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盗墓之王 >

第七部 神相毕露 第五章 幽莲再现

苏伦结束通话时,我的牙齿仍旧在“咯咯咯咯”地不停打颤,仿佛病入膏肓的伤寒病人一样:“你在……跟谁……谁通电话……”

我需要有更多渠道的数据来证明这些图片的准确性,小燕是苏伦带来的,这些神秘图片自然跟苏伦也有关系。

苏伦一声长叹,还没来得及回答,小燕已经背对着我,毫不在意地甩出一句:“嘻嘻,那是五角大楼里最漂亮、最有钱、最有人缘、最官运亨通青云直上的燕逊小姐罢了,你难道不知道?”

不知不觉中,我的手已经扣上了小燕的肩膀,沉声叫着:“小兄弟,关于这些照片,我需要你有进一步的说明,帮帮忙好不好?”

小燕“呀”的一声怪叫,肩膀一晃,挣脱了我的擒拿手。几乎是电光石火的刹那间,他的肩头上反生出一股巨大的弹力,令我的手如同触电般被凌空弹开。他仍背对着我,左脚一闪,脚尖已经匪夷所思地逼在我的喉咙上。

这一招的古怪之处在于,他的身体是背对着我,左腿怎么可能旋转任意角度踢过来?这样的攻击方法,分明是瑜珈武功里的最高明手段——小燕只是个不到十八岁的年轻人,就算从下生起开始修炼瑜珈,也不可能在十几年内速成……

“别逼我,姐姐不许我跟人打架——哗,他妈的十二层结束,还有十二层,美国鬼子在搞什么东东?一台破钻机而已,搞得这么神秘?”

小燕收回了脚,双手突然停止了动作,像个努力思考问题的好孩子,伸手去揪自己头顶的凌乱头发,一边揪一边喃喃自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交手一招,他不但使出了中国武功里最精妙的“沾衣十八跌”,还露了一式高明的腿上功夫,让我突然觉得,面前这个貌不惊人的丑陋少年,绝对算得上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江湖奇侠。

我诚心诚意地说了一句:“对不起。”刚才我太激动了,真是不应该。

小燕根本没听见我的话,忽而垂头丧气、忽而双眼放光,突然大声地叫着:“苏伦姐、苏伦姐……我懂了,这套密码程序,根本就是美国航空总署的‘核保险’程序。再怎么说,一台民用钻机都不可能动用到这种程序,除非……除非……我想不通……我真的想不通……”

他改用双手用力抱住头,拨浪鼓一样摇来摇去,把耳朵上镶着的两个黑色琥珀耳坠甩的像要飞出去。

此刻,我们三个的脑子都很乱,苏伦示意我向帐篷外走,我们必须得避开小燕谈一下照片的事,否则今晚的工作没法再开展下去。

太阳过了中天,营地里一片懒洋洋的寂静。纳突拉死后,那个大帐篷归手术刀单独使用,顺便接管了谷野拥有的全部资料。此刻,所有的帐篷门口都帘幕低垂,听不见人声。

“那些图片,千真万确,日期最近的一张,是在五月一日。风哥哥,所有图片都是出于美国太空总署布置在赤道上空的‘非星九号’与‘非星二十五号’拍摄所得,报送给51号地区后,做为一级战斗机密呈交五角大楼总指挥拉姆斯菲尔德过目,然后转呈美国总统本人。”

不等我发问,苏伦便把刚才得到的最新情报源源本本说出来。她的表情非常严肃,可见对这份情报,也感到复杂难解。

风卷着她漆黑的长发,更吹拂着她的纤细腰肢,此刻看上去肯定是无比动人的,但我的心思全部在那些图片上,双眼酸涩肿胀,根本无心欣赏她的绰约风姿。

“那是……杨天?‘盗墓之王’杨天?”我艰难地问了这么一句。

“是,至少美国人的所有资料,都显示了这一点,而且,随这些资料一同呈报总统的,还有长达六百页的杨天的个人生平介绍。所以,我们应该百分之百相信,杨天大侠还活着,并且就在两颗卫星负责探测的区域内——”

我打断她:“苏伦,何须绕来绕去?卫星照片,都有准确无误的经纬度坐标,只要取得这两个数值,不就清楚知道我大哥所处的位置?”

