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盗墓之王 >

第七部 神相毕露 第八章 最终决战

电视墙上的声波急促地抖动着,显示出很多突起的波峰,如果按照地球人的仪器分析来看,那是表示一段突如其来的高音,可以视为某个人在大声地吵嚷叫嚣。

萨罕的脸阴沉下来:“风,为了告诫你们不要进入金字塔,幽莲被迫开口说话,已经被幻像魔的影子侦察到我们的方位,此刻就在外面……”

电视墙上的其中一个灰色屏幕突然亮了起来,画面显示出手术刀咬牙切齿的脸。这张脸上早就不见了昔日的温文尔雅,只有无以名状的恶毒和亢奋。

“幻像魔的影子已经侵入了他的脑子,一旦冲进来,不可避免地要引发战斗。知道吗?在外力思想控制下的地球人,根本不是土星人的对手,肯定会被消灭。可是,当手术刀的肉身被消灭,影子却可以随时逃遁,死的只是无辜的地球人替身……”幽莲不无遗憾地向我解释着。

我向那面电视墙望着,突然问:“你们都只不过是土星人的奴隶,幽莲,也包括你对不对——而你们甘心情愿地在这里制造木乃伊,不过是在给土星人创造更多的奴隶,对不对?对不对?”

我冲向电视墙,疯狂地挥舞着双手。手术刀是大哥最好的朋友,更是十五年来抚养我、照看我的唯一亲人,如果就这么被卷入土星人与幻像魔的战斗无辜而死,我绝不会眼睁睁看着。

“那是没办法的,风,我也不想这么做。但是,幻像魔的势力一旦扩张到可以左右地球上的一切能量,那么,地球人的未来命运,不会比现代饲养的家禽、家畜更美好。”

我像头发怒的猛兽,横起肩膀向电视墙猛撞。可惜身边没有枪械,否则的话,一阵子弹狂扫,再高再宽的电视墙也得化成一片废墟。

“没用的,风,这些不是某个人能决定的,如果你要诅咒,就诅咒整个银河系、整个宇宙的命运好了。他们,这里躺着的所有人,正是看到了未来即将发生的幻像魔奴役地球的悲惨事件,才会毅然决然加入土星人的改造计划。如果你愿意,现在就加入我们吧,就像班察、枯蝶大师、切尼,还有此前的斯蒂芬唐……”

幽莲罗列了很多人的名字,其中至少有十个以上,是欧洲考古界的大腕人物。他们神秘失踪后,所有人都以为是在盗墓过程中遭遇了意外,却任谁都想不到,竟然是钻入了土星人控制的金字塔里。只是,在所有名字中,绝对没有大哥杨天。

电视墙坚固无比,蓦的生出一阵强劲的反弹力,击打在我肩头上,将我凌空弹出三米多远,结结实实地跌在地上。

屏幕上的横波渐渐平和下来,萨罕长老低声叫着:“风,出去吧!土裂汗大神要发怒了,要是不想死的话,就赶紧离开。”

那张半球体的地图向左右一分,露出一只黄金剑柄来。

我认识它,这就是切尼花费了一亿美金从我手里购买到的“拯救之刃”。不过,现在黄金剑是插在一个狭窄的缝隙里的,犹如锁眼中的一柄纯金钥匙。

“风,后会有期,多保重了!”幽莲伸手去握那剑柄。

突然间,有个人影如光似电地射了过来,抢在幽莲身前,一把握住剑柄,嗖的抽了出来,同时快速无比地挥剑,在幽莲头顶上连砍了五次。

在这个墓室里,仿佛任意一个地方都可以成为进出的隐蔽通道,最起码这个人冲进来时,没有丝毫前期预兆,甚至没有一点脚步声,突然就跳出来现身、夺剑、砍人,随即双手握剑,高举过头顶。

那柄剑的样子已经变了,两尺长的剑刃、剑身、剑背,都有拇指盖大小的鳞片怒张起来。

幽莲倒了下去,鲜红的血缓缓沿着地面上的象形文字流淌着,转眼间便洇湿了白袍。我开始怀疑她也是地球人的一员,因为既然能够像普通人一样流血受伤,肯定也就是寻常血肉之躯罢了。

我不了解土星人是什么样的身体结构,最起码,他们不应该会被地球上的刀剑所伤。

冲进来的是手术刀,或者说是被幻像魔驾驭了的地球人“手术刀”。当他举着那柄黄金剑的时候,雪白的埃及长袍款款摆动,浑身都充满了某种邪恶之极的光辉。

他仰面狂笑着,突然开口,用一种音节单调的神秘语言急促地叫起来,声音压得极底,如同野兽间的呢哝交谈。我曾听过南美洲的猎头族人导游的相互交谈,此刻手术刀使用的,仿佛跟那个族类的语言有许多相同之处。

