了藤迦后,俯身刚刚要去抱她的脖颈,藤迦的双臂倏地扬了起来……画面只能记录这个角度,因为摄像机是藏在谷野床下的,他一俯身,已经把我们观看的视线全部挡住。紧接着,谷野大叫一声,向后踉跄着退过来,撞在床沿上,缓慢地坐倒。

藤迦的手里捧着血淋淋的一团东西……再往后,屏幕上出现了一大片雪花,喇叭里也满是嗤啦嗤啦的噪声,显示拍摄到的资料只能到这里,后面什么都没录到。

这也几乎是不可能的,苏伦的偷拍工具还没有这么垃圾低能,怎么会无缘无故就漏掉了后面的部分?

苏伦迅速地在摄像机上调了几个按钮,随后以“快进”的方式又将资料过了一遍,仍旧是相同的结果,资料只保留到谷野倒地、藤迦满手鲜血为止。

铁娜忿忿地骂了一声粗口,站起身,极为肯定地下了结论:“毫无疑问,藤迦已经从植物人状态清醒过来了,并且性情残暴,甚至可以推断她已经变成了杀人僵尸怪物。我建议,马上把她消灭掉,以免杀伤更多无辜的人。”

我跟苏伦都没有应声,又开始第三遍看那些录像资料。

回想当时与詹姆斯的对话,大家都在怀疑杀伤谷野的惨烈手段,来自于隶属于青龙会的“重生者”成员。当时的情形跟现在的录像资料互相印证,似乎“藤迦是凶手”这个定论已经毫无疑问地浮出了水面。

“喂,你们两个,到底什么意见?难道要等到藤迦跑出来满营地里杀人再做打算?”铁娜不满地跺着脚,连续不断地在帐篷里转着圈。

近年来,好莱坞方面关于“僵尸、吸血鬼、招灵”这一题材的电影层出不穷,再加上有《刀锋战士》系列这样的轰动性大片造势,在全球观众心目中种下了“黑暗处充满了吸血僵尸”这样的恐怖印象。这也不难理解此刻铁娜焦躁的心情,在她的统治范围内,怎么可能任一个已经化为魔鬼的植物人存在?

苏伦有些失望,我能猜到,她一直怀疑詹姆斯才是凶手。

我们开始看第四遍资料时,铁娜大踏步地

甩手走了出去,一路大声命令卫兵:“好好看管存放植物人的帐篷,调十支喷火器过来,如果帐篷里发生什么古怪事件,尽管开火,格杀勿论。”

做统率千军万马的将军,需要的就是她这样坚决果断的铁血手腕,否则治军不严,最后只能把军队领导成一盘散沙。

我按了“慢放”键,从我离开帐篷时开始,降低帧率,以每秒十五帧的速度缓缓前进。画面的质量根本不敢让人恭维,与上次苏伦在我身体上安放摄像机拍到的我失忆前的画面相比,这次的要模糊许多,并且画面上不时出现横七竖八的干扰波。

“风哥哥,这部摄像机是尼康公司的最新产品,采用的是高感光度外加红外线自动补偿辅助的捕捉技术,即便是在只有一支五瓦日光灯的幽暗环境里,都能拍到清晰正常的连续画面。我觉得,就像上次被白光消弥了所有图像的经历一样,这次的意外,也是有人故意造成的……”

对于摄像机的质量,我无条件相信。工欲善其事,必先利于器,这个道理,苏伦会比我更明白。尼康公司是光学仪器界的一级生产商,他们的数码相机和摄像机,销售遍及全球,性能毋庸置疑。

画面以一种跳跃的姿势前进,一直播放到谷野俯身、藤迦出手的刹那,我按下了暂停键。在此之前,藤迦身体的扭动令我生出了“她一定痛苦万状”这样的感觉,就像——一条离开了湖水的鱼,在拼命挣扎着。

我发现,藤迦的眼睛一直都是闭着的,即便是最后插中谷野身体的那一瞬间,她的眼睛仍旧闭着,像是一个梦游病患者。很可惜,后面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一片雪花。

苏伦沉默地拿起摄像机,在手里托着翻来覆去地看。

杀人噬心这样的残忍手段,百份之九十是“重生者”做的,假定藤迦和谷野都是“重生者”组织的人,那为什么藤迦到现在还没有正式醒来?或者谷野为什么不早些救她,直拖到自己被刺身亡?

