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饕餮娘子1·桃花谣 >

正文 七、雪花酥

昨夜里下了些小雪,现在那些屋瓦墙头上,上都有一层白白的雪霜。

冬日里虽然来往客人比平时少些,但欢香馆每日还是热热闹闹的。

大锅里刚刚熬好的腊八粥冒着腾腾的热气,我一边和三娘说着话,一边挨着灶近些,暖暖和和的。

桃三娘在做点心,烙的脂油饼,里面掺上切碎的虾米和干葱,油锅里一煎,青红色就显了,相间在酥黄的饼子上。

“好香!”我盯着锅里流着口水说。

桃三娘笑笑:“帮我去把那些茴香和干椒、芝麻盐、洋糖一块舂成末,就让你吃饼。”

“好!”我赶紧过去按着她说的去做。把小茴香、干椒混着芝麻盐、洋糖舂碎,这必定是要做椒盐馅儿的点心,但我其实并不爱这种混杂口味的,咸的我只喜欢芝麻饼或葱油饼,要不就是各种香甜的糖馅饼。

有人在里面喊:“两碗腊八粥!”

桃三娘便赶紧盛出来,配上事先装碟的冬芥菜让何大一齐端出去。

突然有个人“噔噔噔”的从屋里走出来:“哎,三娘啊!”

我抬头一看,是个穿一身半新不旧红棉袄、身材高大又平板的女人,三十左右,头上簪着绢花挽着不大庄重的松散斜髻,白细的长脸,嘴边一颗黑痣,原来是住在菜市那边悦记茶馆的老板娘。人那茶馆他们夫妻合伙开了也有好几年她丈夫名叫陈大悦,手艺不算好,但为人宽厚老实,因此镇上同辈的人都喊他陈大哥,陈大哥爱喊他媳妇叫大姐,因此镇上的人也就顺势地叫她陈大姐了。但桃三娘和她好像向来不大熟络的,陈大姐为人也有点刁钻泼辣,我有时还听过邻居婶娘嚼舌根子说她风流什么的,怎么今日她突然来找三娘?

“陈大姐早啊!”桃三娘显然也有些诧异,但连忙热情放下手里活计迎过去招呼道。

“好香啊,人都说三娘的手艺好,我还一直没福气尝过,今天来这一看,才知道真的传言不虚。”陈大姐满脸堆着笑说道。

“哎,哪儿的话。”桃三娘用碟子盛了几个饼,拉起她的手:“来,我们屋里喝茶去。”

我看着她们进屋里,有点嘴馋三娘拿走的饼,一边手里舂着椒盐,一边朝屋里张望。

她们坐在柜台旁边的一张桌子上,何大倒上热茶来,桃三娘请陈大姐喝口茶、尝尝刚出锅的热饼,那陈大姐笑笑:“哎,三娘,平时咱们街坊邻居的却也很少走动,今天来有点冒昧了。”说着,拿起茶杯喝一口茶润润嘴,又继续说下去:“其实我来,是有事请你桃三娘帮忙的。”

“是何事?”桃三娘笑问。

“这样的,我想请三娘帮我做二十斤点心,面酥果子什么的都行,只要是甜的。”陈大姐又压低了声:“是我妹妹要生孩子了,他们家乡下人古怪,本来送点心只是讨个意思,三斤五斤包个匣子好看点就是了。他们别的却都不要,非得专门送这甜点心果子,三五十斤都不嫌多。”

“呵,面点心才显得丰实嘛。陈大哥不是也做得一手好面点吗?”桃三娘不在意地这么一说,陈大姐却好像被说着了什么心事似的,连忙接口道:“嗳,他那手艺粗啊,谁不知道你桃三娘做的好点心?那才是江都有名儿的!今年中秋节,我们家还买了你两斤月饼呢。”

“那就谢谢了。”桃三娘只好点头答谢,并且给陈大姐杯里倒茶。

陈大姐又说笑了一些闲话,吃了个饼,就起身走了。

桃三娘回到后院厨房来,我把舂好的椒盐馅儿给她看,桃三娘接着把些虾米脂油饼烙完:“月儿,今天你可得留在这帮三娘的忙了,待会午饭你拿几个饼回去和你娘一起吃,吃完了再过来。”

“好。”我爽快答应。

我手里抱着一包饼兴冲冲地从欢香馆出来,正要往对面家跑去,这时候才是正午时分吧,柳青街上怎么也没个人影?

嗯?又下雪了?

我抬起头望向天空,灰白色的天空满是厚厚的铅云,轻巧得就像蒲公英的小片绒毛般的雪花,无声无息地落在我的鼻子上,我赞叹地呼出一口白气:“好漂亮!”