只要能看懂地球仪的人,就该明白“地理坐标”这一概念。美国人的“精确坐标技术”,已经把三百六十度的经纬度又做了十分之一等分的细化,把全球分成为纵横交叉、各三千六百条线的细小区域。这一点,对于美军的远程导弹、巡航导弹、红外追踪导弹的精确制导系统有划时代的突破性帮助,正是基于这一点,美军在打击南联盟的科索沃战争中,才能始终牢牢控制战局,指到哪打到哪,令南联盟的敌对势力无处藏身。

上面提到的两颗美军监测卫星,针对的目标就是非洲大陆几个军事力量发展最快的国家,其中当然也包括埃及和南非这一对南北冤家。

“对,风哥哥,你说得一点都没错,不过——这组照片上,根本没得到任何坐标信息。”

我怪叫出声:“不可能!不可能!”天哪,人类语言的匮乏,让我虽然无数次提醒自己不要再说这三个字,却始终无法避免地要再三说出来。

“的确是够匪夷所思的事,就连五角大楼的头号人物听了,第一反应,也是‘不可能’这句话。如果监测卫星不能得到准确的经纬度坐标数据,就算一秒钟拍摄数百万张图片,也根本没有丝毫实际用处。但是——这是真的,经过51号地区和国防部的超过一百次复核后,所有环节都没有问题,只是工程技术人员得不到照片的地理坐标,除了笼统的日期,甚至得不到照片成像的准确时间……”

这样的结果,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

所有的电脑设备工作时,都会存在两个不同的时间记录单元——外部调校时间和机器内核时钟。做为美国最尖端的监测设备,卫星成像时甚至会统一使用“三维地理坐标加时间延长线”这种类似于“四维空间”的记录方式,也就是说它们的技术,可以记录可见空间里的任何物体在任何时间的轨迹状态,但现在51号地区和五角大楼都对这组照片束手无策。

“我只能说,杨天大侠活着,但无法确定他在非洲的大概地点。咱们唯一的希望,仍是维系于美国间谍卫星的后续图片上,风哥哥,我相信咱们一定能找到他,并且将这些看不见的谜题一环一环解开来……”

苏伦恢复了坚忍的一面,笔直地挺直了腰板。

东面,铁娜快步踏出了帐篷,向左面詹姆斯的帐篷走着,看见站在一起的我跟苏伦,猛地愣了一下,挥了挥手,算作是打招呼。

她仍穿着笔挺的一丝不苟的军服,走路的姿势也是标准完美的埃及军人作风,只是仓促间没戴军帽,任满头金黄色的天然鬈发披散在双肩上,在阳光下散发出跳跃的金光。在遍地黄沙、满眼冷冰冰的枪械环伺的枯燥环境里,漂亮大方的铁娜无疑是最亮丽的一道风景。

与苏伦相比,铁娜显得更老练、更世故、更胸有城府,但她们两个同样气质优雅、风姿绰约,是闯荡江湖的女孩子中顶尖的高手。

“风哥哥,我总是对詹姆斯不放心。你知道吗?美国方面,对非洲大地的觊觎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如果不是参议院的在野党方面一直极力反对插手非洲事务的话,海军陆战队的先头部队早就踏上这片土地了。这样的形势下,同时为美、印两国工作的詹姆斯,肩上可能同时担负着若干项任务……”

最重要的问题,“月神之眼”只有一颗,最后终将落入谁手呢?

大国之争,从来都没有谦让礼貌这一说,美国人尤其如此,在国际争端中,一直抱着“宁教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的“曹孟德原则”。只要他们看上的东西,就一定要到手,无论是文攻还是武力。

时间过得极快,转眼便到了黄昏。

小燕一直在咬牙切齿地忙碌着,嘴里不停地喃喃咒骂钻机的设计者,竟然搞出这么复杂的密码保护程序。

“总共二十四层密码,天哪!设计钻机的人肯定是电脑白痴,这样的程式设计,比五角大楼的资料库程序锁还诡异……又解完一层了……最起码要工作到今晚零点以后……”他一直在拼命地喝酒,脸上的酒意红到尽头变成蜡黄,由蜡黄再变得通红,只是双眼越来越亮,像是两颗被不停地切割打磨的钻石,每多出一个棱面,亮度就增加一分。

铁娜仍旧在詹姆斯的帐篷里没出来,不知道有多少神秘的事值得商量。

我发现苏伦的眉越皱越紧,她对詹姆斯的怀疑随着铁娜的突然介入而加深——我走出了帐篷,耳朵里已经灌满了小燕一停不停地吐出的脏话,实在已经是忍无可忍。

明月挂在东南天空,清辉普照着寂静无比的沙漠,让所有的黄沙神奇地变成了皎洁的月白色。

失去了探照灯的光柱控制后,营地里最亮的应该算是詹姆斯那座帐篷里发出的照明灯光,几个抱着冲锋枪的卫兵,无精打采地在营地里做例行的巡逻。

营地外围的军车附近空荡荡的,所有士兵都老老实实呆在帐篷里,难得有睡个好觉的休整机会,每个人都会倍感珍惜。

我扬了扬双臂,仰天吐出一口浊气,一想到明天就能浩浩荡荡地杀奔土裂汗金字塔,从顶及底,层层开发,把下面所有的诡谲秘密挖掘出来——心里忍不住一阵兴奋激荡。在埃及这种“一言堂”总统管理国家制度下,最大的好处是任何事,只要总统同意,全国范围内马上通行无阻。这一点,比任何事都要经过参众两院商讨的美国制度先进多了。

