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盗墓之王 >

第七部 神相毕露 第九章 神秘事件的起源

手术刀疯狂地摇头,双手一分,一柄黄金剑“嚓嚓嚓嚓”地变成了十柄一模一样的东西,他的双手,竟然有将固体完美复制的功能。

金甲人发出长叹:“固体复制、思想复制,在我们土星上,甚至没有一个科学家都想像出这种理论——在这一点上,我们甘拜下风,但是如果一定要有一场惨绝人寰的毁灭,我会与地球共存亡,那是我穿越时空而来的唯一使命……”

手术刀看着手里的剑,略带遗憾地摇头:“可惜,你把墓穴方圆一千公里的镜子全部销毁了,否则,我非但能复制黄金剑,甚至能像我的主人一样无限制地自身复制,就算有十万个、十亿个土裂汗金字塔也被我们拆得烟消云散,何必如此曲折地借用这个地球人的身体?”他古怪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胳膊、腿脚——我能感觉到他的头顶上,似乎又有一团阴气森森的寒风在盘旋缠绕着。

“这是……最后的毁灭时刻了吗?我还是不明白,《诸世纪》的预言既然已经应验了那么多,怎么可能在最重大的一次变故中失效?是预言失去了灵性,还是星球的运转加速让时间改变了延展性质……”金甲人的语气困惑之极,可见他心里的疑问并不比我少。

“你到底是谁呢?”

“我原先以为你会是他……基因图谱已经是百分之百的相似,但你为什么不是他?难道人类的基因图谱在计算穷尽之后还有变化……你到底是谁?”

这是幽莲与金甲人同时向我提问的问题。

我是谁?我是“盗墓之王”杨天的弟弟,地地道道的地球人,绝不可能是外星人。

按照全球最领先的生物实验室最新资料显示,根本没有两个地球人的基因图谱是百分之百相同的——我不明白他们的话,立刻反问:“你们说的‘他’是谁?是不是‘盗墓之王’杨天?是不是?”

如果地球上还有一个人的身体特质跟我相近,那就只能是大哥杨天。

他们来不及回答,因为手术刀的攻势已经猝然发动——

十柄剑在他手臂飞扬上,一下子变成了无数把,于是在我眼里,他的身体前面突然竖起了一道黄金剑的墙,顶天立地、不计其数的剑尖密密麻麻排列着,塞满了整个墓室的横截面,并且一直大步向前推进。

“结束了。”幽莲在苦笑。

“结束了吗?我不明白,‘大七数’没有来临之前,预言家根本不曾有另外的分支预测——这样的发展程式,是完全不符合逻辑的……”金甲人的话已经显得太迂腐教条了,明明手术刀毁灭性的打击已经开始。

“回答我!回答我——”

我不理睬手术刀的剑墙,而且我根本看不到他,眼里只有剑尖。在我临死之前,我最关心的是大哥的消息,而不是个人生死。

“我无法确定那个人是谁?但他的身体元素跟你一模一样——你知道一模一样的意义吗?完全的相同!至少是在土星人的分析仪器上表现得完全相同!如同你们地球人用百分之百来代指两件物体的类同标准一样,我们用的是‘亿分之亿’来表示。你跟那个人‘亿分之亿’相同,如果不是有身体活跃能量指示系统的话,我会把你们当成一个人……”

他说了这么多,还是没有我想要的答案。

当剑墙撞击到核魔方球体上的时候,随着幽莲的一声惊呼,球体的光陡然黯淡下去。

我没有更多思考的机会,呼的一声横移到球体之后,双掌同时拍了上去。

球体很凉,像是一块刚刚从深层矿井里挖掘出来的原生水晶石,不过要比地球上任何的天然结晶体更大、更浑圆。极短暂的一段时间里,我觉得球体发出的光倏的穿透了我的身体,像是最冷的天气状况下赤身裸体站在冰天雪地里,自己的身体立刻被完全冻透,思想仿佛也被冻住了——

“也许我会像……那些被风化掉的、被完全穿透的人一样消失了……”

“我会死……我已经死了……”

在生命的弥留之际,我想到的只有一个人——苏伦。

“我死了,谁来照顾她?手术刀当然也会死,跟整个墓室同归于尽……苏伦会不会郁郁终生?唉,别谈什么终生了,按照金甲人和手术刀的推算,地球末日旦夕之间就到了,或者至多延续到‘大七数’……”