斜刺里突然刮出股风,把我的额发吹得一乱,我循着风的方向下意识别过脸去,不经意间看见一个女人的身影。

柳青街往小秦淮过去的那一头,一位穿着白色上衣、黑色褶裙,怀里抱着个严严实实襁褓的女人走了过来。

我本不会留意她,因我闻着手里脂油饼热乎乎的香味,心里就迫不及待地要赶快回家和我娘一起吃午饭呢,我低下头继续往家跑。

“小妹妹……”这个女人却先开口问我话了。

我只好收住脚,抬头看看她,不认识,这女人不是这一带的街坊,但看她一脸愁容,面色有点惨黄,双眼中间的眉头深深拧着,我有点害怕地问:“啊……你叫我?”

“小妹妹”那女人看着我,却有点欲言又止的神情,低头看看手里的襁褓。

这么冷的天还抱着孩子在街上逛,也不怕把孩子冻着?我疑惑地看着她。

“小妹妹,”女人局促地看看我,又看看手里的襁褓:“能不能……”她把襁褓朝我伸了伸,好像想让我看她的孩子:“这孩子饿了。”

孩子饿了与我什么相干?我一愣,难不成她是叫花子?可是看她穿那么干净整齐的白衣服、黑褶裙,倒像是富户人家媳妇的打扮!可她乞求的那种目光,看着我心里很过意不去的。

“这是油煎的脂油饼,你的孩子太小了……恐怕咬不动吧?”我还是想推辞。

“可、可是这孩子饿了啊。”女人低头看着襁褓,更加显得不安地道:“他饿了,会哭……怎办?”她乞求地望着我。

我后退了一步,这女人愁苦着一张脸却越是凑近,我心里发毛起来,只得从包里抓出一个饼递过去。

女人伸出一只手接了饼,我回头拔腿就跑,径直跑回到家,关了院门进了屋里,娘看我的样子还很有点诧异道:“干嘛急急忙忙火烧屁股似的?”

我支吾几句过去了,过一会我又到院子里隔着矮墙向外张望,那奇怪女人已没了踪影……问我要东西吃,真是太奇怪了。

把细白面粉用洋糖、鸡蛋清、脂油和水拌匀揉好,然后印出花样,入笼屉蒸熟,桃三娘说这在北方叫甜饽饽,一笼屉就蒸了二斤,一共要做出十蒸屉来。

“陈大姐好像不是江都人吧?”我想起来问桃三娘道:“她妹妹也嫁到江都来了?好像没听说过。”

桃三娘正把一些糯米粉加红糖水拌着,是打算做红糖年糕的,听到我问,想了想:“我也不晓得她家的人,平时也没有交际过,只是认得罢了。其实,要说到生孩子送点心,我还听说有的地方是必须带一斤重的馒头二十个呢,上回金华来一客人,还说起过他们那人要生了孩子,看生男还是生女,回娘家报喜就送公鸡或者母鸡去,娘家回礼些赤豆、糯米、红糖就行了。”

“可送红鸡蛋的还是最多吧?”我一边帮三娘干活,一边半懂不懂地问。我们也忙了足有两个时辰才把所有的东西都弄完。厨房掌勺的何二不知去哪了,李二和何大在前面照看着店面,到后院来也只能帮忙一些粗重的活,细致点做饭的事都不行。

看天擦黑了,雪花时停时落,桃三娘让李二把做好的二十斤点心送去悦记茶馆,并留我坐着喝碗腊八粥。

李二去了不到一刻钟,就看见陈大姐随他一起急火火地回来了,陈大姐一进门就大声喊着桃三娘:“嗳!三娘啊,真是麻烦你了。”

“哪儿的话。”桃三娘不知她什么事,赶紧起身去拉她过来坐。

“二十斤点心还不够!刚才我那妹妹派人捎话说啊,再要二十斤来。”陈大姐似乎有点懊丧的样子,“那就烦请你再做二十斤吧?方才送来的我都看过了,正好让我妹妹派来的人先带去了!”

“这有什么难的,我再赶着做出来就是,就算今晚做不完,明儿一早我也肯定让伙计送到你家。”桃三娘笑道。

“哎,那就劳累你啦!”陈大姐说完,一边放下点心钱,也来不及喝口水就起身走了,桃三娘再留也留不下。

“呵,三娘,还得忙活一晚上。”我笑道。

桃三娘也摇头:“天色也晚了,你便快回家吧。”

第二天我提着篮子到菜市去买些糯米,经过悦记茶馆门前,陈大姐正倚着门边磕着瓜子,看店里的小杂役与门口一路过卖香油的老头在那讨价还价。

小杂役许是因为陈大姐看着他,所以一直较着劲要跟老头压个最低价,那老头有点不耐烦道:“买二斤香油罢咧,你就想我再少你七文?罢咧!罢咧!”