屏幕上的声波又跳跃起来,跳荡节奏,竟然跟手术刀话里的音节非常合拍。

手术刀的脸色渐渐变成墨绿色,像是某些深海藻类的颜色,或者直接就是美容公司使用的海底泥的样子。他的眼睛则慢慢鲜血充盈,转换为诡异的血红色,手里的黄金剑不停地在半空划着圆圈,而那些张开的鳞片划破空气时,发出一阵又一阵“咝咝咝咝”的呼啸声。

我像个无辜的电影观众一样站着,无所适从,也根本想不出应该帮谁,但我知道,除了幽莲和萨罕,这个墓室里还有一个重要的神秘人物,那就是传说中的土裂汗大神、或者应该叫做鳄鱼大神,这个人物才是土裂汗金字塔的主宰力量。

当然,他是来自土星还是什么星球的,我根本无暇顾及,只希望有人能跳出来制服狂野的手术刀。对,是“制服”而不是“格杀”,我希望手术刀的神志能恢复过来,仍旧做我跟苏伦的哥哥。

幽莲呻吟着爬起来,猛地肩膀一颤,展开双臂,仰面发出一声尖锐之极也高亢之极的嗥叫,随即开口,用同样的单音节语言回应着手术刀的叫声。两个人急促地争吵着,并且幽莲在步步向前逼近,丝毫不顾手术刀的黄金剑——

激战只进行了一个回合,而且是闪电划破夜空一样短促,幽莲又一次跌出去,身子在坚硬的石板地面上接连翻滚了十几次,浑身都是触目惊心的鲜血,再也爬不起来。

几乎没有丝毫犹豫,我已经横向连跨三步,挡在手术刀面前。江湖人多的是不怕死的热血豪情,或许我不是他的对手,但我一定要尽自己的努力拦阻他。

那柄黄金剑上的鳞片慢慢伏下,又恢复了原先的正常样子。

手术刀手里的邪恶之光消失了许多,凝视着我的脸:“地球人,你要不自量力地跳出来逞英雄吗?哈哈,你知道我是谁?”

他的确已经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占据了手术刀躯壳的外星来客。苏伦的感觉比我要敏锐得多,所以才早一步看透了他的伪装。

“你是谁并不重要,总之不会是我们的同类。”这间秘室里根本看不到什么门户存在,如果手术刀要发狂屠戮,我也只能奉陪到底。

幽莲正慢慢坐起来,嘴里鲜红的血汩汩流出来,跟地球人一模一样。

手术刀看着手里的黄金剑,伸出左手的食指在剑刃上缓缓擦拭着,陡然抬头喝问:“他在哪里?还不快滚出来?以为自己乌龟一样躲在地下就没事了?地球一定会完蛋,宇宙里将只有我们才是得以永远生存的高等智慧生物……”

他的眼珠里闪烁着摇荡不定的诡异光彩,脸上的肌肉一直在剧烈地颤抖着,说不定下一刻就会变身成三头六臂的怪物。

“你们?你们是高等智慧生物吗?那怎么会执意要毁坏这个美丽的蓝色星球?”

声音从我背后传来,是很低沉、很温柔的中年男人声音,说的是标准的英文。一辆足有四米高的靠背椅滑动出来,无声无息地停在我的身旁。

这是一把黄金铸成的椅子,宽度超过两米,没有任何杂色装饰,黄澄澄的,耀得人双眼发花。

椅子四角并没有轮子,却可以自由滑行在地面上,根本无法想像他是怎么做到的。并且这把椅子体积如此庞大,至少得动用一吨以上的黄金才能铸造出来,我敢打赌,就算古代坐拥天下的皇帝们也不曾享受过这种奢华之极的待遇。

椅背是半圆形的,纹理与光泽,跟紧箍在藤迦身上的黄金圆筒倒是有些相像。

我只能笼统地把这东西称为“椅子”,但更形像地说,它更像是一个大的展示台,因为椅背正面到处装满了闪闪发光的星星点点,一刻不停地循环闪烁着。

椅子虽好,坐在椅子里的人却实在不敢恭维,是一个身披金色铠甲的“人”。他的双手搭在宽大的椅背上,与地球人的十指没有什么不同。如果刨除脖子以上的部分不加考虑,他实在只是个略微高大的些的地球人而已。

我只能描述他是个鳄鱼头人身的这么一种“动物”——鳄鱼是地球人眼里,仅次于丑陋的毒蛇的一种动物,当一个“人”肩膀上顶着鳄鱼头的时候,多看他一眼,我都觉得自己的胃忍不住加剧一次抽搐。