危机感是突然降临的,就在帐篷顶上,当我急速旋身向正北面帐篷望过去时,骤然发现了一袭灰色的长袍灵巧之极地跳跃着,几个起落便切近了我跟苏伦的帐篷,快得像一缕灰色的轻烟。

“是——幽莲?”这是我的第一反应,不必看那夜行人的脸(当然也看不清,她的脸一直遮在巨大的风帽下面),从她跳跃的身法上,我已经做了极为肯定的判断。

营地里游弋的哨兵们都在昏昏欲睡,根本没发现突如其来的闯入者。

我不敢有丝毫停留,马上发足狂奔,冲入帐篷里,收势不及,将门帘也嗤啦一声撕裂开来。但我仍旧慢了半步,幽莲手腕上弹出的弯刀,已经横在小燕脖子上,身子则是蹲伏在钻机顶上,长袍曳地,如同一只突兀来临的诡异蝙蝠。

自从萨罕与幽莲失踪后,营地里又接二连三的发生了很多怪事,以至于我跟苏伦早就把这师徒暂且忘记了。

在弯刀挟持之下,小燕的手指仍旧在触摸屏上不停地敲来敲去,嘴里念念有词:“第二十层与二十一层秘密之间,为何要设置四道防火墙呢?难道是为了腾挪空间做一个矩阵排列?天才啊天才……可惜你遇到的是我……”根本对弯刀锋刃熟视无睹。

幽莲的五官面目全部遮掩在帽檐的阴影里,所以此刻根本看不出她脸上的表情。

苏伦的枪口已经对准了幽莲的额头,她们之间相隔的距离大概是四米,但她拔枪的动作明显要比幽莲的弯刀迟缓,所以才迟迟没敢扣动扳机,免得葬送了小燕无辜的性命。

我举起双手,和气地微笑着,向幽莲打着哑语:“我们是、朋友,大家是朋友,谈谈好吗?”

萨罕不在,跟这个又聋又哑的女孩子沟通肯定够麻烦的。她一出现便直奔我的帐篷,目标肯定跟这台钻机有关——想起萨罕的神秘献祭仪式,我不禁在心里嘀咕:“难道又是土裂汗大神派幽莲来的?”

杀了小燕,此前的一大半解码工作可就白做了。

“你、师父呢?我们谈谈?这是、我的朋友,请把刀、拿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才把这句话的意思比划清楚,脸上已经冒出了冷汗。

我不是很喜欢小燕,但他是苏伦请来的,我当然有义务保护他的安全。

苏伦一声低叹:“风哥哥,她能看懂吗?”

我心里也没底,只能硬着头皮比划下去:“刀、拿开、好吗?别伤害他。”

幽莲一动不动地蹲着,逼住小燕的弯刀非常稳定,对我比划出的动作,根本无动于衷。

帐篷里的气氛渐渐变得凝重起来,幸亏小燕胆子够大,在刀锋下依旧泰然自若,目光只盯在触摸屏上。

苏伦握枪的手渐渐开始发抖,并且枪口下垂,指向幽莲的手腕。那么锋利的弯刀,只要轻轻一划,小燕恐怕就得血溅当场。若是能一枪打断幽莲的手腕,或许可以抢占先机,将小燕救下来。