老头摆着手挑起担子就要走,小杂役为难地回头望望陈大姐,她“呸”地把嘴里瓜子壳吐出老远:“给他吧,反正使得少,二斤也吃好久。”说完,手里的瓜子也磕完了,她便拍拍手转身进店里。

就我所知,悦记茶馆的生意只有夏季里最好,日阳炎热,街坊都愿意凑热闹到一处,喝茶吃点小食闲话一下,或过路的客商小贩也常常在店里歇脚的,但大冬天里冷,来菜市的人都少了,我这时望进他们店里,都是黑暗暗的,没半个客人的影。

我正要继续往前走去,却忽然发现悦记茶馆对面的街角下处,站着一个似曾见过的人,是昨日碰见过的那个抱着襁褓的白衣黑裙女人!

她的打扮与昨日一模一样,只是脸色更略显苍白些,紧拧着眉头目光空洞又直勾勾地望着悦记茶馆的门里。

咦?那个女人怎么在这?我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孩子那么小,她怎么还总在街上逛?而且看她一动不动的样子,似乎已经站有一阵子了……哎,好冷!我双手蜷在袖子里,缩了缩脖子,这么冷的天气,女人却一点不在意的样子啊,看她穿的也不是很多。

我一边走一边这么想着,差点被地上凸出的石绊了一跤,就这么一低头再一抬头的工夫,我再望向那女人的地方,她竟然就不见了!

哪儿去了?我循着街角四周一圈,却连她半个人影也没有看到,活生生大白天就见鬼了么?算了,和我也不相干的,赶紧去买糯米是正经。

我买完了糯米回家再到欢香馆,厅里烘起了一盆炭火,桃三娘刚点了一壶冰糖橘饼芽茶,看见我便招手让我到她旁边一张椅子上坐。

“三娘一大早就这么悠闲?”我笑着道。

桃三娘给我也倒一杯茶:“才坐下歇歇,赶着做那二十斤点心,直忙到半夜。”

她正说着,李二就回来了,把一些钱交给桃三娘,都是陈大姐的点心钱,桃三娘起身接了钱并收入柜台里:“说起来,最近没看见城外的狐家姐妹来买点心了。”

桃三娘说的狐家姐妹,我知道就是住在城外荒冢里的狐狸。据说已有几百年了,也不知她们一家共有几口,只晓得她们常到欢香馆来买点心,她们喜欢甜食尤其油炸得酥香的那种。每隔个一月半月的,就能看见她们其中某一个提着篮子来,有时是个橘红衣裳金丝腰带的妖娆女子,有时是个年方及笄的绿衣丫鬟。

向来闷不作声的何大这时在旁搭了一句腔:“她们家有亲戚来了。”

“来了亲戚?”桃三娘也是一怔:“没听说过的,远亲吧?”

我听着十分惊讶:“狐狸家也有亲戚?”

“没有谁是平白无故就能长出来的呀。”桃三娘对我的话也觉得好笑似的,“自然人人都有亲人骨肉。”

“噢。”我还是觉得有点奇怪。

喝完了茶,我随桃三娘到后院厨房去,院子里有一堆新买回的冬笋,我帮着桃三娘一起剥笋皮做糟冬笋,一直忙到午饭时,店里暂时没客,三娘便留我一起吃了饭再回去。反正我娘也素性知我在欢香馆,她和爹也放心的,我便答应了。

桃三娘用切碎的腌冬芥菜配冬笋、腊肉炒一道菜,然后豆腐、酱菜苔梗点几滴麻油做一大碗汤,我和三娘坐一处吃饭。

店里忽进来两个客人,是一中年男人带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两个人帽子上沾了不少雪,看来走了不少路,进来也是挨炭火盆旁桌子坐下,何大给他们倒上茶,只听那年轻的说:“真是晦气!这大夫居然也回乡探亲去了,找不来大夫,回去可怎么交代?”

我心忖:“镇上明明有大夫,还要跑去很远的地方请么?”

那中年男人喝着热茶:“这方圆百里,只有他专治妇人病,你空跑一趟算什么,家里那位姨娘的命还不知道如何呢。”

年轻人“哼”了一声:“可不是么,磨死个人。”

“快随便吃点,赶回去是要紧。”中年男人说着,喊来何大吩咐他不拘是什么,只让厨房尽快上两个菜。

桃三娘由着何大李二去张罗,自己仍坐着喝茶并看着我吃饭,又问我:“快过年了,你娘给你做什么新衣裳?”

我答了,她又问:“教了你做桂

花年糕,到时候在家自己做一次给你爹娘尝尝?”