丑陋的外表,但却有如此美妙的声音,简直不可思议。

这个人本身已经十分高大,又坐在两米高度的椅面上,让我必须仰着头才能看到,觉得他浑身都洋溢着一种高高在上的迫人气势。

“哈、哈哈……你终于出现了!与其躲在地下等死,不如跳出来找死的好,今天就是你的堡垒毁灭的最后时刻……”手术刀笑得很阴险,缓缓地平伸黄金剑,指向黄金椅子里坐着的人。

“很好,很好……”椅子里的人微微点头。

估计他的身高应该在两米二十左右,肩膀极宽,身材极其魁梧健壮。他身上穿的是一副古代武士的金色盔甲,脚上则是同样的黄金铸成的战靴。当然,这些东西跟套在藤迦身上的完全不同。

忽然之间,我觉得空气中出现了一阵凉风,细细地进入了我的身体,是“进入”而不是“吹过”。风变成了气,而这股气正在迅速膨胀,向我的奇经八脉发散,温度也在缓缓升高,让我渐渐有了“热血沸腾”的感觉。

“你已经阻止了我……不、是我们——六年,我不得不说,你的防务壁垒技能的确是超过地球人一百万年的标准,但这有什么用?‘大七数’的预言已经是不可磨灭的定论,凭你这样的异端能撑得过去吗?”

手术刀向前迈了一大步,黄金剑上竟然升起了咕噜咕噜作响的声音,犹如一锅煮开的粥,马上就要凶猛地沸腾一样。他的表情外貌、体态衣着,仍旧是标准的地球人,仍旧是我熟知的那个盗墓界的奇才手术刀,但思想已经变成了什么东西,只有天知道了。

幽莲终于支撑着站起来,走到椅子左边,把双手搭在那个金甲人的手背上。

金甲人身上的甲胄骤然亮了起来,仿佛是幽莲给他的身体注入了新的能量——此刻,我体内的膨胀感已经令自己极度不适,四肢蕴藏的无穷无尽的巨大力量,如果不能找某个地方发泄出来,马上就会撑破身体爆裂……

手术刀骤然前冲,像一只被人为迅速移动的光影,黄金剑急速劈刺时发出的一波又一波幻影,又像大海怒涛,无法遏制。

我的身子不由自主地迎了上去,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一瞬间我脑子里回荡起来的竟然是从记事起就开始修炼的武功,一百多种功夫的心法、手法,一共十几万种招式全部映在脑子里。

当那股气迅速冲入我脑子里的时候,我感到自己眼睛里似乎有两道灼热的光芒直射出去,感觉就是在极度黑暗中摁亮了两只高强电筒一样,突然把无边的黑暗照亮,把所有的阴霾劈开——

也就在这一瞬间,我看清了手术刀的所有动作。

“七千招剑法?一秒钟都不到的时间里,他凭借着手里的黄金剑已经变幻出了这么多精妙的杀招?”我绝对想不到剑术的运用,竟然能快到如此地步。不过,既然看清了他的出手,我当然就有抵挡的方法。

这种意义上的交手,拳脚已经成了多余的东西,根本没有任何剑与身体的接触,全部进入了意念交锋的境界。

时间已经成了不重要的东西,至少在我思想上是这么以为的。

普通人用一柄剑发出七千招,即使是江湖上最有名的“死神十字剑”门下的高手,也要花费接近三十分钟时间,并且是在完全不考虑体能消耗的情况下。但在手术刀的动作里,三十分钟缩减为半秒钟,等于用放像机的快放键将这段时间压缩掉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应对的,脑子里完全没有“拆解、见招拆招”的意义,时间太短暂了,几千招,仿佛只是一招,又仿佛只是眼睛里无意义的幻像,根本没有人出剑,没有人拆招似的。

手术刀退了回去,剑仍在手中,几乎跟金甲人同时喟叹:“你……你不是地球人……你真的不是地球人……”

这样的话真是好笑,我不是地球人?当一个人在地球出生、具有地球人的骨骼血液、在地球上张大、吃地球人的五谷杂粮、具有地球上中美两个超级大国的国籍、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地球,怎么可能说他不是地球人?

我低头看看自己的双手,仍旧沉浸在方才狙击手术刀的那一轮危机四伏的搏杀中。

真希望此刻有面镜子,好让我对着镜子,把自己的所有“属于地球人”的身体部位一一展示给他们看。我是

标准的地球人,至少在今日之前,还没有人提出如此惊世骇俗的观点。

幽莲放开了自己的手,脸上露出了万分悲恸的神情,万念俱灰地开口:“大神,我的能量已经完全消失了吗?我已经再也无法给你帮助了?”她垂下头,看着自己浑身的斑斑血迹。

既然她把金甲人称呼作“大神”,这鳄鱼头的怪人,当然就是埃及神话里、现实里一直都在广为传颂的“土裂汗大神”了。

土裂汗大神开口,说了一句令我始终都不明白含义的话:“始终……始终……你都是地球人的化身……唉,无论你的母体有多么与众不同、无论基因技术有多发达,充其量你仍是地球上再生出来的族类……”