“你、师父呢?”我继续比划,汗珠子从额头上慢慢滚落下来。眼看就能解开钻机密码,无论如何不能功亏一篑。

萨罕与幽莲神秘失踪后,这么多天一直藏在哪里呢?要知道,茫茫沙漠里,没有足够的水源和食物,任何人都是熬不过七天以上的。

帐外,一阵杂沓的脚步声,随即帐篷四角全部被士兵掀开,三十几个黑洞洞的枪口近在咫尺地指向幽莲的前后左右。

铁娜和詹姆斯并肩走进来,指着幽莲冷笑:“你师父在哪里?大祭司死了,总统先生要他回来做大祭司,统领

全国的神的信徒……”她的鬈发随着笑声不住地在肩头跳跃着,洋溢着说不出的娇媚,引得詹姆斯不住地斜着眼睛去看她的脸。

看他们两个的亲密表情,似乎整整一个下午,相谈甚欢。没来由的,我心里掠过一丝醋意,仿佛詹姆斯此刻站立的位置应该属于我一般。

幽莲的左手慢慢按在液晶屏上,挡住了小燕的视线。不过,随着钻机上的喇叭“嘀嘀嘀嘀”连响了四声,小燕欣喜若狂地打了一声尖锐的口哨:“好了,一切搞定!”随即,钻机轰鸣声充满了整座帐篷,他兴奋地搓着双手,又开始喃喃地骂粗口了。

从开始着手解码,到现在完成,足足用了八个小时,已经大大超出了小燕的时间预算。

他伸手推开了幽莲的弯刀,站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又抬手去拍幽莲的肩膀:“喂,朋友,你这个吸血蝙蝠的造型不错啊!不过这个年代再用刀的话,未免太落伍了吧?冷兵器肉搏的年代早过去了,你该用这个——”

小燕猛然旋身,左右肘边的衣服嗤啦一声撕裂,甩出两柄短筒霰弹枪,直逼幽莲的胸口。他的衣服又瘦又短,我刚刚根本没料到他袖子里还能藏得下枪械。

“枪下留人,小燕——”我叫起来,蓦的半空寒光一闪,铮铮铮铮四声响过后,小燕尖叫着后退,举起双手,霰弹枪只剩下了两截二十厘米长的枪柄,其余部分,已经被幽莲左手弹出的弯刀削成四段。

如此快速绝伦的交手,已经无法用时间来描述,所有的动作几乎是一眨眼间就完成了。

随即,所有士兵手里的冲锋枪哒哒哒哒地吼叫起来,子弹狂风暴雨一样扫向跃在半空的幽莲。幽莲跃起时,双臂尽力向前伸展,做了个优美的“一鹤冲天”的动作,嗤啦一声划破帐篷的弧顶,灰袍一卷,便将射过来的近四百发子弹全部扫落,叮叮当当地砸在钻机上。

小燕惊骇地丢弃了手里的枪柄,抬手摸着自己的前额。

苏伦来不及向外追击,抢着问:“受伤了?受伤了吗?”她对小燕的关心,一听就知道发自肺腑挚诚。

我心里突然滚过一阵感慨:“苏伦心里,并非只有我。就算手术刀死了,她还有好朋友、还有好朋友的弟弟……”

小燕前额上的发忽然随手而落,非常整齐的一绺,应该是被幽莲的刀刃划过而造成的。

苏伦长吁了一口气,心也随之放下。

我无言地跨出帐篷,士兵们正在乱糟糟地发动军车,准备追击已经飘飘然向西飞去的幽莲,引擎轰鸣声、换弹夹声、紧张呼喝声响成一片。月光下,以遥远的青色天空和土裂汗金字塔为背景,幽莲凌空飞过,北风鼓荡着她的灰袍,活生生就是一只体型变异后的巨大蝙蝠。

刹那间,我想起了那晚跟踪幽莲时导致的神秘失忆,也是目睹她这样向金字塔方向飞着,此情此景,不过是那天晚上的过程重放。

我扭头向帐篷里大叫:“苏伦,我去追幽莲,你别乱跑——”

一句话没说完,已经隆隆转动的钻机忽然开始冒起烟来,最先是从液晶屏的部分,接着蔓延到钻机的整体部分,全都是刺鼻的绿色烟雾。我愣了半秒钟,跳上最近处的一辆刚刚发动的吉普车,将驾驶员推出去,狠狠地踩下油门,呜的一声冲了出去。

看这情形,钻机似乎是被幽莲动了手脚,明显是烧毁报废了。我必须要追到她——

彩虹勇士的车子性能都是一流的,在我狂踩油门之下,呼啸着第一个冲出了营地。我现在可以确定,幽莲飞去的方向就是土裂汗金字塔的尖顶。

在我身后五十米外,士兵们的军车也跟了过来,车顶上的探照灯发出强烈的白色光柱,劈开了茫茫夜色。

驾驶座旁边的枪套里,斜插着一柄军用手枪。我咬牙把油门踩到底,一手把握方向盘,一手抓住了手枪。什么都顾不得了,此时只要有机会开枪,我得抢先下手才行,幽莲的武功高得匪夷所思,以小燕那样的绝妙身手,竟然一招之间就被她削断了头发,并且那或许只是一个警告,她当时要取小燕性命的话,已经易如反掌。

上一章盗墓之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