我点头:“待会吃完了饭,三娘是不是还要去收雪?去年做的酱油里放了贮存的霜雪水,味道就变好了。”

“今天的雪,还不够大。”桃三娘笑笑:“其实,要是嫌找干净雪太费事,也可以用腊月里的河水代替,贮存在埕子里,待到三伏天再拿出来做酸梅汤,也是极好的。”

“噢。”我惊叹地点头。

那二人匆匆吃完饭,结了帐便走了。

我起初也没在意,下午回到家里,却看见隔壁家的婶娘来我家串门子,正和我娘在那闲聊天,我给婶娘问声好,便惯常地坐到我娘身边替她弄些针线,那位婶娘东家长西家短地拉扯了一通,无意间说起悦记茶馆的陈大姐。

“哎!我说,最近听别人讲那陈大姐的妹妹,你不知道吧?”婶娘逮到新鲜事情,就会特别兴奋的样子,我娘摇摇头。

“那陈大姐啊,她家是宝应的嘛,她有个妹子比她小七八岁的,是在我们这里的王员外家当丫鬟的,后来没多久被王员外看上了,就开了脸做了房里人,本来我们也没人知道的,陈大姐好像跟这妹妹不好,我们常一处说话时,她也从来没提过,要不是最近那姑娘得了大病,我们这里街坊还没人知道这事呢。”

“得了什么大病?”我娘奇道。

“咳,怀孕小产呗。”婶娘叹一句:“怀了个男胎呢,已经六个月左右大了,不知是受了气还是怎地,就血崩,淋漓不断地流,胎也下来了,可就是不见血住,把王员外气得在家里打鸡骂猴的,他本来是有两个儿子的,可两个儿子里大的那个只会吃喝玩乐不争气,小的那个才四岁,长得倒乖,可惜又从小身子很弱,恐怕哪一天不好就夭折了,王员外巴不得人丁多些更兴旺呢,听说也挺宠这姑娘的。”

“血崩这症可不是玩儿的。”我娘摇头道。

咦……陈大姐不是说她妹妹要生孩子吗?我心里狐疑地想,还巴巴地找三娘做了四十斤的面果点心要送去的,怎么这会子婶娘却说她妹妹小产了?

“我还听说啊,她妹妹怕不是因为怀了身孕让别的姨太太怨恨了,给她气受,或者吃的喝的里面动点手脚,哎,要说王员外家原本就有四房姨太太,这妹妹年纪又轻不知道稳重,难保的呢。”婶娘撇撇嘴。

说起来王员外,我知道的,是我们这一带有名的富户了,他田地很多,近郊的据说都有四五百亩,宅子也有好几处,最大的一幢自己住着,其余都放着收租,菜市那边有一家最大的茶庄也是他开的……说来真是奇了,昨天陈大姐来找桃三娘的时候,还说她妹妹家的人古怪,生孩子的贺礼除了面点果子其它一概不要,可按道理哪会有这样的事?

我娘附和地感慨了几句,她手里一直不停地给我缝着一件红的新棉袄,她说还好我长得慢,现身上这一件棉袄穿了两个冬天,今年才显得短了,所以赶着年前做完这件新的穿着过年便是,我看着娘手里快做好的棉袄,心里喜孜孜的,也就把婶娘刚才说陈大姐的妹妹那些事忘了,婶娘又扯了一会别的话,看窗户透进来的天色暗下去,就起身告辞走了。

到了小秦淮桥边时,天空又开始飘下雪花,一眼望去,石板桥上的栏杆,还停着细粉一层的白,这雪要这么一直下,能有多厚?我走上桥,朝桥下张望,水面已经结了薄薄的冰霜,是一汪深澈澄净的颜色。

咦?那不是陈大姐么?远远就能看见她身上那半新不旧的红袄,在街道中间往这边走来,特别显眼,到这里上了桥,过去桥那边就是柳青街了,像是要去欢香馆找三娘?

陈大姐眼里根本看不见我这个小孩子吧,她径直在我身边走过去了,白细的面皮今天看上去却怎么少了些血色?眼睛也是干干的没什么神气,就这么走过去,看样子是要去找桃三娘吧……不经意一回头,一张紧拧着眉头的脸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小妹妹……”

我吓了一大跳,眼前站着的是抱着襁褓、着白衣黑裙的女人!

我后退一步:“干吗?我、我没带饼……”

说着这句话,我就睁开眼醒来了,定了定神,才知道自己原来还躺在床上,天已经亮了,爹娘都在院子里说话收拾东西呢。

我长长吁了口气,原来是做梦!

真是奇怪的梦,怎么就梦到陈大姐了呢?

欢香馆里,桃三娘又忙忙碌碌地做着点心,是炙面酥。

用化开的酥油搅匀炒熟的粉面,大约不稀不稠的程度,再加洋糖,就着余温,在木案上摊开并且擀平,最后用刀切小方块,我走过去看着她,一刀一刀切得均匀:“三娘,一大早就赶着做这个?”