幽莲的回答近乎滑稽、或者说近乎佛家的“打机锋”:“是的,大神,无论您如何培植我,我仍旧是一粒卑微的种子。”语气无比悲哀。

我弄不清大神与幻像魔之间的恩怨,但至少知道幽莲属于地球人之后,对她仍旧有一份同类的亲切感。做为地球人,我当然要站在他们保护地球的这一面。

“你不是地球人……至少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地球人……”手术刀狞笑着。他真的已经迷失了本性——我不清楚自己是如何到达这个空间的,难道是那颗“月神之眼”的力量?

“即使添加上他的能量,我仍然占尽上风,你们一起受死吧……”手术刀把黄金剑抱在怀里,大踏步地向土裂汗大神的黄金椅子走过来,挟带着无与伦比的霸道气势。

金甲人大笑起来:“你的主人都已经被我禁锢在‘水晶之棺’里了——你敢在我的能量控制室里这么嚣张?你充其量只是幻像魔的影子而已,自己不知道吗?”

在他与手术刀之间的空地上,陡然出现了一个直径足有一米的五彩球体,离开地面五十厘米以上,凌空旋转着。球体应该是有着无数的棱面,像一颗经过了无数次精细切割的多面钻石,迸射出数百道灿烂的光芒。

手术刀的前进之势受阻,仰头冷笑:“怎么?你把土星飞行器的能量核魔方都暴露出来了,是要跟我同归于尽吗?那可太好了,当这座墓穴爆炸的时候,也就是我主人重见光明之日。这个星球,既不属于你,也不属于我们,就让它在缥缈宇宙里化为细碎的陨石吧……”

此时,我是站在手术刀与金甲人之间的,魔方就在我的左手边三步之外,触手可及。

“你愿意为保护地球而尽心尽力吗?”有个细微柔弱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来,那应该是幽莲的声音。我扭过头,看见她的目光直视着我,嘴唇缓缓翕动着。这样的功夫,比老虎的“传音入密”又更高明上几倍了。

我无声地点点头——在缠绕不清的谜团中,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忘记自己地球人的身份。

“把手放在核魔方上,它将赋予你消灭敌人的力量,但是后果到底如何,没人能准确预料。或许……或许你会受到伤害……可是,如果错过了这个时机,墓室被幻像魔毁灭,人类与地球都将万劫不复,化为宇宙中的粉碎尘埃……”

我想问:“我怎么能相信你呢?”还没开口,她已经看透了我要说的话,怅然接下去:“你可以不相信我,我也没有办法让你相信一切事件的起源与进行。”

那个被称为“核魔方”的东西,正在加速旋转,五彩光芒也渐渐变成了一团朦胧的光雾。

金甲人的温柔声音加了进来:“‘一九九九恐怖大王’和‘大七数’是地球人的噩梦,如果不能阻止幻像魔的破棺而出,那么,不必等到‘大七数’,地球就已经碎裂成几十亿个碎片了。留给你考虑的时间并不多,等核魔方的最后一点能量耗尽,我也就该彻底消失了——你可以不信,但是你看……”

他不知道触动了什么按钮,墓室左边石壁上,哗的出现了一幅巨大的画面,足有十米长、五米高。画面里出现的是一个展开为平面沙盘的全球地图,记忆里,在手术刀别墅下的秘室里,就有这么一个沙盘,那是属于萨罕长老的。

“你可以看看白令海峡的南北轴线,在那条分割亚洲、美洲的海洋带上有什么?”

很明显,就在白令海峡向南、偏西四十五度角的地方,有一颗拳头大的星星散发着暗红的光芒。沙盘上并没有标注经纬度和地物名称,粗略估计,那里应该是日本列岛附近。

我不明白其中的含义,但手术刀狂笑起来:“你们的末日到了,‘日神之怒’已经开始发光,它将令太平洋的海水沸腾……”他的笑声如此狂热,以至于激动得所有的头发直竖向天,身上穿的雪白长袍也嗤啦一声撕裂开来——

金甲人无奈地附和着手术刀的话:“不错,那是‘日神之怒’开始萌生动作的先兆。你们的科技和能量至少领先地球二百万年,比土星人的科技也要先进一百万年,但是,有什么理由非得毁灭地球呢?如果没有地球上低级生物的存在和繁衍,银河系的生物怎么能开始起源……”

被称为“低级生物”还是第一次,因为我们的教科书上,一直把人类称为“高级动物”的。

手术刀与金甲人的对话,让我越来越陷入迷茫:“我该听信幽莲与金甲人的话吗?危险?会有什么样的危险?”

上一章盗墓之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