对于苏伦的感情,从“大哥哥和小妹妹”发展到微妙的若有若无的男女之情,我还来不及向她表达什么,或许早该清楚表达出来就好了,不至于到现在留着这么多遗憾。

搜寻大哥杨天的工作几乎是一条处处碰壁的绝路,若他真的还活在地球上,到底会在哪里?谷野的照片、51号地区的照片所显示的到底是地球的哪一个角落……

我失去了意识——

我死了——

我又恢复了意识……

时间已经不再重要,自己的身体渐渐恢复了知觉之后,我发现正站在球体旁边。球体已经不再发光,面前的剑墙不见了,手术刀木然站着,没有表情,更没有继续向前迫击的气势。

他的手里,仍旧只有一柄黄金剑。

“你果然不是地球人,你的能量被激发到无穷大的时候,甚至已经突破了光速……真是太令我疑惑了,你到底是谁?到底来自何方?你们的星球,科技文明发展到了什么地步……太多太多困惑,能量……能量……我已经没有能量了……就算坚持看到‘大七数’也不可能返回基地……”

金甲人的声音越来越低沉,身体也开始在黄金椅子上萎缩着。

幽莲从手术刀手里取回了黄金剑,重新插回了钥匙孔里,向我感激地微笑着:“谢谢你,侵入手术刀脑子里的幻像魔影子死了,又为我们争取到了一些时间。‘大七数’到来之前,我们将潜入地下,如果你能留下来就好了,凭借你的超强能量,可以启动这架飞行器,一起飞去土星……”

手术刀静止不动,像是没有生命力的一尊木刻雕像。

我对她的提议不感兴趣之至:“飞去土星有什么好处?我是地球人,当然要继续生活在地球上,没兴趣做外星移民。”

我走向金甲人身边,忍住胃里的抽搐,伸出左手,顶在他的胸膛上。

他们所用的传递能量的方式,跟中国武术里的“内力灌输”有很多相似之处,我索性凝聚自身内力过渡给他——我有很多问题需要他解答,可不想让他这么快就死掉。

球体慢慢落地,五彩光芒消失后,它变得像个烧焦了的巨大足球,难看之极。

黄金椅子焕发出了熠熠光辉,仿佛一个电力微弱的灯泡突然得到了足够的电压之后,重放光明。

跟一个鳄鱼头的怪人如此接近,绝对不是一次愉快的体验。

“不管你来自何方,我知道你有话问我……我看到了你的问题……”金甲人在椅子上坐正,椅背上的星星点点闪动的频率急速加快,令幽莲眼里的惊诧之色越来越重。我只知道自己内功足够深厚,却根本没想到自身的能量竟然能帮到外星人。

“第一个问题,你想问——我是谁?我来自何处?我到地球来的目的是什么?”

的确,关于土裂汗大神的传说那么多,我需要知道传说背后的真相。

“我没有名字,因为所有的土星人都没有名字,只有复杂的三百六十一进制编码当中唯一的编号。我们的星球,是采取三百六十一进制的计算方法,所以才会用‘核魔方’技术把这个金字塔修建为三百六十一个等面积的建筑模式……你可以像所有的地球人一样,称我为‘土裂汗’。我来自土星——当然,地球人的思维方式里,土星是没有人类的,因为上面没有氧气和水分,人类无法生存……”

他说的话,我都听清了,但并不能完全理解,只能在脑子里像速记员一般死记硬背着,务求把这一切记录下来。土星上不可能有生物存在,这一点毋庸置疑,而且以现在的航天技术,也不可能有载人飞船突破土星的光环进入它的内部。

“在这里,你需要弄明白一点,土星人的存在是在地球人历法上一百万年之后的时间段,也就是说你们正处在地球历的二零零五年,而我却是从地球历的一百万加二零零五年的时间里飞来的。我们的航天技术领先地球人一百万倍,所以很多被地球人看来匪夷所思的东西,都是完全可以实现的,比如你的另外一个问题——金字塔结构的变幻……”

是的,我对金字塔内部能够从“三百六十一个等面积墓室”的结构变成“广场加深池”的样子,至今大惑不解,只能斥之为“幻术、幻像、幻觉”,根本无法想像这一点是怎么做到的。

“地球人的任何建筑结构,必须是由基础和上层结构两部分组成,没有基础,根本无法悬空建造某些东西对不对?在地球人的词典中,有‘空中楼阁’这样的特有词汇,说的就是这么一种物理现象。这种贯穿人类历史的建筑方式,是由地球上存在的特殊‘重力形态’造成的,只要有地球引力存在,就必须产生而且也势必产生这种建筑结构。试想一下,当引力不复存在,建筑该是什么形态呢?岂不是可以任意悬浮在空中,任意构架——我这么说,未必完全正确,只是一个近似的比喻。我要说的,是‘土星人的建筑结构是以魔方形态’存在,而且是三百六十一个面的魔方,绝不是你们常用的九面体,更不是你所想的球面体……”