“是啊,今晨天才刚亮,陈大姐就来拍门,让我今天内无论如何再帮她做二十斤点心,最好还有面酥,还说其实她妹妹从小就最爱吃这个,先前的点心她们亲戚都分完了,还嫌不够。”桃三娘切完了手上的,又拿起把蒲扇去扇了扇旁边的炉子,炉子上再加上平锅,淋上酥油,就把切好的面酥一块块排到平锅上,让炉火慢慢地炙。

“她今早真的来找过你了?她……还记得她妹妹从小就爱吃面酥?”我疑惑不解,遂走到桃三娘身边压低了声音,神秘地把昨天隔壁婶娘在我家说的那些话大概复述了一遍,桃三娘听着,神情渐渐地有点肃穆下来,只是默不做声没有答腔。

“三娘,怕不是陈大姐魔障了?”我有点担心,眼前厨房里堆着许多粉面和各色桂花、果料,都是要给她做那二十斤点心的。

“这……”桃三娘沉吟了一下,又继续弯腰去用筷子去翻炙那些面酥:“不管怎么说,把这点心做出来给她送去再说。”

炙好的面酥,因为火候掌握好,是雪白的,一寸厚,尤其酥化轻脆,用筷子一方一方夹起排放在一个食盒里时,也得十分小心,要不很容易就夹碎了。

“这叫雪花酥,陈大姐给我说,既然先前那些点心亲戚们都分完了,那这一趟做的就专门是给她妹妹的,她妹妹也最爱吃这个,小时候她们家大人只有过年的时候才做这种面酥点心。”桃三娘给我这么说道,做面酥花费了不少时辰,等面酥做好了,何二另外在笼屉里蒸的豆沙大馒头也好了,全部都装进食盒,桃三娘看看天色,现在只是中午时分:“月儿你先回家吃饭,这会儿还早,等傍晚的时候,我们再把点心送去。”

为什么要等到傍晚才送点心,我不知道,但桃三娘这么说,就一定有她的道理,我答应着便先回去了。

冬天日头短,暮沉沉地压在天空,看不见云也没有风,地面一片泛白的清冷。

桃三娘让何大拿着食盒,牵着我的手,我们一起往菜市走去,这时候早都关门了,一路望去除了各家的灯火,却鲜少有人在街上流连。

悦记茶馆没有关门,垂着挡风的帷布,我们掀帘子进去,陈大哥不在店里,小杂役一个人百无聊赖地坐着,看见我们赶紧起来让座,并进去喊陈大姐,屋子里好冷,他们怎么也不烧个炭火盆?

突然门外有人喊道:“陈大姐在家么?”随着话声,那人掀帘子进来,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小杂役认得他:“噢,是王员外家的胡大哥来了!”

我望望来人,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有一张细长俊秀的脸,十分笑容可掬的样子。

陈大姐这时才从里面急急忙忙跑出来:“哎,三娘来了!哎呀,胡小哥儿也来了,你还不赶紧倒几杯热茶,站着挺尸哪!”陈大姐最后一句话是骂那杂役。

桃三娘谦笑道:“不必麻烦了,我就是把点心送来放下就走。”

“哎,那我赶紧拿钱给你啊。”陈大姐一边说着一边到柜台里去拿钱,又使唤小杂役去给王员外家的人让座喝水。

那人却是奇怪,居然走过来向桃三娘一揖道:“这位是欢香馆的老板娘吧?劳烦您做的点心了。”

桃三娘只是淡淡一笑:“这没什么。”

陈大姐拿出钱来要递给桃三娘,那姓胡的却连忙止住道:“其实今天来,是要请陈大姐以及做点心的师傅一起到员外家里去坐坐,先前两次做的年糕特别好,我们老爷也爱吃,我们姨太太这几天虽还在坐月子,但也是高兴,总想当面向二位道谢并且回赠些礼物呢!所以让我务必要请做点心的人一起到家坐坐,外边都已经准备好马车了。”

我有点疑惑,先不论王员外究竟有没有吃过三娘做的年糕,怎么这么巧,这员外家的人一来就立刻说要请桃三娘去家里坐?还预先就备下马车了?要说原本只是来接陈大姐一人才对,桃三娘不过帮他们家做点心而已……但看那人邀桃三娘说那些话的神情,却又并不只是出于客气。

陈大姐也有点错愕,但嘴张了张,还是没说什么,便吩咐杂役道:“你看着店,待会陈大哥回来就跟他说我去王员外家了,晚点就回来。”

王员外家仿佛是住在仁丰里南端的街口,我从小就听老人说故事里讲过,仁丰里北端西侧是赫赫有名的大忠臣曾侍郎府邸,当年曾侍郎被奸臣谗害,不但人斩首,房子都抄没了,但新皇上比老皇上英明,他一登基不久,就马上给曾侍郎平凡昭雪、还了他清官的名声,并且把那幢房子仍让曾家的子孙回去居住,曾侍郎的尸身还敲锣打鼓地送回来江都西边的金匮山上风光大葬。

马车一路晃晃悠悠地,颠得我有点想睡,我心里数着马车拐了好几道弯,该快到了吧?