到现在为止,藤迦杀了谷野,又吞吃了他的心(只是假设),那她接下来会怎么样?难道还会甘心继续做植物人……

“风哥哥,我们不如……出去走走……”苏伦放下摄像机向我提议,眼底深处仿佛有两团无奈的火苗在跳跃着。

出了帐篷,我们下意识地一直向西慢慢踱着步。

营地里很安静,所有死掉的士兵尸体已经被妥善掩埋,先前剑拔弩张的紧张气势已经不见了,除了四面稀疏的流动岗哨外,大部分人都在各自帐篷里休息。井架旁没有岗哨,空荡荡的,显得异常冷清。

瞭望塔爆炸后的巨大沙坑仍旧裸露着,默默地记录着昨晚激烈的战事。

天很蓝,云很淡,阳光朗照——在这种环境下,我郁闷的心情慢慢得到了缓解,从极度沮丧中自拔出来。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出了军车的防护圈,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

“风哥哥,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苏伦歪着头,向我满含深意地笑着。刚才,她一直低头沉默不语,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好,请讲。”我点头,不知道她怎么突然有了讲故事的兴致。

苏伦清了清喉咙:“故事发生在北欧瑞士靠近雪山的一个小镇上,有一个小家庭,丈夫是医生,妻子是护士,两个人合力开了一家诊所,生意还算过得去……”

她只讲了个开头,我已经知道她想表达什么了,马上插嘴打断:“苏伦,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你要说的是——藤迦在梦游?藤迦是个梦游症患者,她在梦游中误杀了谷野?”

北风将苏伦的头发吹得胡乱飞扬起来,她紧了紧衣领,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只是……猜测或者是……假设……风哥哥,任何事,都可以做无数次假设对不对?条条大路通罗马,既然咱们在摄像机里遇到了难题,何不换条思路来解?”

她对詹姆斯的怀疑开始产生了动摇,所以才会用“梦游”这样的借口来为藤迦开脱。

那个轰动瑞典的诡异杀人故事是这样的——

那个家庭没有孩子,只是两个人的世界。有天早晨,医生醒来时,发现妻子血溅床头,给人用尖锐的冰斧砍断了脖子。他当然火速报案,警察赶到后,经过长达数个月的调查,始终无法找到凶手。

凶案发生时,所有的门窗都是从内部紧密关闭的,屋里只有夫妻两个。若真的硬要指出谁是作案人,那么只能是那个做医生的丈夫。但是,镇上所有的居民都出来作证,丈夫是多么地疼爱妻子,是发自内心的真爱,绝没有可能杀害自己的爱人。最后,经陪审团合议决定,丈夫无罪。

一年后,当这桩血案的余波全部消失时,医生又娶了另一个女子,同样爱之入骨,但凶案再次发生了——同样的惨剧共发生了五次,以至于医生悲痛到抱着自己死去的妻子哭得咯血昏倒。

凶手到底是谁呢?直到有个聪明的探员在医生家里偷偷安置了摄像机,才拍到了医生每天晚上起床梦游,穿戴好可以遮掩指纹的手套、雪地防滑靴,然后手握冰斧,向自己妻子曾经睡过的枕头疯狂地连续猛砍。做完这一切,医生会再收拾好一切,回床上躺下,做出搂抱妻子的动作,安然入睡。

案情的真相,不过是一个隐蔽极深的重度梦游症患者在错手杀人。

苏伦提到这个真实案例的用意,其实是在说“藤迦梦游、无意中杀人”,至于她为什么要仿效“重生者”那样杀人噬心,或许只是做梦时的某种潜意识发作的结果。

上一章盗墓之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