他看穿了我的思想,因为我正自鸣得意地把“三百六十一面的魔方”想像成与面前的“核魔方球体”一样。在他面前,我所有的思想都袒露无余。

“土裂汗金字塔的结构,就是一个魔方形态的建筑物,以唯一的中轴为中心,可以任意变换。当然,那是在我的核魔方没失去效力之前,现在已经无法再变,只能以固定形态存在了。所以,有很多精妙的变化,无法一一展示给你看。”

“我来到地球的目的,是因为土星上所有的预言家得到了共同的神秘指示,在土星历的二零零七年,将会有巨大灾祸降临土星,造成星球的分崩离析,碎裂在宇宙中。当预言家查阅宇宙资料时,发现在你们的年代,也曾经发生过同样的预言、同样的灾祸,但地球人安然躲过了,并且一直顺利地发展下去……”

“于是,做为土星资源保护组织里的一员,我自告奋勇驾驶飞行器穿越时空到达地球,准备收集到足够的信息,瓦解土星的灾难。可惜……唉……可惜我的飞行器在切入地球的‘时间轴’时发生了巨大的偏移,竟然到达了地球历的公元前五千多年……”

我在拼命记录他的话,根本来不及嘲笑。当然,土星人如此高明的航天科学技术,竟会犯如此低级错误,简直是个巨大无比的笑话。

“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我只能利用‘核魔方’的能量,加速推动地球的自转,尽量缩短从公元前五千年运行到公元后二零零七年的直线距离。我们在土星上的理论计算,有很多地方跟现实推动过程脱节,所以导致了‘核魔方’能量大量消耗掉——特别是七十年前‘幻像魔’的出现,更是加剧了这种灾难。”

“幻像魔到底是什么?也是外星来客?他们为什么要毁灭地球——”

我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其实我也知道,土裂汗大神并不是万能的,如果他什么都懂的话,也就不必被敌人逼得马上要遁入地下。甚至连区区一个幻像魔的影子都抵挡不了,都需要借助我身体内的能量。

“幻像魔?像我一样,他们对于地球人来说,也是奇怪而危险的外星人,而且是真正想要毁灭地球——而我耗尽了所有的能量,只能将对方封印在‘水晶之棺’里。他们的手段和能量都远在我之上,并且其唯一的母体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凭借镜子的力量,能从身体到思想,具有无限复制的能力,所以这场战争从一开始我就输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孤注一掷地集中了航天器的全部能量,将他们的母体封印住,虽然不能彻底消灭,却极大地延缓了他们完全控制局面的速度——”

提到“水晶之棺”,我立刻想到铁娜曾给我看过的电子记事簿上的图片,那个被封闭住的长着六条手臂的怪物。而另一张图片里的鳄鱼头人身的高大形像,毫无疑问就是指我眼前的土裂汗大神本人。

“地球上有预言家,土星上也有;地球上有绝世的预言巨著《诸世纪》,土星上同样有。当关于‘一九九九恐怖大王’的预言时刻到来时,我以为那些话指的是幻像魔破壳而出,从而令地球粉碎毁灭,但不知为什么,该出现的灾难却丝毫没有动静。可惜,我的能量已经耗尽,根本看不到此刻‘水晶之棺’里的情况,所以一直都在疑惑,到底是什么力量限制了幻像魔的爆发?我明白,那种封印,从开始到破裂,可以维持的时间绝对是固定不变的,只能到一九九九……唉,地球上的事越来越奇怪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巨大力量,能把幻像魔的爆发又给推迟了呢?”

数百年来,地球人对于《诸世纪》的研究从来没有停

止过,它的各种语言的译本,也迅速传播遍了全球。

若是有机会,我倒很想看看土星人的《诸世纪》讲的是什么。

“另一个问题——藤迦……嗯,那个女孩子叫藤迦吗?她身上的古怪装置,其实是普通人要将能量赋予给土星人的必经之路。我们的科学技术,对于黄金元素的运用,已经到了地球人无法想像的程度,并且依照我们的提炼方法,可以从同样的矿物质里获得更多的黄金。关于黄金的属性,你们地球人的研究真的是太落后太落后了……你听到了召唤声,而所有知道我的存在、觊觎土裂汗金字塔墓穴的不平凡的人都会接收到我发出的脑电波信息。我必须说抱歉,因为我召唤像你这样的人前来,只是……为了吸收你们身体的能量……”

我暗骂了一声:“能量被吸收完,地球人的生命岂不也结束了?”