我忍不住伸手去揭开一点窗布往外看,果然远远地就看见一双大红灯笼,是一座大宅的门,两只石兽伏在灯笼的光下,我小声问三娘:“三娘,前面就是王员外的家了吧?”

陈大姐也往外觑了一眼,答道:“好像是到了。”

桃三娘却没有做声,方才因为我们几个女的坐车不方便,所以她叫何大先回去了,这会子她好像有点累,一直是闭着眼似睡非睡。

我把窗布放下,准备好马上就要下车了,但奇怪的是马车又走出好长一段还没有停下来,我又揭开窗布看看,马车则已经走过了刚才那个大门,我看了看陈大姐,她似乎也不大清楚,同样往外张望了一下,看她的样子,莫不是也没到过王员外的家?

马车终于停了,姓胡的年轻人掀开帘子让我们下车,我跟着陈大姐后面下去,却发现这是一个小门,姓胡的抱歉道:“从这个门进去姨太太的院子比较近,从正门走人太多。”

陈大姐撇了撇嘴,嘀咕一句:“小看了人!”

我不敢做声,这种大户人家的排场就是不一样吧。

门里闪出一个人来,脆生生地问道:“接来了?”

我转眼去望时,一个青颜色的衣服一晃,我手里正提着食盒,就被她一把拿了过去。

“请进。”姓胡的年轻人做个手势。

陈大姐先走进去,桃三娘一路都没说话,这会子我看她微皱了眉头,进到门里,就是一个狭小的空地,分别有两条长廊伸向不同的方向。

那青衣服的女孩子拿着食盒一溜烟就看不见了,年轻人带着我们走,不知何时,他的手里多了一盏灯笼,从长廊甫一转过去,就是一幢二层小楼,楼里灯光通明,似乎有许多人,传出许多欢声笑语,间中还有婴孩的啼哭呢喃声。

“姨太太就住这院子?”陈大姐似乎带有疑惑地问道,她一边环顾四周,我也循着她的目光到处看,虽然天黑得深,但借着灯光还是能看到四下里十分荒凉,院子里好像没摆什么像样的盆栽,我们脚下也踩着许多枯草,地面看来是许久没人打扫收拾的了。

这里就像个极少人来光顾的偏厅角院,难怪陈大姐会疑惑问这里是不是她妹妹住的地方。

年轻人呵呵一笑,忙解释道:“因为这边安静,不比前面人多口杂,姨太太生完了需要安养一段时日,况且产褥也是血光,宅子里的其他人也得避讳一点不是么。”

他似乎说得有理,陈大姐也就不好再问了。

有个下人打扮的女人从楼里伸出脑袋张望,然后惊喜地回头朝屋里喊:“来了来了!请到了!”

年轻人则继续毕恭毕敬地把我们引到那幢小楼前,楼里就走出几个女人,我一眼看见其中一个个头最矮站在暗处的青衣服女孩,就是刚才接过点心盒的那个,但她总没有露出正脸,我却还是觉得她好像很眼熟。

“哎,可盼到贵客了!”为首一个女人说着,赶紧让出路请我们进去,我看她也就二十来岁模样,穿着一身鲜艳的粉色桃花长袄,头上簪满了珠环,眉眼十分妩媚。

“这位是我们的二姨奶奶。”年轻人告诉我们,但明明是陈大姐走在前,我看着这二姨奶奶眼睛却一径望着三娘,完全不把陈大姐放在目中。

“桃娘娘,可见着您了!”另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女人也这么殷勤地笑道。

屋里便是一个待客的大厅,点着好几盏红蜡,照得亮堂堂的,丫鬟捧上茶果,那个二姨奶奶又对我

们说:“这就叫她们抱孩子下来,今天老爷不在家,真是怠慢了。”

我看桃三娘还是没有说话,脸上也没了平素的微笑,只是淡淡的。陈大姐面子上也很难看,但她也没有再说话,估计是想等她妹妹下楼来见面了才见分晓吧?可是……如果我家隔壁婶娘说的不是假话的话,那陈大姐的妹妹究竟是小产了的呀。

这一屋子人坐着,陪着我们喝茶闲聊几句,桃三娘不大搭理二姨奶奶她们,她们就提着话头跟陈大姐说,又问她有没有孩子,茶馆的生意如何,丫鬟又捧来一盘鲜果,是翠生生的青梅和红彤彤的大柿,我正惊讶于这种季节居然也能有鲜果待客,果然是富贵人家不同一般,二姨奶奶让我们吃,我正想伸手过去,桌子底下却被桃三娘一把拽住衣袖,我不解地看她,她皱着眉摇摇头。

桃三娘自有道理,我便不敢再轻举妄动,陈大姐拣起一颗青梅,我看着她放进嘴里咬了一口,倒没什么异样。

一个抱着襁褓从楼上走下来的女人,让我顿时惊呆了。

她穿着蜜色的袄子,一脸喜悦、亲亲热热地对陈大姐喊一声:“姐!早就想让他们接你过来了!”

陈大姐似乎对她热情的模样有点失措,连忙站起身走过去:“哎。”

我瞪大眼睛望着那个女人,才隔了一天不见,怎么看着却是完全两个人?前两日我明明看见她在飘小雪的天里,手抱着孩子面容憔悴地在大街上,一副凄凉无助的神情,还向我讨吃的,可今日怎么又这般满面春风,身边还一群妯娌丫鬟暖烘烘围拢着了?

我看看桃三娘,她还是没有做声,见我看她,便朝我笑笑,我再望向那个女人,记得隔壁婶娘说过,陈大姐的这个妹妹比她小七八岁,但与陈大姐的关系却似乎生疏,平时街坊也没见过她们走动,甚至陈大姐连话语间也未有过提及,可这会看那女人对陈大姐可是非比一般地亲近,一边让陈大姐看她的孩子,一边不间歇地说道:“早就说想接你来我这坐坐,可就是怕你店铺里的事多,姐啊,我就说你也别太操心了,有些事就让姐夫去忙……送来那么些点心也真是让你破费了,我那里有一匹榴红的缎子,待会裁一块你带回去,应该还赶得及年节前做件袄子,大年初一早上穿啊……”

陈大姐好像不知该说什么,只得嘴上一直答应,接过襁褓来看里面的孩子,倒是连夸孩子漂亮,我好奇也想看看那孩子,便也站起身去望,旁边那个二姨奶奶也站起来:“对了,你们吃晚饭没有?”说着就过来拉我,我身子一歪躲开她,就像看一眼那孩子的模样,陈大姐也笑着将襁褓侧过来,这时旁边还有一个青衣的身影跑出来,似乎想要拦住她——

襁褓包裹得里三层外三层,正中露出一颗黄毛绒绒、正酣睡着的小脑袋,尖尖的小嘴,眯着细长的眼,我还以为看错了,闭一闭眼再看时,还是一样,我瞠目结舌地愣在那里,陈大姐还说:“看这孩子细皮嫩肉,真是惹人疼!”

“这……是只小狐狸吧?”我指着襁褓脱口而出。

陈大姐骤然变色,低下头再去看时,一声惊喊,这时旁边那青衣的丫鬟一手把襁褓夺过去,陈大姐下意识抬眼看她,我也循着她的目光看时,恰好看清这青衣女子,正是以前见过不止一次到欢香馆买点心的城外荒冢里狐狸家的!

陈大姐再转过眼去看她妹妹,那明明还是穿着蜜色袄子的人颈上,却赫然变做一张长长鼻子嘴巴的狐狸脸!

“啊……”陈大姐连惊带吓,怔忡之中看着便脸色煞白,双腿抖着,两眼便直直泛白地倒插上去,慢慢身子软了。

我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看她坐到地上我才俯身去想要拉她,但她已经不省人事了,旁边那二姨奶奶过来拉我:“没事的、没事的,她就是昏过去了。”

我也惊得仿佛手指尖都冰凉了,不由往后一闪,便往桃三娘身边躲。

二姨奶奶还是一张笑眯眯的人面,她不紧不慢地道:“哎,吓着了,怪不好意思的,这媳妇刚生完孩子,阴阳还弱着,连原型都显出来了。”

那穿蜜色袄子的狐脸女人掩嘴笑笑:“小小的障眼法还是迷不到这小丫头的眼睛啊,都说人的孩子眼睛干净,人大了才受蒙蔽了……”她笑的样子更叫我毛骨悚然。

“哎,桃娘娘真是抱歉!”二姨奶奶真的朝桃三娘略一躬身:“不但劳驾您做点心,还来这一趟,真是不易。”

桃三娘见陈大姐真昏过去了,她才冷笑道:“在江都这地界上我们各不相干的,何必虚礼客套?不过,”她眼光一扫四周墙壁天花:“你们不该占了人家房子,还把这家的女人弄得小产只剩下半条命!”

二姨奶奶连忙摆手:“绝没有的事,这员外的小老婆系被他三姨太下堕胎药给害的,兼她原有宫寒的症候,所以血光至今不散,且如今人已经不中用了,魂魄都是虚散的。”

桃三娘并不相信:“她自有她的生死命数,怎到你们霸占进人家家里来了?”

二姨奶奶再一躬身行礼道:“这里虽是在王员外家宅里,但这楼也丢空许久无人居住,他们家人平时更不常来这小院的,我们住进这里,也实是不得已,因我表妹一家远道而来,却即将临盆,城外那幢老坟里再住不下,便占他这一空楼暂避风雪罢,王家姨太太之间那点争宠斗狠之事,我等只看在眼里,但决无插手他人之意。”

我听着她们说话,这时已经渐渐心定不像方才害怕了,听到这里忍不住道:“我见过陈大姐的妹妹,她抱着个小孩……还问我要过吃的。”

其实我不确定那白衣女人是否陈大姐的妹妹,但既然那狐狸用幻术把自己变成与她一般的模样,也是为了给陈大姐看的她妹妹的模样吧?