他不安地拍了拍椅背,因为这的确不是件光彩的事。

“我必须得这么做,到达地球的最初时间,当我发现在这个蓝色星球上,根本找不到合成能量所需的成分时,我尝试着从动物身上吸收能量,就像你看到的孟加拉国金线蝮蛇……蛇的能量是无穷无尽的,因为它们的生命力、冷酷性无与伦比,特别是我搜索到的这种金线蝮蛇,当然还有来自尼罗河的锯齿类鳄鱼——可惜,这么做的后果,就是逼迫我的生存基因与动物融合,变成这个难看的样子。在到达地球之前,我的外表与地球人是完全相同的,我们星球的科学家曾经做过推论——土星人是地球人的后裔,在土星人出现前的大概二十万年之前,地球人向土星发射了‘类人猿物种起源发生器’,经过二十万年的繁衍进化,才形成了现在的土星人。”

“如果吸收不到能量,又无法人工合成,我就只能闭目等死了。在我发现‘他’的时候,几乎是欣喜若狂的,因为他身上的能量绝对超过你,我甚至憧憬着能借助他的能量重新启动太阳能通讯系统,与我们的星球重新联络……”

这个“他”,很有可能是指大哥杨天,我又在心里骂了三四句土星人听不懂的脏话,低声问:“那么,后来呢?你没找到他?”

金甲人摇头,困惑之极地回答:“不是,我几乎就能成功了,有一次我明显感到他已经接近土裂汗金字塔,只要再靠近些,就可以进入我的捕获范围,但他的能量光环一下子急骤下降,几乎探测不到。一直到今天,当你出现时,给我的错觉是‘又一个他’出现了。当然,他的微弱的能量环还在,就在这片沙漠里……”

我听得头脑发胀,头疼欲裂。

“如果大哥就在这里,到底遇到了什么危险?我该怎么办?”

“我还是解释那个女孩子的问题吧——她的身体非常古怪,当我开始吸收她的能量时,非但得不到任何东西,相反的,我自己身体里的能量却对应大量耗减。所以,才被你们从外围凿穿了本来绝不可能出现漏洞的防护层。一直到你们把她带走为止,我的能量都在被她消耗掉……唉,或许土星人的科技水平也已经在银河系范围里太落后了,才导致了这么多无法控制的意外情况……”

“她变成了植物人,这一点根本与我没有关系。我吸收过那么多人的能量,包括最新最后的几个——”

石壁上的图像里,依次出现了班察、枯蝶大师、切尼的图像。当他们活生生的身体变为层层包裹的木乃伊时,我的胃里又一次出现了急速的抽搐拧结。

人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如果毫无节制地受欲望追求的支配,往往只能坠入别人布下的圈套里。在他们变为木乃伊之前,是不是还在做着“升天成神”的美梦?

他站起来指向那不再发光的球体,声音里带着无比的黯然失神:“那就是地球人现实世界里梦寐以求的‘月神之眼’宝石,其实是我驾驶的土星飞行器的能量之源。现在能量耗尽,它也只能还原成为普通的石头。你当然知道它在现实世界里失去光环的笼罩后,会显得多么渺小,或许可以当作这次神秘旅行的纪念品吧!”

我心里的疑团还有很多,或许其中一大部分是他也无法解释的。在我们生存的宇宙星球里,堆积着那么多不为人知的问号,哪里有真正的智者可以毫无阻碍地一一作答呢?

“我们要离开了——或许下一次见面,就是‘大七数’到来时灾难发生的瞬间。如果没有奇迹发生,当二零零七年天琴星座阿尔法星与天鹰星座阿尔法星运行轨迹发生交集时,地球将毁灭成亿万碎片,不复存在。那时候,所有的人将飘浮于茫茫宇宙……”

天琴星座主星,就是中国神话中的织女星;天鹰星座主星则是传说中的牛郎星,在中国的农历七月初七这一天,两颗星之间的直线距离才会拉到最近——“你是说,‘大七数’指的是中国农历的中的七夕这一天?”

土裂汗大神不再回答,悲哀地摇了摇头,指向手术刀:“你带他走吧——现在他是普通的地球人,入主他思想的幻像魔影子已经被杀死,而我们也该……再见了……”

我焦躁地大叫:“别走!别走,还有藤迦的灵魂——把她的灵魂还给……”

视野中的光线突然黯淡下来,我像是正在观看一个静止定格的画面一样,一闪念之间,面前又出现了石台、宝石,以及我手里刚刚触及宝石的小刀。土裂汗大神以及那间神秘的石室不见了,或许我对他们不能再有所帮助的时候,他们就不再耗费时间跟我深谈下去——当然,很多事情连土裂汗自己也不能自圆其说,比如“一九九九恐怖大王”为什么没有降临?

我永远记得《诸世纪》上那段恐怖而诡秘的话——

“1999年7月

为使安哥鲁莫亚王复活

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

届时前后玛尔斯将统治天下

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

诚如土裂汗所说,幻像魔就是毁灭地球的“恐怖大王”,那么现在呢?离开一九九九年已经过去了五年,这早该出现的“恐怖大王”怎么会无缘无故推迟了毁灭地球的时间?

上一章盗墓之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