“哦?”桃三娘也是一怔。

狐狸家的二姨奶奶这时才笑道:“这小妹妹的眼睛真是犀利,连生魂都能看见呢。”

“生、生魂……”我又结巴了。

“她妹妹在这一带只有陈大姐一个亲人,她的灵窍灰佚,一段生魂离了体,家乡太远回不去,就自然会去找她最近的血亲。”二姨奶奶忙道。

桃三娘道:“这些人,左右不过都是一个欲念虚妄之心,或害人害己,再去强求一个得不到的,将真的也置若罔闻,只把假的惟恐失去,有时是看着他们实在可怜,但实际上即便帮了她一时,也不能保得住她以后。”

“桃娘娘说得是。”二姨奶奶附和道。

我看看她,又望望三娘,虽然不大懂她的话什么意思,但看样子是说陈大姐的妹妹要死了吧?陈大姐还歪在地上呢,那二姨奶奶就让她身子靠在桌脚上,才不致倒地……如果她知道她妹妹要死了,会怎样反应?即使两人从小感情不太好,但陈大姐还是记得她妹妹自小就爱吃雪花酥呢……我油然心里一阵酸楚,但看看桃三娘,她脸上只是漠然的神情,这样的事情,她看得根本就不在乎了吧?

这时襁褓里的狐狸孩子醒了,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那青衣丫鬟赶紧把襁褓交回那穿蜜色袄子的女人手里,但她的脸还是毛茸茸的狐狸样,我不敢看。

孩子的声音似乎让桃三娘想起什么,她忽然一笑:“你说你们没有插手这王家之事,可说到底你们还是假借了那女人的名义,找陈大姐要点心了吧?陈大姐还是花了六十斤点心的钱,按这个说法,你们却该因此救她妹妹一命的。”

二姨奶奶也是一怔,然后脸上有点尴尬:“桃娘娘说得是啊……哎,这寒冬腊月里,一屋子老老小小的……”

桃三娘拉起我的手站起身:“月儿,我们走吧。”

“走?那我们扶她一起回去?”我指着陈大姐。

“不必了,人是他们带来的,他们自会把她好好送回去的。”桃三娘笑道,她好像了了一桩事情,便觉安心了。

“可是……”我还想说什么,二姨奶奶也过来挽留:“桃娘娘,可是我们怠慢了,您这就急着走?”

“你我本就井水不与河水同,若爱吃我做的糕饼,便使世间的银子去找我买就是,其它的我们不必交际。”桃三娘的一句话把那二姨奶奶回绝了,我看她欲言又止却不敢再说什么,我随着桃三娘出门,门外领我们来的年轻人要送我们,桃三娘也摆手不必了。

回去的路上,桃三娘对我说,不必担心陈大姐,狐狸会送她平安到家的,刚才看见的事也会忘掉;至于狐狸他们想吃糕饼,其实也没必要大费周折让陈大姐帮忙买,他们是有事想找桃三娘求问些事,但什么事却不告诉我,看样子她是不打算帮忙的了。

我笑说三娘既然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还要走这一趟?

“那女人要是死了,我做的雪花酥就没人吃了。”桃三娘答:“让狐狸去救她,也省得我麻烦了,陈大姐其实对她妹妹还是十分记挂的,她妹妹心底里也仍是把她当最亲的人,生魂都懂得去找她,兴许陈大姐自己心里有感触,但无奈看不见罢了……唉,这人心,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有时候就这么简单道理,但人在其中就是看不清明。”

“噢。”这些话三娘即使告诉我,我听完也似懂非懂的。

一方一方的雪花酥洁白地铺陈在食盒内,桃三娘阖上盖子递给陈大姐手里:“你帮衬我这么多回了,这一盒酥就送你吧,眼看也过年了,大家街坊,你非要给钱可就是看不起我。”

陈大姐有点不好意思接过去:“哎,那我就收下了。”

“你妹妹要是爱吃啊,我下次再给她多做些,不过有你这个做姐姐的这么贴心照顾,她也能好得更快。”桃三娘看她临走时,还叮嘱一句:“替我带问声好。”

陈大姐笑着答应去了。

我在一旁看着她走远:“三娘,她妹妹没死,真是万幸了。”

桃三娘摸摸我的头:“狐狸救她,也是帮他们自己的修行积德了。只不过这一次她没死,并不代表害她的人就会甘休,她只要还活在那家人家里,就不会有安生日子过,所以她或者这一次活了,没准下一次还得死,总归都还是一样的。”

上一章饕餮娘子1·桃花谣下一章